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新山咖啡店人民论坛,快听火箭敢敢说!(內附视频)

(1-12-2017)

新山火箭咖啡店人民论坛:坚持改变、柔佛迎变!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马不停蹄的全国到处巡廻向人民传达重要讯息,您辛苦了!火箭和人民唇齿相依,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民主行動黨副秘書長倪可敏指出,90年代國家銀行炒外匯虧損調查委員會的報告佔據今日各報章頭條,其實這已不是新聞,目前應該調查的是一馬發展公司(1MDB)金融醜聞。

他說,根據該調查委員會的報告,調查人物包括已故國家銀行前總裁丹斯里嘉化胡先,為何之前不調查,而是要等到人已過世后才調查?

他今早出席由柔佛再也社區中心,在新山柔佛再也花園舉辦的咖啡店論壇發時說,倒是一馬發展公司的醜聞,導致政府到處向人民開刀,包括消費稅、華小撥款及醫院預算等被削減等。

他舉例,由民主行動黨執政的雪州和檳城,州子民都獲取州政府各項福利,包括豁免華人新村門牌稅及醫藥卡等,因此,他挑戰柔州政府想雪州和檳城政府看齊。

民主行動黨士都蘭區州議員曾笳恩說,很多國家都會換政府,只要做不好就換,為何我國不能換?而且換了就要翻臉?

“我們不應步落后國家的后塵,我們要終結恐嚇政治,掀開兩線製局面。”

該黨柔佛再也區州議員廖彩彤說,日前該黨士乃區州議員黃書琪被趕出州議會,為何州議員在州議會上不能發問,這代表政府心裡有鬼,如果沒有,為何不敢正面回答。

另外,該黨彭加蘭林丁區州議員鄒裕豪說,政府說要朝向數碼化科技發展,但連最基本的將州議會討論的議題和數據數碼化公開都做不到。

“若州議會繼續被政府控制,那人民知道的資訊會越來越少,人民利益也會受損。”

反对马大校方无理冻结马来亚大学华文学会 Persatuan Bahasa Cina Universiti Malaya,请按以下链接签名抗议,要求马大校方无条件解冻华文学会,归还学生主办活动的自主权!

签名运动链接:https://goo.gl/J2uJ2N  

勇敢的学生需要社会的支持,请签名支持后转发!

马大校方以技术性问题,冻结马大华文学会一个学期,社青团总团长黄家和非议马大校方小题大做,有滥用权力之嫌。

马大华文学会是因为没有在马大学生事务处(校方)的规定的时间内及程序下进行活动,因此被校方冻结一个学期,期间不能进行任何活动,包括明年初举办的全国大专辩论比赛亦受影响。

黄家和表示,马大华文学会并没有做出任何违反社会共识的行为,仅仅只是在运作技术上出错,校方就处以冻结一个学期的惩罚,实在是小题大做,不合情也不合理。

大学办学的其中一个主要理念,是培育具有批判性思维和创新意识的博雅人才。要达到这个目标,大学就必须提供一个宽容和宽松的环境,鼓励学生自主,让大学生自由展现自己的能力。

也是桂和区州议员的黄家和指出,大学生已经是成年人,不是小孩子,不是幼稚园学生,大学校方的功能,是确保学校事务能够顺利进行,而不是对学生活动施以诸多限制,把大学生当小学生管理。

昨天,马来亚大学校方向全体教职员与学生发出通告,严禁他们公开发表任何对校方或政府造成“负面影响”的言论,有收缩和打压言论自由之嫌。

马大华文学会是本地大学的进步学生组织,长期关心社会时事,也从不缺席重要的社会民主运动。

黄家和质疑,马大华文学会这一次惨遭冻结,是否马大校方开始收缩大学言论自由的第一个牺牲品?

马大华文学会并没有犯下任何出格的行为,仅仅只是程序技术错误就遭冻结是不合情也不合理。社青团敦促马大校方收回对马大华文学会的冻结令,尽早让学会重新运作,续办回馈社会的活动。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于2017年11月29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马来亚大学滥用法令违反宪法精神及言论自由

针对马来亚大学校方禁止大学生对外发表政治言论的措施,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大专事务主任梁誉升严厉谴责这种打压言论自由的行为。

昨天,所有马来亚大学的学生都收到一封阻止大学生对外发表任何公开政治声明的电子邮件。该邮件是来自马来亚大学副校长办公室诚信单位(Unit Integriti),除了大学生,相信该大学所有的教职员也收到相关电子邮件。

