马智礼:处理承认统考事宜进展顺利 「製造混乱的是国阵」

(12-7-2018)

教育部长马智礼表示,希盟政府在处理承认统考的事宜上进展顺利不需要像国阵那样,耗时60年解决此事。他说,在承认统考的课题,现在製造混乱的是国阵 ,希盟方面则会继续努力实现,因为这是希盟其中一项竞选宣言。他今日在教育部常月集会上表示,会確保所推出的计划是全面的,並不会在未来导致U转的局面。副教育部长张念群则指出,已经和相关团体会面,討论承认统考课题,然而明天会和董教总见面。她表示,每个团体在承认统考课题上有不同的议程,所以会分开会面进行商討。她解释,若召集所有团体一起开会商討,会议將会没有效率。

在教育部家庭聚会上,马智礼提及我国以多元文化和语言闻名,这是我国的特点和强处。「这不会是分裂种族团结的藉口,也不会影响国语在我国的地位。」另外,他表示,將会在巩固国语方面做出努力,通过国家语文局(DBP)推介「国语时代」和做出规划,让国语不只成为国人的首选语言,更成为东南亚地区和国际的沟通语言。「我们的目標是要让国家语文局成为有如英国文化协会(British council)般等级的语言中心。」他透露,首相敦马哈迪已予他3项重要任务,分別是提高国人的英语水平、创造亲科技的教学和学习过程,以及在教育里培养崇高品德。

他认为,英语是国际经济语言,良好的英语水平,可以助国人更具国际竞爭力。「在这个新大马时代,我们要更多国人掌握超过两种语言。」时评员认为,希盟在统考事件上是左右两难,无论是承认或不承认都将得罪华裔或巫裔两大族群之一。希盟曾在第14届全国大选以前承诺,一旦执政联邦政府就会承认统考文凭(UEC),让独中生得以统考成绩申请进入本地大学就读。但是,随着希盟5月9日的胜利,华教团体这边厢施压政府兑现承诺,马来组织那边厢却是反对声浪汹涌,认为承认统考将消弭马来文在这个国家的重要地位。

除了单科的马来语文,统考的所有科目皆以中文为媒介语。目前我国的本地大选都不接受学生以统考成绩申请入学,但是本地的私立大学和部分的外国大学都承认统考。Ilham中心执行总监希索慕丁认为,无论政府是否承认统考文凭(UEC),都可能失去马来人或华人对希盟的支持。“在过去,并没有人费心去监督国阵宣言是否一一兑现。”他在接受《透视大马》访问时说,随着希盟赢得全国大选后,每个人都在监督希盟宣言,希盟是在“自掐脖子”。 他甚至想问希盟其宣言是否“过于理想”,竟敢挑动敏感如统考的议题。

“希盟完全处在困境中,他们是要100%兑现宣言吗,还是要作出调整?但任何调整或更动都需要合理的解释。”大马人民之声(Suaram)顾问和华教人士柯嘉逊博士称:“很遗憾地,教育议题在这片土地再次地被政治化。”依柯嘉逊所见,承认统考的决定应该落在学术资格鉴定机构(MQA,Malaysian Qualifications Agency),而非政治人物的身上。 “希盟在作出选前承诺以前应三思。”政治时事评论员黄进发博士点出,承认统考的议题已经成了华裔和巫裔间的零和博弈,两方都把承认统考看作国家政府对于少数语言相对国语马来文的立场和态度。

“一方担心承认统考将开启先例,长期下来将威胁马来文作为官方语言的重要地位。”“另一方则把承认统考看作一种指标,显示希盟不是国阵2.0,民主行动党也不是马华2.0。”黄进发指出,华社仍有忧虑,担心行动党将成为下一个马华公会,当家不当权。“在这个赢者全拿的社会,一切代价都太高。如果问题不解决,希盟会在下一届输掉双方(华裔和巫裔)的支持。”希索慕丁说,希盟需要更积极地回应竞选宣言所引起的争议,而不是让这些争议在社交媒体上酝酿多时方作出回应。“他们若置之不理,议题只会越滚越大。政府的立场无论是什么,都需要合理。”

