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放眼2020年推国产车3.0

(5-8-2018)

政府放眼在2020年之前,推出首相敦马哈迪所倡议的国产车计划3.0。企业家发展部长莫哈末礼端说,政府相信此举能振兴国产车业。“基于其巨大发展潜能,我们有意振兴和推动该行业发展。此外,汽车零件制造也是其中一个推动中小型企业发展的领域。”
莫哈末礼端昨天出席TOC汽车学院毕业典礼后,对记者这么说。

较早前,他在致词说,政府需要汽车业界的支持,以及具备知识、技能和才干的汽车学院毕业生,来实现上述梦想。他说,政府也将借鉴宝腾过去的失误经验,对国产车业作出调整和加以改善。莫哈末礼端说,政府也将鼓励汽车学院毕业生到日本接受合作伙伴的职业培训,从而让汽车业更蓬勃发展和具韧性。

儘管马股7月份持续被中美贸易爭端笼罩,以及国內陆续传出基建工程项目成本遭砍和官企人事变动的消息;不过,马股在7月份强力反弹,富时大马综合指数按月劲扬92.75点或5.48%,至1784.25点,在亚洲区域股市表现第3佳。至于令吉匯率,在7月份走贬,报4.0645令吉兑1美元,按月下跌0.65%。展望马股8月份表现,接受《东方財经》电访的市场人士普遍认为,大选迄今的利空因素已经出尽,局势逐渐明朗化,综指8月份將稳守1700点以上;惟,马股不会出现如7月份般的大幅上涨。

资深抽佣经纪黄峋理指出,不管是官联公司大洗牌,还是国库控股(Khazanah)董事更换,目前皆已经落下帷幕;预料市场在8月份將评估希盟政府的上述举动,尤其是希盟政府百日执政的表现。国库控股9名董事局成员于上週集体辞呈,该公司昨日宣布5名新董事阵容。首相马哈迪將亲自担任主席一职,

另4名董事分別是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国油前主席丹斯里哈山玛力肯、国家银行前副总裁苏克德夫星及大马证券委员会前执行董事吴清贤(译音)。无论如何,黄峋理相信,希盟政府拨乱反正和逐渐明朗化的政策,將会让市场重拾信心。日经大马製造业採购经理人指数(Nikkei PMI)在7月份攀升至49.7点,写下5个月最高纪录。

据IHS Markit公司的最新数据,7月份的大马製造业PMI从6月的49.5点,略升至49.7点,显示我国的製造业状况基本稳定,主要由近5个月以来首次上升的產量所带动。因此,这鼓励製造业公司连续第2个月招聘员工。展望將来,经商情绪料走强,基本上与我国製造业PMI的平均值一致。IHS Markit指出,製造业公司在7月拿到的新订单,连续6个月下滑。这些公司將此归咎於需求疲弱,虽然如此,新订单的跌幅並不高。

至于7月的新出口订单则是6个月以来首次增加,与国內新订单下跌的趋势背道而驰,主因是国际市场的需求走强,但增幅不高。员工薪资提高; 为了应付產量需求,製造业公司在7月提高了员工的薪资,就业人数在过去9个月里,其中8个月呈涨。另外,製造业公司的7月进口成本上涨,將通货膨胀纪录进一步延长至42个月。令吉疲弱导致进口成本上涨,尤其是钢材和燃料价格。而7月產量价格指数接近50点荣枯线。

IHS Markit认为,製造业情绪已经从6月(近8个月的低谷)起走强,与过往趋势一致。这是因为客户需求好转和新项目提振了经商情绪。不过,部份公司却因销售与服务税(SST)上路后所造成的影响而对前景感到悲观。IHS Markit经济学家多蒂亚表示,「消费税(GST)在6月被取消后持续带动日经大马製造业PMI,进口成本通胀依然適中,与6月的多年最低水平基本持平。」他补充,从更积极的一面来看,製造业情绪已从6月谷底反弹,与以往趋势相符。因此,製造业持续聘请更多员工,即使新增员工不多。

消费者情绪回温 RAM上修零售业前景评级

(29-7-2018)

隨著新政府执行新政策,降低生活成本,带动消费者情绪逐步回温,大马评估机构(RAM)认为,零售业將是最大的受惠者,因此將该领域的前景评估,从「负面」上修至「稳定」。大马评估机构发文告指出,第14届全国大选结束后,消费者情绪已经显著改善。根据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调查,我国今年次季消费者情绪指数(CSI)衝高至132.9点。

在此之前,CSI自2015年末季以来,连续15个季度都低于100点荣枯线,更在2015年末季因为消费税(GST)从当年4月1日起开跑而下跌至63.8点谷底。同时,大马评估机构的最新商业信心指数(Business Confidence Index)显示,在大选结束后,大企业和中小型企业对今年第3季和末季的商业前景更乐观。

大型企业的商业信心指数为57.3点,前期为56.6点;而中小型企业的商业信心指数是53.4点,前期为51.4点。零GST提振购兴; 大马评估机构消费及工业评估部门主管林凯文(译音)说,预计从6月1日开始生效的零消费税,將提阵消费者购兴,同时零售商將取得更好的销售业绩,直到9月份服务及销售税(SST)重新上路为止。林氏的看法与大马零售调查行(RGM)一致,该调查行预测今年的零售销售將成长5.3%,之前的预测为4.7%。

