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沉默

我站在路边百年的榕树下,老旧的汽车在法式的楼房跟前喷出迷蒙的烟雾滑过,消失在萧瑟的街道后方,那边有古老的寺庙。我和剑强在泛黄的城市穿梭了一个上午,在东方和西方的有狼之间迷失了时间,还有空间。我突然觉得疲倦,对剑强说:“我们去找那颗百年榕树吧。”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社会主义国家一般很重视这个节日。毛泽东说过女人可顶半边天,再半个天空的骄傲下,妇女们获得了假期。万象的妇女们放下工作,快乐的穿上漂亮的纱笼,年轻一点的则套上紧身牛仔裤,成群结队到巴都塞(Patuxai)拍照留念。那是一座手工拙劣的凯旋门,为纪念革命战争中牺牲的无名战士而建。凯旋门的石灰本来是美国为建其军事机场而准备,后来都用来建造这座模仿巴黎凯旋门的巴都塞了—把所有战士的尊严溶化在美国的石灰里头,尴尬却傲然地展示着法国的威棱。灰沉沉的纪念建筑充满历史的玩味。

那刻印在国家盖章的达廊佛塔(Pha That Luang)不也一样吗?16世纪动工的达廊佛塔原本是为展示宗教的圣洁与肃穆而建,却在19世纪被啊努冯(Anovong)国王增建围墙和发射武器的风口窗户,用来对付同样是受佛教洗礼的缅甸和暹罗侵略者。在战火中严重损毁的佛塔后来在法国的协助下重建。35年过后,法国不满意当时的修建咋此对佛塔大兴土木。所有的建设在毁灭之后,所有的毁灭在为重生而铺路。佛陀的光环被法国人涂绘上去。荣耀归谁?把仿照巴黎凯旋门的巴都赛和刻印在国家盖章的神圣达廊佛塔抛在脑后,我们寻找另一个沉默的历史见证者。

就这样,我们来到沾了灰尘的榕树下。在时间存活上百年的生物都可以成精了。这一两百年,它盘根在湄公河流过的土地,哪里来之前千里以外的雪顶山峰所溶化下来带着神圣意味的水源,潺潺地流过寒风凛冽的青藏高原,顺着河床的弧度入季风型热带雨林的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最后望着越南的出口归宿在南中国海的浩瀚里头。百年榕树汲取这条经过一个又一个溢满着佛教精华的河流养分,即使在炮声隆隆的年代也泰然静穆。它看过法国人的骄傲,看过美国人的霸道,只有憨厚的老挝人能使它深入泥土的跟稍稍痉挛地抽动,

但表面上他依然不动声色。它目睹殖民统治的逐渐式微,见识过苏联体系地共产主义在这里蔓延,冷眼观看越南越俎代疱实行共产斗争。再一次,只有这片土地的民族各自清算和自我残杀的当儿,它再次痉挛。树叶上的朝露扑簌落在火红的的土地和民族的至尊一起蒸发,榕树根里头涔透了哀伤。即使在战火平息,国家逐渐开放经济市场今天,它还是无法乐观地相信受佛叫陶冶的知足人民能在全球化残酷的竞争中站住脚跟,老挝人也许会继续被伤疤累累的贫瘠困境囹圄,蒙昧地展望未知的明天。

我就这样驻立在老榕树下,像敬仰一位智者那样的谦卑。它是这片土地的主人,我是一个同样来自曾经被殖民的国家外来者,但是身心健康没有经历战争的洗礼。我不寻求什么答案,历史的推移往往只能分析,在纷乱往往丑陋的过程中寻求美好的醒觉。我们把历史切割成细微的块状接驳起来,仿佛发生过的事情必须经由分割才能再次重组叙述出来,若干年后或许再次重演,视乎是为了是我们的觉醒能够深刻一点,一次一次的试探我们追求和平的决心。披着橘色的袈裟的年轻僧人走过,他的师父曾告诉他关于那段政治动荡的年代吗?

宗教如何被钳制甚至面临被铲除的地步,“正确”的政治又如何灌输和教育僧侣的那段故事?年轻僧侣也许听过,但老师父一定不会忘记26年的羞辱。老师父也许回向年轻僧侣翻开他的双手,说:“当年我们手里握着的不是托钵,而是锄头。”1975年老挝人民革命政党宣布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成立,宗教压迫开始实行。首先宗教学习从小学课堂里删除掉,接着禁止人民向化缘的僧侣提供食物。没有支援的僧侣只好夏天耕种,畜养起猪和鸡等家禽。这些打击和磨难也许也是修行的提升,但老师父一定无法接受僧侣抛开经书转而投身到共产主义斗争的漩涡里头去。