该邮件内容表示,校方阐明《法定机构法令》(605法令)的第18条文,即禁止学生发表任何公开声明。

我必须提醒马来亚大学校方,尽管605法令涵括联邦法定机构的所有官员,但大学生是不属于规范内。

2000年第10届国会第2期的第2次会议,首相署部长丹斯里柏纳东博(Tan Sri Bernard Giluk Dompok)宣称,该法令旨在统一所有联邦法定机构的纪律和规则。

然而,该法令在通过辩论环节时,并不曾提及大学生被纳入联邦法定机构的范围。显然地,校方企图利用这项条规,来规范所有大学生。

这条规违反了言论自由,并不符合“联邦宪法”第10条,即保障每个马来西亚人(包括大学生)的言论自由权。

“难道副校长办公室如此愚昧,不理解我国保障言论自由的联邦宪法吗? ”

副校长办公室发给所有教职员和大学生的电子邮件,已经违反了宪法精神。

我们都知道,只会遵循国阵指示和维护国阵政权的校方,正遭受越来越多的学生领袖和学术人员的非议,而校方却想滥用法令趁机打压异议,这种手法非常恶劣。

这是否意味着,纳吉对于学生要求改变的声音越来越焦虑和担忧,因而指示副校长办公室利用这种手段来恐吓大学生?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要求校方停止一切蓄意在学生领袖和教职员中散布恐惧情绪的行为,这种限制或警告不符合宪法精神。社青团也准备声援和捍卫任何被压迫的大学生。

关键100天,新山最热爆演讲开始了,快奌疯传!(內附视频)

(30-11-2017)

关键100天,新山最热爆演讲开始了,快奌疯传!(內附视频)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暨士不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017年11月30日,针对“张盛闻指在野党华裔议员搞破坏”的恶意指责发表文告。

国阵乃阻碍华教元凶
张盛闻贼喊捉贼

士不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今日发出文告,抨击副教育部长张盛闻“在野党华裔议员破坏华教发展”的言论。

她表示,张盛闻频频抹黑在野党破坏华教发展,实际上国阵才是阻碍华教发展的元凶,而张盛闻只是企图转移国阵在华教发展上丑态百出的表现。

郭素沁表示,张盛闻过去种种不靠谱的言论已经罄竹难书,身为副教育部长,无能将责任内的公务顺利完成,却还要将责任归咎到希盟身上,张盛闻身为领袖的表现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

马华在宣布增建10所华小和搬迁6所华小后,既不透露谁将负责所有费用,也未曾公布关于“10+6建校行动”的筹备工作清单,民众当然信心不足。这是执政者自己办事不力,而身为在野党的希盟议员代表选民扮演监督的角色是天公地道,张盛闻不应把自己领导无力归咎于希盟的监督是在“搞破坏”。

“无论什么议题,国阵一直批评希盟搞破坏,其实只是在掩饰自己的无能为力!事实上,如果不是2008年及2013年的大选让在野党壮大,国阵怎么会因为感受到危机,才愿意通过增建华小来帮马华讨好华社?否则马华入阁多年,一直都是执政党,平时不按需要增建学校,如今终于在大选前宣布要“增建华小”?而这10所学校,是不是像国阵在2008年大选前承诺的加影新城华小一样,等上10年后至今未能启用?”

郭素沁表示,希盟支持华小发展的最佳证明,就是在希盟执政的槟雪两州制度化拨款华小。另外,槟雪两州也在土地事宜方面上全力支持华教。举例而言,槟州首席部长兼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就亲自为槟州华教课题,找上张盛闻要求教育部根据合理的需求,发出批文。另外,单单在梳邦再也市议会管辖区内,就有多达48片各源流中小学保留地可供教育部选择来增建华小。问题是教育部迟迟不发批文,以致新华小兴建无望。

郭素沁指出,发展教育原本就是联邦政府的责任,却因国阵政府长期以来的歧视和行政偏差,才会导致华教处境坎坷。而长期操弄华教课题,借以骗取华裔选票的马华责怪在野党,根本是贼喊抓贼。郭素沁呼吁,选民应该支持希盟在来届大选入主布城,才能真正的改善华教的发展。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2017年11月30日国会文告

巫统向病入膏肓的《马来前锋报》抛出救命绳,正是其贪污、朋党主义及盗贼政治的铁证!

我在11月23日在国会中提问,有关首相纳吉在2017年财政预算中承诺,拨出3亿4000万购买平板电脑予43万名教师一事。然而,教育部副部长拿督卡玛拉纳登的回应却是让人大吃一惊。

他指出,当局共拨出1亿5200万令吉购买了18万2712部平板电脑,而最惊人的却是,他披露了有关供应商那个竟是《马来前锋报》!
为何一家连续亏损3年的报社可亿获得3亿4000万的平板电脑供应合约?