“另外,部长和副部长也不应该言论相冲。他们需要有建设性,希盟成员党也不应该被看作为了此事互相争执。”希索慕丁警告,不少政党会趁机拿承认统考一事来玩弄种族情绪。
“这个议题真的没那么敏感,政府只需要有建设性地把这件事解释清楚。”也是槟城研究院研究员的黄进发建议希盟推出一个“配套”来解决承认统考的问题,包括考虑别的学历作为本地大学入学门槛。 “教育部应该考虑纳入别的学历作为本地国立大学的入学申请门槛,当中也包括统考。用一个配套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不是把统考单挑出来。”

黄进发透露,承认统考的争议表面上是和马来语作为国语以及国家团结的问题有关。他说,统考生低落的国语程度,加深了巫裔对非巫裔的不满,认为后者拒绝融入大马社会。为此,政府可以订下合理的条件来解决这种情况,包括要求统考生更好地掌握国语,在大马教育文凭里不只是要国语及格,而是要考取优等的成绩。与此同时,希盟也要努力安抚和说服马来族群,让他们相信他们能在一个多远和包容的社会中获利。“希盟政府和华教团体需要携手合作增强统考生的国语能力。”“另外也应该要安抚巫裔的焦虑,健全他们的认同、加强他们的竞争能力,让他们相信一个包容的社会对他们也有好处。”

中6月CPI与PPI齐涨

(11-7-2018)

(北京10日讯)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二公布,6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1.9%,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一致。数据並显示,6月工业生產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4.7%,略高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4.5%,为今年上半年的最高水平。6月CPI环比下降0.1%,《路透》调查预估中值升0.1%;PPI环比上涨0.3%;6月CPI中的食品价格同比上涨0.3%,非食品价格同比上涨2.2%。

新兴市场动用外匯储备支撑本幣匯率

(11-7-2018)

(纽约10日讯)艰难应对本幣大幅贬值的新兴市场央行开始动用总规模约为6兆美元(约24兆令吉)的外匯储备。在全球经济增长保持良好的情况下,发展中经济体决策者利用投资者对高收益率新兴市场资產的兴趣,在过去一年充实了可用于缓衝外部衝击的外匯储备。

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上周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首5个月,这些央行的外匯储备增加1140亿美元,为2014年以来最快增速。年半来最大干预规模

然而,隨著美元上涨以及贸易摩擦升级导致这些经济体的本幣、股市和债市受到打击,这种趋势开始逆转。研究公司Exante Data的初步预期显示,新兴市场央行6月份使用了约570亿美元外匯储备,这將是2016年年底以来最大的月度干预规模。

令吉强通胀低 国行新总裁立场倾鸽

(11-7-2018)

鉴於令吉走势比区域货幣强劲、通货膨胀下跌和原油价格上涨,新任国家银行总裁拿督诺珊希雅在明日的议息会议料保持鸽派立场,并將隔夜利率(OPR)维持在3.25%。国家银行將在明天(11日)公佈货幣政策声明,而本次议息会议是新任总裁诺珊希雅上任来首个会议。

诺珊希雅是于今年7月1日受委为第9任国家银行总裁,是我国第2位国行女总裁,她曾于2010起担任了6年的国行副总裁。相比东南亚国家其他央行总裁,诺珊希雅在本次议息会议所扮演的角色將相对轻鬆,因为,比起印尼和菲律宾央行行长以升息来捍卫自身货幣,诺珊希雅在令吉稳定的情况下,可继续按兵不动。

