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州火箭议员以身作则与民共赴时艰,捐出薪水偿还国债,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26-5-2018)

小市民爱国之心让人动容,霹州行动党国州议员宣布捐出薪资,解救国债,矢言与民共苦!行动党霹州主席倪可敏週六召开记者会时,带来一张1万6000令吉模擬大支票,宣布捐出一个月的国会议员薪水予新政府偿还国债。

倪可敏也是候任安顺国会议员,他指出,自財政部长林冠英发佈我国国债目前达至1兆令吉后,既有小市民写信予財政部,指愿意捐出100令吉救国债,也有人则决定捐出薪资的5%予政府。「小市民爱护政府的真人真事,使人动容及感触,也足以证明国民对希盟政府不会挥霍人民血汗钱的信心,这给予我启示,国债当前,应与民共苦,所以决定捐出自身国会议员的一个月薪水,即1万6000令吉。」

经由他解说捐出月薪的目的后,也引起3名出席记者会的行动党候任国州议员的响应,现场宣佈捐出各自的薪资,包括候任华都牙也国会议员西华古玛及候任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各捐8000令吉,而候任甲巴央州议员许崇信则捐出1万令吉。行动党霹州主席倪可敏指出,霹雳机构(PCB)在2017年共亏损逾3亿令吉,相信此败笔是由国阵主导的前朝州政府管理不妥引致,

因而促请该机构政委董事主动辞职,并吁请反贪会开档调查。他说,霹雳机构是国阵前朝州政府的官联子公司,依据週三(23日)財经媒体《The Edge Market》的报导,霹雳机构在2017年凈亏了3亿4060万令吉。「此外,该机构的流动负债竟比流动资產多出1亿5850万令吉,可谓『资不抵债』!同时,该机构的领导层为了偿还债务,以售地及伸手向州政府要钱的做法实在令人震惊。」

他形容此举如同「黑狗偷食,白狗挡灾」,凡是该机构有任何亏损,便向政府索钱,而政府所拥有的钱財都是人民的血汗钱。故此,他週六在行动党霹州总部召开记者会时,吁请该机构所有政委董事应当引咎辞职,否则希盟政府將召开特別大会罢免该董事局。同时,他也促请反贪会著手调查,并採取行动对付涉及舞弊的相关人士。

出席者包括候任华都牙也国会议员西华古玛、候任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候任也朗州议员罗思义、候任双溪古月州议员梁卓径、候任九洞州议员谢保恒、候任桂和州议员崔慈恩及候任甲巴央州议员许崇信。此外,倪可敏表示对前朝州政府留下的「烂摊子」感到无奈。但无论如何,由希盟接手的霹州政府將会挑起重担,解决霹州的困局。他也向媒体强调,发表上述事宜是为了让人民看清前朝州政府所留下的「烂摊子」,

了解此债务不是因希盟执政而存在的,並非蓄意对前朝州政府作出任何的指控(tuduhan)。开会商动画影城去留 美露拉也动画影城(MAPS)面临关闭厄运?行动党霹州主席倪可敏指出,该影城何去何从將由霹州务大臣阿末费沙召开会议商討后,作出宣佈。他指前朝州政府是透过霹雳机构发展及经营该影城,持股量为51%,为影城最大的股东,儘管行动党州议员在过去几年內对州政府发展影城的做法表示抗议,

惟国阵政府却漠视反对声音,固执己见,才使影城最终落得亏损的下场。询及希盟政府会否关闭该影城,倪可敏指出,州政府將开会商討后再作出公佈。他也强调动画影城所面对的问题既棘手既严重,並非一时三刻便能解决。此外,候任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补充,该影城向银行贷款多达2亿8000万令吉,不计影城开销及董事与员工的薪资,每个月也至少要偿还银行140万令吉的利息。

「无论如何,州政府將对影城作出详细评估及调查,包括当初霹雳机构如何从仅有30%的股份,变成持有51%最大持股方,若发现之间存有交易舞弊并牵涉官员,则会採取严厉的对付行动。」

安顺人,千万别让倪可敏死![捨小马,救大马!]

(9-5-2018)

虽然默迪卡民调中心预测国阵以100个国席领先希盟83席,伊党只得2席;但在全国222个国席中,还有37席选情胶着。一旦希盟大有斩获,则可能上演逆转胜。

默迪卡民调中心指出,这关键的37国席胜负可能少于3%选票。它补充,投票率高低将决定这些议席的归属。其中,多个议席也牵连朝野政党巨头的命运。哈迪阿旺选情告急吉打4国席分别是土著团结党署理主席慕克里兹(日仑)、诚信党副主席玛夫兹(波各先那)、看守政府首相署部长贾米尔(日莱),与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纳苏丁(居林万拉峇鲁)