《马来前锋报》自2013年起至2017年第二季,便已经亏损近2亿2000万!该集团前主编再努丁更因该集团拖欠员工薪资,而嘲讽该公司已“病入膏肓”。

根据马来西亚刊物稽查局于2017年5月的报告中指出,《马来西亚前锋报》(Utusan Malaysia)的报份发行量已下滑14% (约2万份),而《马来西亚周报》(Mingguan Malaysia)则下滑了10% (约3万份)。

总而言之,作为巫统喉舌的《马来前锋报》目前已经是病入膏肓!因此委任该公司价值3亿4000万的平板电脑合约,无疑是中央政府向该公司抛出的救命绳。

我质疑,一间亏损了将近2亿2000万的报社集团,何德何能被委任为承包3亿4000万平板电脑计划的供应商?更何况该计划并不是公开招标!

这证明了自第14届大选以来,巫统国阵政府依然固守其贪污、朋党主义及盗贼政治的执政手法,丝毫不曾,也不想改变!

倪可敏今日率众报警反击巫统国阵的譭谤抹黑手段!让我们给国阵倒!(內附视频)

(21-11-2107)

倪可敏今日率众报警反击巫统国阵的譭谤抹黑手段!让我们给国阵倒!(內附视频)

国阵又做贼喊抓贼!实在过份!(內附视频)
Video ‘Melayu p***mak’ palsu, kata Nga Kor Ming.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奌灯” 倪可敏吁警方释放分享贴文果农

国民享免于恐惧的自由, 倪可敏慰问挺太平果农。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7年11月19日(星期天)晚上9时在麻坡的民主行动党武吉摩区部的周年晚宴上的演讲:

马来西亚以可悲和耻辱的方式欢庆独立60周年,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将马来西亚视为贪污和贼狼当道统治猖獗的国家——先是美国、欧洲、亚洲,现在甚至连非洲都是这么认为。

联邦政府和国家机关在过去几年丝毫无动于衷,不去洗脱马来西亚被全世界视为全球贼狼当道国家中的佼佼者的恶名,还国家一个清白。

马来西亚在保障和维持良好管治方面的失败,以及沦为贼狼当道国家的过程,可以反映在1995年至2016年这22年的年度透明国际贪污印象指数(TI CPI)的历史上。该指数显示出马来西亚在过去20年和一些国家相比,如中国和印尼,在廉洁和问责及良好管治原则上停滞不前,甚至是退步。

在TI CPI开始的第一年,也就是1995年,马来西亚在该指数在那个时候只涵盖的41个国家中,位居排行榜中间位置的第23名,而我们的分数只比中间值高出一分,即5.28分(0分为极度贪污,10分则为非常廉洁)。

中国和印尼位居榜末,中国第40名,分数是2.16/10,而印尼则是最后一名第41名,分数只有1.94/10。

假如马来西亚的TI CPI分数在过去22年中平均每年都进步一个百分点,那么我们现有的分数将会是7.48,或74.8分,假如分数换算成百分比。马来西亚届时的排名将会是176个国家中第18名最少贪污的国家。

不幸的是,马来西亚的TI CPI排名却每况愈下,目前已经跌至176个国家中的第55名,而分数则滑落至49分,比中间值还要少一分。

相对来说,中国和印尼的TI CPI排名和分数都在过去22年中取得重大进步,中国的分数从1995年的2.16/10进步至目前的40/100,它的TI CPI排名也从1995年的第40名(总共有41个国家)进步至2016年的第79名(总共有176个国家);印尼的分数则从1995年的1.94/10进步至37/100,排名也从1995年的第41名(总共有41个国家)进步至第90名(总共有176个国家)。

倘若中国和印尼在过去22年的TI CPI排名和分数的进步幅度仍然持续到接下来的20年,而马来西亚则依然停滞不前的话,那么这两个国家的TI CPI排名和分数将会在2050年国家转型计划(TN)还未来临,早在2040年之前就已经超越马来西亚!

当马来西亚选民在来届的第十四届大选——它将会在明年上半年内举行——投票的时候,洗脱马来西亚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恶名,以及恢复我们的民主和良好管治理应成为马来西亚选民的共同首要目标,无论他们是来自哪个种族、宗教、区域或甚至是党派。

林吉祥

不要“醒不来”、我们要“幸福来”,快听与分享倪可敏最新演讲!(內附视频)

(16-11-2017)

不要“醒不来”、我们要“幸福来”,快听与分享倪可敏最新演讲!