即使到了今天,宗教事务局掌管着国内的一切宗教事务,确定宗教理念和教义履行是符合马克思原则的。所有僧侣必须经过政治思想灌输改造,经书也得通过有关部门的检阅批准。曾今一度,泰国的经书被禁止,他们失去了最主要的精神来源。老师父或许也像百年榕树一样深沉,它耕过田,对土地的感情深邃,他了解土地孕育籽苗的根基,他的锄头越是深入坎嵌在泥土里,越是能了解众生的苦难。他的汗水也曾滴落在那片土地里,像榕树的朝露一般抖落下来,轻微的颤抖是不能让人看见的。老师父抬头远眺往南方。

他许多的同门弟子的逃亡到佛主庇护的泰国。年轻的僧侣也许会问:“您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走呢?”老师父会怎样回答呢?我不知道。是因为他的根也和榕树一样早就深入土地里无法远离?还是领悟了尘土的浮幻,心灵的净化才是归宿?也许也许,他等待苦难的结束,扛起让佛教开枝散叶的任务?我凝视着百年榕树,设想出来的老师傅一点也不虚幻,虽然他们都不会给我一个答案。

万头大象的笑容

才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们第二次越过另一道国界。我们是步行过关的,在老挝关卡交了10铢入关费后,乘一辆“笃笃”(三轮摩托德士)到几公里外的首都万象(Vientiane)。万象是古名,在超过10个世纪的历史里,老挝曾被越南、缅甸、暹罗及高棉等各不同的王朝统辖过。14世纪,由法昂统领澜沧(万象之意)王国建立起来后,在这片土地经历了乱腾,辉煌渐而式微的五百多年,才再次卷入列强的侵占争夺中。澜沧王国在16世纪迁都至现在的首府万象。其实台湾译名“永珍”更接近当地的发音,永珍的意思是檀香木之城,是从梵文里取得的老挝译音。

万象的廉价旅社都集中在湄公河畔一带的法昂(Fangum)街和塞塔提啦(Setthathirat)街之间。我们以5美元找到了一间房。连带浴室的房间很干净,只是窗户隔了一道水沟对着一堵围墙,空气很不流通,加上水沟发出阵阵异味,逼不得已只好把窗户给关紧。卸下背包,剑强洗澡,我独自一人到外头的小摊位找东西吃。我看见法国长面包,要了一杯老挝咖啡送着吃。这是我踏入老挝首先吸入的文化—法式异国情调。其实法国留给老挝的又何止是面包而已?老挝的名字是法国赋予的,连国家的领土界限也是法国的统治划清,从此世界地图上才出现老挝作为一个“国家”的身份。殖民地的悲哀在于模糊的面貌必须有占领国来描清。

几个世纪以来,老挝一直被领国不同的王国统治,而后又成为世界列强的争夺地。倒不是老挝有什么丰富的自然资源,而是她是出于缅甸、泰国、中国、柬埔寨及越南当中的内陆国家,面对各国势力的较量之下成为被瓜分的目标。在风风火火的20世纪,老挝无辜的又成为列强较劲的牺牲者。再一次,老我并不是西方国家的主要目标—法国利用她来扩张印度支那版图,其实越南才是法国的重镇;美国对他的轰炸是为了阻止越南共产主义的蔓延。连老挝的独立也拜日本所赐。二次大战日本占领了老挝,为削减法国在印度支那的势力,迫使当时的国王西萨旺冯(Sisavang Vong)宣布老挝的独立以和法国对抗,这导致法国派军还击,往后的曲折发展才催生了老挝人民对爱国主义的朦胧意识,逐渐走向独立的斗争。

步入一个国家,我无法不掉如她的历史旋涡里。老挝人民不带苦涩的笑容带给我很大的疑问。我读到一篇资料,关于美国在老挝抛下多少炸弹药火的数据。1946年到1973年间,大部分西方社会都不知道老挝是世界上最频繁的战场。美国为打击越南北部的共产主义分子,早在50年代末就利用中央情报局的人力资源来给老挝境内的苗族提供军事训练,拉拢苗族和他们并肩作战。这些情报员穿上便服化身为游客步入老挝,背后的目的使人不寒而栗。越南和美国都无视日内瓦公约所赐于老挝的自主权,互相在别人的国家开火。美国在老挝的行动被命名为“另一个剧场”,老挝的名字在官方通讯和行动中完全被消除不使用。

处在万象和查尔原间的龙珍是美国和苗族的军事基地,也是世界上最繁忙的军事机场。但地图上却不标明这个地方,美国空军给她一个“交替区”的密码代号。现在这个“交替区”已划分在北部琅勃拉邦(Luang Prabang)和川圹省(Xiangkhouang)之下。现在老挝对这一代的苗族紧密地用军事监察着,这是因为老挝是在越南的支持和斗争下,成立了社会主义国家,而当年的苗族却帮美国人反抗越共,使他们的命运遭受前后不到岸的难看和悲哀。这个民族在自己的国家被监视和限制,是变相的难民。