竞选的选区。在吉兰丹,默迪卡民调中心列出的唯一边缘选区哥打峇鲁,则由伊党总秘书达基尤丁对垒诚信党副主席胡桑慕沙与国阵。而在登嘉楼,马江则是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的政治老巢。来到雪兰莪,雪州巫统主席兼看守房地部长诺奥马在丹绒加弄守土,而其同僚看守教育部副部长卡玛拉纳丹则镇守乌鲁雪兰莪。在霹雳,

社会主义党中委再也古玛在2008年胜出和丰,并在2013年蝉联。本届大选他寻求连任,面对国大党署理主席迪温玛尼、公正党候选人柯沙文与伊党候选人伊萨的挑战。同样的,彭亨的其中一个边缘选区也有社会主义党参战,即出现五角战的金马仑。彭州的其他焦点选区包括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对垒行动党黄德的文冬、以及看守乡区部长依斯迈沙比里守土的百乐。

在吉隆坡,蒂蒂旺沙是看守第二财长佐哈里守土的选区。而在班底谷,前部长拉惹农仄挑战公正党通讯主任法米法兹,以寻求东山再起。柔佛5个边缘选区中,4席出现大将竞选,包括亚依淡(马华署理总会长对垒行动党刘镇东)、新山(联邦土地发展局主席沙里尔守土)、蒲来(看守内政部副部长诺嘉兹兰迎战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与新邦令金

(团结党新秀兼学者玛斯利挑战民政党总秘书梁德明)。跨过南中国海,沙巴的昔邦加将有看守首相署部长拉曼达兰面对四角战。而在斗湖,沙巴公正党主席刘静芝则强攻这座国阵堡垒。最后在砂拉越,实旦宾见证砂州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与人联党主席沈桂贤一对一。其他4个选区砂拉卓、泗里街、诗巫与美里上届大选的多数票皆不多。

当时,砂拉卓由国阵赢得,后3者则是行动党选区。

人民力量崛起,改变之风从南到北势不可挡!

(7-8-2018)

随着槟州国阵疾呼选民投票支持,以进入议会制衡“一党独大”的希盟政府,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天反击说,希盟其实只希望守住目前的30个州议席,以保住槟州政权,根本无意促成“零野党”的局面。

相反的,他说,槟州希盟的竞选宣言已承诺,巩固在野党的监督和限制政府的权力。“我们承诺,首长任期只限两届,同时委任反对党领袖担任议会公帐会主席和增加资源提升反对党领袖的办公室。”宣言未谈巩固在野党林冠英今午在临时记者会上被询及时表示,不见国阵把限制首长任期和委任反对党领袖担任议会公帐会主席的承诺,

纳入竞选宣言,因此对方究竟谈什么制衡?“(他们的宣言)有阐明吗?他们才不尊重在野党。如果你真的要制衡,那你应该支持我们才对。因为唯独我们限制首长任期、委任反对党领袖掌公帐会和增添资源提升其办公室。”槟州共有13国40州议席。前两届大选,巫统分别攻下11席和10席州议席,其余国阵成员党全军覆没。

槟州本届大选掀激烈混战,除了本那牙(Penaga),其余州席均爆发多角战。代表希盟攻打本那牙的团结党代表耶谷奥斯曼(Yaakob Osman )因为破产,而提名失败。换言之,希盟无法取得40席全胜,而巫统或伊党至少将占一席。巫统已有十个州议席林冠英接着指出,槟州议会里有在野党存在,而国阵成员党巫统目前有10个议席,可谓非常可观的数目。

“而且,我们只说,要捍卫原有的30个议席来保住政权,从没说不要有在野党。”他说,虽然希盟有信心执政中央和守着槟城,但须以防万一,绝不能输掉现有的任何议席。否则,曾使用霸凌手段恐吓选民的国阵将食髓知味,继续使用相同的手法欺压槟城人。他认为,既然国阵恫言取消海底隧道和轻快铁计划,假设希盟的州席或得票率下跌,

则可能影响他们继续推行相关基础建设工程。伊党不会成为造王者此外,林冠英派定心丸说,自身难保的伊斯兰党要捍卫吉兰丹政权都成问题,因此选民不需担心,该党会成为造王者的说法。“击败国阵的前景一片大好,因为这场选举是希盟和国阵之间的对垒,尽管伊党自称为造王者。所有分析都认为,伊党面对极大的压力,他们连保住丹政权都很困难,又谈何成为造王者?”

因此,他呼吁,选民把焦点放在希盟和国阵,毕竟唯有希盟可取代国阵。“如马哈迪所说,投给伊党的选票将白白浪费,因为那无法决定谁胜出。已故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长男聂奥玛的崛起,为吉兰丹带来了冲击和新的支持。我希望,这可给非马来选民信心,别被马华和民政党玩弄的种族游戏和情绪欺骗,相信伊党能成为造王者,而令大马人吃亏。”

倪可敏辛苦都是为了下一代!