年初至今,令吉兑美元走强了0.84%,相比菲律宾比索和印尼盾则分別走软了6.5%和5.3%。截至下午5时,令吉兑美元报4.0196,走强0.22%。虽然泰国的利率在过去3年保持不变,但隨著泰銖在近3个月狂贬,该国官员也正討论升息,以拉抬泰銖的走势。虽然亚洲新兴市场面对外资猛烈撤资,但令吉的表现却比区域国家更加出色,主因是国际原油价格走强、良好的经常胀盈余及新政府废除消费税(GST)將拉低通货膨胀率。

上一任国行总裁丹斯里莫哈末依布拉欣,在1月份升息0.25%,把隔夜利率(OPR)调高至3.25%。巴克莱集团(Barclays PLC)资深经济学家拉忽表示,货幣政策委员会在过去6个月以来的鹰派言论將荡然无存,但是,这不代表国行现在已准备好降息。根据《彭博社》调查的18名经济学家预测显示,所有的经济学家一致认为,国行將在明日的议息会议中,將隔夜利率维持在3.25%不变。

FXTM:贸易战后续难测 令吉年杪料贬至4.05-4.10

(11-7-2018)

富拓外匯(FXTM)相信,面对中美贸易战的重大外围风险,令吉等新兴市场货幣短期內將面临下行压力,令吉兑美元匯率或在今年杪走弱至4.05令吉到4.10令吉水平。富拓外匯全球货幣策略及市场研究主管贾米尔阿末在今日的媒体说明会上表示,年初至今,全球新兴市场货幣当中,令吉是表现第3好的货幣,仅次於哥伦比亚披索和墨西哥披索,亦是亚洲新兴市场中表现最佳;惟,美元在过去3个月出乎意料地升值5%,加上如今国际贸易环境摩擦不断,令吉已回吐大多涨幅。

「令吉和其他新兴货幣近期走弱,主要由美元突然走强,加上外部贸易环境变化所致,无关国家经济基本面,大马的经济成长步伐依然强稳。」贾米尔补充道,若非美元反弹,令吉兑美元匯率或已走强至3.80令吉,甚至更佳的水平。当被询及是否认同大马首相敦马哈迪有关令吉合理价值应为3.80令吉一事,他称,仅从经济角度来看,有关说法没错,但整体而言,若令吉走强到相关水平,与其他新兴货幣对比,却会显得令吉被高估。

截至今日下午5时,令吉兑1美元匯率为4.0196令吉,年初至今升值0.84%。展望下半年,贾米尔认为,令吉前景不妙,不仅受到国际贸易局势变化的打击,市场对美联储(FED)的升息预期更是雪上加霜。无论如何,他表示,美联储未来升息的影响应已反映在当前令吉匯率上,接下来要看其他还未制定稳定货幣政策的各国央行,以及中国方面如何应对美国打出的贸易战首枪。

「若中国採用较沉著的应对方式,不激烈回应的话,市场情绪应可获得支撑,一如昨天和今天的市场。」贾米尔指出,国际贸易战是上轮金融风暴以来,全球市场目前所面对的最大风险,但接下来的局势將如何演变,却完全不可预测。今年经济至少5%成长
此外,贾米尔称,大马今年经济成长虽会按年放缓,但相信可至少保持在5%以上,而2018下半年经济表现的关键在於国內消费情绪和私人开销,尤其是在当前外围风险巨大的情况下。

对此,他认为,新政府废除消费税(GST),可提高民眾的可支配收入与消费情绪,进而支撑国家经济成长。「消费税废除的效应或许还要一段时间才能真正显现。」他补充道,一般而言,政府新政策需要至少6个月以上的时间才会看到成果,目前希盟上台不久,评价新政策仍言之尚早。

至於国行货幣政策,贾米尔指出,大马经济稳健,国行应会在明天的会议上维持隔夜政策利率(OPR)不变,接下来也没必要降息来刺激经济增长。在油价方面,贾米尔称,在地缘政治风险的推动下,油价走势亮眼,德州西部轻原油(WTI)有望上挑每桶80美元,不过,美国页岩油和沙地阿拉伯有增產趋势,或会令原油供过於求的问题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