出来行预佐要还 出来玩预佐俾钱
胡一刀《光华日报》专栏隆门客栈(17-11-2017见报)
“张盛闻不与天斗论也好,报警对付分享视频的李天才也罢,网民短短十天内针对马华和张盛闻第二波围剿。江湖上,人人都怕自己犯众憎,只是有时可能自己做了犯众憎都不自觉,是不是说明马华还是不了解民心?”

分享骂张盛闻视频被捕,千千万万网民为太平果农李天才叫屈。

李天才是胡一刀结交已久的网友。今年八月,胡一刀到太平寻查资料,也和这名现代农夫碰头。李天才培育百香果、太平蜜柑特有一手,我们家昔日也有杨桃园,所以和李天才尤其投缘。

结交多年,胡一刀发现,李天才虽然心中有一团火,政治立场也比较倾向在野党,但却鲜少在网上谈论政治。而且,据胡一刀所知,他没有参与政治活动,也没有任何政治背景。

11月9日,李天才分享一则视频时称:“我不想红我只想睡觉明天还要开工,可是有个人的脸就是一样欠屌的样,不是我讲的只是我刚好有这个频视,我帮忙分享出来看官自己评评理吧。”

11月12日,李天才被捕前一天脸书帖文,“执政了六十多年,平时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突然间却扮到好像受害者那样,有点像班上的捣蛋份子,平时对同学呼呼喝喝,被班上一位小同学不小心碰了一下,就沮丧的脸跑回家,跟老爸哭诉说有人欺负你。”

“长辈说你不欺负人都算好了,这么窝囊的政党还能寄托吗,我是看了这么一个短片觉得他有意思,就分享出来而已让看官评评理,想不到的是那么一点点的火,足于燎1.5万的原,我相信很快的,有关单位会来找我。朋友们,祝福我吧。”

你看,李天才的帖文,没什么大不了。说完了,就是分享一则WaPiang哥骂张盛闻的视频。根据亲马华脸书专页的说法,自称Marcy Tan的WaPiang哥,目前可能在新加坡工作,亲马华脸书专页促他回马自首接受调查,并指WaPiang哥“污辱、谩骂、煽动族群、误导与诽谤他人”,“躲在国外,你永远是没有家归”。

11月14日,李天才被捕后,掀起千层浪、卷起万堆雪,网民矛头直指马华和张盛闻,一些刺激帖文和留言包括:“骂一点都不能,原来真正的神是张盛闻”、“虽然你是衰神,但不要和人民斗”、“马华欺善怕恶、欺人太甚”、“我乃一介草民,终生绝不投票给国阵”、“为了一粒猫山王,放弃整个榴梿园”。

这是短短10天内,网民针对马华和张盛闻的第二波围剿。

这样说吧,WaPiang哥骂张盛闻或许骂过火了,李天才脸书分享视频也未必对。然而,马华劳师动众各地报警又为啥?杀鸡儆猴制造网上白色恐怖?吓阻网民继续狂轰滥炸马华?结果很可能是,赢了一口气,却输了选票?

同情弱者本是人類天性。李天才是手无寸铁的果农,也是网民眼中的所谓弱者。他不是视频中的WaPiang哥,马华咬死李天才只是找替罪羔羊?

香港粤语有一句话说“犯众憎”,犯众怒也,引起公愤,人人憎恨,令众人憎恶。哎呀,在江湖中,人人都怕自己犯众憎,只是有时可能自己做了犯众憎都不自觉,是不是说明马华还是不了解民心?

先是张盛闻“不与天斗”论,没有考虑到槟城灾民的情绪;接着报警对付一个分享视频的果农,没有考虑到民众同情弱者的大反弹?

最神是结局反高潮,当李天才扣押两天被释放,马华区会投诉局主任徐祥强,宣称代表一些党员向李天才道歉。

哦,报警对付李天才的不是马华咩,现在马华何以又向李天才道歉?是谁授权徐祥强道歉的,是马华领导层还是张盛闻?徐祥强代表一些党员道歉,换言之其他党员根本无意道歉?还有还有,道歉几时成为马华的惯性了?