(6-5-2018)

距第14届大选投票日只有短短3天,大马人权协会(Hakam)主席安美嘉敦促印裔同胞和原住民等边缘社群,“一票都不能投国阵”。她发文告呼吁选民赋予希盟执政的机会,兑现其竞选宣言的承诺,落实平等的社会。

“我认为,印裔同胞或原住民都不应该投国阵一票。”“我们应该赋予希盟机会,去履行他们的竞选宣言承诺,为全马人民提供平等对待和机会。”近日来,安美嘉四处为在野党站台演讲。她宣称,自己从未看过政治讲座那般人潮汹涌,各族群踊跃出席,包括印裔同胞,一心力求改朝换代。她表示,人民应该趁第14届大选,勇于透过选票否定国阵,

拒绝国阵治理国家,否则,没有人会认真看待印裔族群和其他边缘社群的问题。胪列印裔的种种困境安美嘉抨击,大选将近之际,国阵四处派发政治糖果,可是“留下的问题还有一大堆”,没有真正改善和解决印裔社群的困境。她指出,虽然一些印裔同胞在马来西亚出生,且在此处生活了大半辈子,却迟迟没有获得公民权。

她续称,连带的有大量达就学年龄的无国籍儿童,无法享有公民权保障的基本权利。此外,她胪列,印裔社群还面对各种社会问题,如奖学金、大学申请、淡米尔学校缺乏资助和维护、扣留所冤死、低收入、缺乏就业机会和创业机会等。她点出,那些住在廉价和缺乏妥善维护的组屋和住宅区的印裔同胞,面对无数社会问题,年轻人更是对未来幻灭,

走投无路而误入歧途,加入贩毒和黑帮之列。“马来西亚印裔占马来西亚黑帮成员的最高比例,但是,他们仅占马来西亚人口的8%,这是极其令人担忧的数据。”抨国阵不管印裔问题安美嘉也是前律师公会主席。她指出,过去60年来,印裔的处境每况愈下,国阵却漠不关心。“独立至今60年,马来西亚印裔的处境每况愈下。

许多非政府组织和热心的公民长年来投入行动,却始终徒劳无功。”“国阵没有真正尽力终止这些问题,这是(印裔)社群深刻关切的问题,但是国阵一点兴趣都没有。”“我认为国阵政府从未尽力改善这个(印裔)社群,他们有能力改善,也应当如此,可是,他们一直不感兴趣,也漠不关心。”原住民习俗地不受尊重

另一方面,安美嘉也点出边缘群体,如原住民社群面临的各种问题。她指出,许多原住民的居住环境完全没有基本设施,他们的社会经济条件败坏,且持续受到企业的威胁。她表示,原住民祖传的习俗地并未受到尊重,识字率和教育水平低落,孩子的跋山涉水才能到达学校。“本南女孩遭强暴,本南孩子被发现逃离学校时死在吉兰丹森林,

这些故事之前都缠绕着我们,挥之不去。”“我们如何能够忍受这一切?”

丘光耀: 安迪不要惊,老马在大厅。

(6-5-2018)

安全部队成员和配偶昨天提前投票,槟城希盟柑仔园候选人佳日星揭露,该区其中两名投票者竟拥有一模一样的身份证号码;另有一名投票者的身份证号码,则不在选委会的纪录之中。

他说,这不是指控选委会,但既然出现这种状况,选委会则有必要解释。“毕竟,那是选委会自己提供给我的代表的名单。”他是今早在拜票期间召开记者会如此表示,陪同者为日落洞国席候选人雷尔。两人都是来自行动党。发现实为另一号码根据佳日星出示的名单副本,柑仔园本届只有区区15名军警投票者,但名单上却有两人持有相同的身份证号码,

即编号第4的达因诺菲查(Daing Nurfaizal Bin Hamzah)和6号的祖玛(Jumat Bin Muhamad)。在身份证的栏目,两人的号码均为“860314495385”。无论如何,他们检查后发现,其实达因诺菲查的身份证是“850826105185”,而非名单上的号码。此外,他们输入的编号7号的莫法再尔(Md Fauzail Abd Rahmah)身份证号码(630124025737),结果网站显示“没有记录”(Rekod Tidak Ditemui)。

担心只是冰山一角佳日星指出,如果15人之中就出现以上案例,全槟如此多邮寄选票的状况又如何?“毕竟,邮寄选票不限于军警,而是涉及许多组别的群体。单单是这一份名单,我们一眼就发现这个问题,而感到震惊。”“我没有指控,但我们很担心。”因此,他希望,选委会能回应和解除其疑惑。每张身份证只一票佳日星表示,如果选委会能够有合理的理由,不妨给予解释。

“每个人都只有一张选票,并需凭其身份证登记和投票。所以,这是很严重的事件。”“如果纯粹是失误,就坦然承认。”《当今大马》正联络槟州选委会主任弗亚(Md Fuad Mohd Sherif),回应有关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