林氏说,零消费税可提振商家的营运赚幅,因为它们在消费税期间自行吸纳相关税务。「我们观察到,在消费税实施期间,商家的平均营运赚幅(2015年第3季至2016年1月)按年收窄。他预计,SST恢復后,消费者支出及零售市场销售会至正常化。同时,消费者的税务负担也將减缓,因为政府每年的税收估计为210亿令吉,只占消费税税收的一半。

大马评估机构看好政府承诺实行各种措施,以提高消费者的购物能力,尤其是低收入家庭(每月收入低过3500令吉的B40群体)。有关措施包括稳定燃油价、提供医疗补贴、降低首次购车的税务、取消高速公路收费,提高最低薪金等。虽然推行以上措施还需一段时间,但对零售业者仍有积极面向。因此,大马评估机构也预期它所评估的零售商,它们的销售和营运表现也將受惠,包括永旺集团(「AA2/稳定/P1」)、星狮控股(「「AA1/稳定/P1」〉、Mydin Mohamed控股(「AAA/稳定」)及宝光集团(「AAA/稳定/P1」)。

新版SST税收大减 改善公共財政还看预算案

(28-7-2018)

(吉隆坡24日讯)政府预料將在本季国会会议期间(7月16日至8月16日)提呈新版的销售税与服务税(SST)法案,並正式废除《2014年商品与服务税(GST)法令》。马银行投行经济学家苏海米指出,接下来的重头戏就是11月的2019年財政预算案,市场將紧密关注,政府如何在税收大减的情况下,继续让公共財政免于恶化。

財政部长林冠英及皇家关税局已陆续公佈新版SST的详情。根据官员的说法,无论是从税收、抽税范围及登记抽税公司数量而言,新版SST给人民造成的税负远低于前朝政府落实的GST。第1,政府预计,SST每年可带来约210亿令吉的税收,只佔GST约440亿令吉税收的47.7%,意味民间將有更多游资促进经济;第2,预计只有少于10万家公司需要登记,成为需缴付SST的公司,远低于GST的47万家;

第3,新版SST的免税商品非常多,含盖许多基本与加工食品,以及工业產品,政府声称新版SST只对38%產品抽税,不仅低于GST的60%產品,也低于2015年之前实行的旧版SST有40%至45%產品需要徵税。通胀料续降温; 基于新版SST的税负比预期中更少,苏海米相信,通货膨胀可能进一步降温。他把今年的通胀率预测,从此前预计的1.5%至2%,调低到0.5%至1%,同时也把明年的通胀率预测,从2%至3%调低到1.5%至2%。儘管如此,

金融市场如今最关注的是政府要如何让公共財政免于恶化。財政部承诺,把今年的財政赤字佔国內生產总值(GDP)的预期维持在2.8%。但苏海米表示,这主要是因为油价远高于今年预算案所估计的每桶52美元,而油价每上涨10美元,將让政府有70亿令吉的额外收入,这让政府有望在停止徵收GST后依然达到收紧赤字的目標,但油价未必继续维持在当前的水平。

因此,財政部在11月提呈的2019年预算案,將备受瞩目。市场將密切关注,在大马更换商品销售税制后,要如何维持財政纪律,或更进一步改善公共財政,而明年的预算案將让此一笼罩市场的因素明朗化。

惠誉:东盟银行能更好应对市场波动

(14-7-2018)

(吉隆坡13日讯)国际信贷评级机构–惠誉(Fitch)认为,经歷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的洗礼后,东盟地区的银行已今非昔比,不仅財务基础已大有改善,而且各国都有更完善的监管环境与危机应对机制,能更好地面对市场的剧烈波动。惠誉是在发布题为《东盟银行更有能力应对波动性》的报告中,作如此表示。近期,美国联储局及其它发达国家计划加快收紧货幣政策,加上中美爆发贸易战,外资纷纷从新兴市场出逃,惠誉的肯定乃是一剂强心针。

此外,惠誉也指出,东盟国家有更好的能力与政策工具,来应对外围衝击及金融市场的波动。惠誉称,自从亚洲金融风暴以来,东盟国家建立了充足的外匯储备金,並採取了適当的改革措施,同时也明显减少依赖外资流入来扶持经济。该机构补充道,东盟企业也减少依赖外幣计价的贷款来为扩充融资,同时也对外幣的曝险部位作了更充足的护盘活动。

鲍威尔:美经济良好 惟高关税有害

(14-7-2018)

(华盛顿13日讯)联储局主席鲍威尔对美国经济发表了乐观的评估,但警告称,对各种进口產品持续徵收高额关税可能对经济成长有害。鲍威尔周四接受美国大眾媒体公司《Marketplace》节目採访时表示,经济正处于一个「良好的状態」,並指出失业率处于多年来的最低水平,通货膨胀接近联储局的2%目標。

不过,他告诫说,如果贸易爭端导致关税长期普遍的提高,那最终可能会对经济造成负面影响。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开始对广泛的產品徵收进口关税,从钢铁和铝,到洗衣机和农场设备等,不一而足。其他国家已经对此予以报復,对美国出口產品徵收关税。鲍威尔说,「我们听到人们越来越关注贸易政策变化对经济的影响。」

但他补充说,很难预测贸易紧张局势將如何发展,並指出特朗普政府宣称他们这样做是为了试图让其他国家降低进口壁垒,而不是提高。如果达到预期效果,则对经济有利。「我认为现在正在进行的这个过程是一个新的过程。很难预测结果如何,我们只能观望。」

鲍威尔表示,他可以想象若通胀上升的同时关税战造成经济放缓,联储局可能面对「非常具有挑战性」的状况,不过他拒绝批评总统的行动,称联储局是独立的,需要「坚持我们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