上一回,张盛闻为了失言而道歉,但旋即其脸书又有好文分享,看似认同“不与天斗哪里不对?”,一时难以理解他道歉的原意。好了,这次徐祥强“代表一些党员”的道歉,事后马华上头会不会依样画葫芦?(最新消息,徐祥强因为道歉,被马华区会撤除所有受委党职。)

而且话说回来,既然你选择了江湖这条路,就如粤语所说的“食得咸鱼抵得渴”,意即要吃咸鱼就要承受囗渴。朝野江湖人物在网上被谩骂、被批评是常态,不是病态,环顾各国莫不如此,无需多多抱怨、埋怨。

且借香港粤语潮语为题:“出来行,预佐要还;出来玩,预佐俾钱。”是的,这句话放诸四海皆准,胡一刀谨此与朝野大人共勉。

民政最大的贡献就是与巫统狼狈为奸!(內附视频)

(12-11-2017)

民政最大的贡献就是与巫统狼狈为奸!(內附视频)

舌灿莲花张巧嘴 眼含秋水绽兰眉
隆门客栈:胡一刀(14-11-2017见报)
“花姐也好,民政也罢,是不是太低估华人智慧了?一句话,华社有这样容易愚弄及欺骗吗?又或者,花姐言下之意,华社支持民政才是清醒的,不支持民政就是被愚弄及欺骗?”

话说,民政大会、马华大会,都在一片攻击行动党声中结束。

出人意料的是,民政比马华更激烈,尤其民政一姐陈莲花,舌灿莲花几乎天下第一,马青猫山王亦远远不如。

花姐金句之一:“行动党才是真正出卖华社的走狗。”咦,胡一刀还是第一次听闻,出卖还有分真正和和假假?你看,如果行动党是真正出卖,谁又是假假出卖华社呢?

好了,怎么个出卖法?根据报道,是因为行动党“让我们失去很多,让华人在内阁没有代表”。哦?所谓“我们”可圈可点,花姐究竟是指华人还是民政?一句“大选惨败后民政沦最穷政党”,花姐是暗示民政“失去很多(资源)”吗?

大选胜负本是平常事,民政、马华输了大选,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呗,缘何又关行动党什么事?即使要怪,也只能怪华人不投票民政,可是花姐看似又不敢直说?

再说,组阁是首相大人特权,不然民政只有两位国会议员却能分配一席部长?好了,民政一位部长加上马华三位部长,花姐却称华人在内阁没有代表,莫非她认为马袖强、廖中莱、魏大人、黄家泉都不是华人?又或花姐自己输了不能入阁,就觉得内阁没有华人代表性?

花姐金句之二:“不要再像疯狗般到处乱吠。”嘿嘿,一时走狗,一时疯狗,叫一声狗狗太沉重?你看,有网民忍不住调侃:“支持叫她走狗姐”。此前,马华出了一个拖车姐;此后,民政可能多了一个“走狗姐”?还有还有,火爆网民回敬一句:“只有狗吠狗,没有人吠狗”。

花姐金句之三:“华社必须清醒及回到正轨”、“华社在过去两届大选已被愚弄及欺骗”。原来,花姐把华社当作雷梦娜,所以对着华社高唱一曲《醒来吧,雷梦娜》?

然而,花姐也好,民政也罢,是不是太低估华人智慧了?一句话,难道华社被灌了迷魂汤,有这样容易被愚弄及欺骗吗?即使曾经有过,恐怕也是过去太支持国阵和民政呗?又或者,花姐言下之意,华社支持民政才是清醒的,不支持民政就是被愚弄及欺骗?

民政大会,金句甚多。你看,民政大佬马袖强金句之一:“没有人比民政更了解槟城。”换言之,只有民政了解槟城?

是吗是吗?胡一刀只能暗笑,恐怕连槟城民政领袖都不相信呀。很简单,果真民政如此了解槟城,缘何308和505两次大选都吃鸡蛋?这只能说明一件事,马袖强根本不了解槟城,也完全不了解槟城民心?

马袖强金句之二:“东方明珠已变成东方泪珠。”哎呀,槟城大水灾后,前有邓章耀戏谑为东方威尼斯,现有马袖强讥讽为东方泪珠。果然,高手不在民间,都集中在民政。

当槟城仍未从大水灾恢复过来,这一句与马青猫山王的“不要与天斗,虽然你是神”,是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至于,所谓东方泪珠,算不算幸灾乐祸、伤口撒盐,槟城人应该自会判断呗。

好了,原来扎大人为民政大会开幕都有金句:“天降大水灾,是国阵夺回槟城的前兆。”

其实,当扎大人应林冠英要求,马上派军人到槟城救灾,不少网民对扎大人的印象加分。如今一个回马枪,却说成是天降灾难,暗喻为国阵夺回槟城的前兆?网民反应可想而知,槟城人更是扎扎跳。

槟城大水灾,猫政府多少有责任,岂料国阵、马华、民政没有好好掌握,反而不断把子弹送给对手,一句说完就是天助行动党?

借用一联:“舌灿莲花张巧嘴,眼含秋水绽兰眉。”哎呀,张巧嘴,绽兰眉,花姐的舌灿莲花,小马哥的天花乱坠,究竟是妙语如珠,又或是拙嘴笨舌,唯有留待大选选民的判断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