美国志愿军和越共的战亡及失踪人数不计其数,西方媒体从来就无法见证战区的惨况。这个秘密进行的战争因为没有战争条约和联合国的监督而恣意妄为,导致大量的庙宇、医院和重要建筑物毁于一旦。根据资料,美军所派往前去“交替区”的军机比越南全国要高出1.5倍,每八分钟就有一粒炸弹投下,每天24小时的轰炸,共九年时间不间断。这意味着美国人民每一天得缴付200万元的税来支付这项花费。到了战争结束,这片土地共承受了半公吨的药火轰炸。世界上再没有一个国家向老我这般遭受那么大量的摧毁。

我并没有第一时间感受到老挝人民逆来顺受的个性,在这个有点荒凉的首都,我首先想到的是,法国并没有为老挝带来太多的建设。只要和英国在亚洲的殖民地比较一下,就很容易对照出来,老挝人似乎是被唾弃和任意蹂躏的顺民,我忿忿不平的情绪在他们憨厚的笑容里显得迂腐,一如法国面包和咖啡,我也可能只是一个外来入侵者,来历史的回廊中抽身检验别人的苦难,只有情绪,没有责任。关于责任,我在往后的旅途中才有更深刻的认知。关于历史的玩味,我每跨一步就越虚弱。每一道国界都是一段历史的起点或连接,每一个民族的命运运载在我的背包里,加重我的精神负担,无法抖落。我无法在老挝人民的笑容里释怀。

十大全球最多人到访的城市 香港夺冠吉隆坡第十

市调公司欧睿国际(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周二发布报告指出,香港预料今年仍会是全球最多人次到访的城市。吉隆坡则排在第10名,今年预估会有1230万人次造访,比去年的920万人次上升约1个百分点。欧睿国际估计,香港今年的到访人次将达到2570万,比2016年下降3.2个百分点。泰国曼谷将维持第二,达2130万人次。

虽然曼谷2017年预估的到访人次不及香港,但曼谷的到访人次成长迅速,比2016年增加了9.5个百分点。排名第三的是英国伦敦,今年预估的到访人次为1980万。欧睿国际的报告中强调,随着亚洲的城市愈来愈受到欢迎,伦敦的地位可能即将不保。

瓦努阿图 人间最快乐天堂

原来快乐很简单,你只要“穷”就快乐!花了近两天时间,飞行十多个小时八千多公里路,来到一个大马人十分陌生的小岛—南太平洋瓦努阿图的首都维拉港,发现这里民风淳扑岛民友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脸上挂的尽是笑容。

岛民没太多追求

由83个岛屿组成的瓦努阿图,有“全球最幸福国家”之美誉,但它同时是世界上较穷较落后的国家之一 。人均国民总收入才2870美元,等于大马国民的三份之一。但是,瓦努阿图人乐天知命,人们简简单单一餐就过一天,对物质没太大奢求,生活节奏也慢。电费、燃油费很贵,没车没电器反而没负担。如果要说他们有没有烦恼,那可能是季候风和地震。这里的教会及部落酋长影响力很大。

瓦努阿图经济来源主要靠旅游、渔牧及农业。但因为生产规模有限,缺乏国际竞争力。有少量的椰干、椰油、可可、牛肉等出口。活火山、珊瑚、海滩等是它旅游业的卖点,有百余间各类型的渡假村。走在海边,白沙如银,海水清澈,随处可见海星、海参及小鱼。这里有世界惟一的海底及火山口邮政局。

cof

维拉港的其中一处渡假村,像这样的地方,沿岸浅水可看到水底的海参及海星。陆地小国 海洋大国面积1万2000平方公里的瓦努阿图,人口才27万,其中5万人居住在维拉港大城市,其余散居在其他大大小小的岛屿,有的小岛就是一座渡假村,有的小岛荒芜无人住。虽然是陆地小国,但它却是海洋大国。

其中海域面积68万平方公里。这造就它拥有天然的美景,也拥有丰富的海产,例如金鎗鱼。不过,政府的政策多以环保考量,每年只发70张深海捕鱼执照。岛民显然不愿大肆捕捉近海鱼产,很多时候还保留传统的标鎗射鱼方式捕捉。菜市场上的鱼类不多,一方面是深海鱼船很少靠岸卸货,一方面是浅海渔民只取所需没有多余海产出售。岛民或商家都不必缴纳所得税,但所征收的消费税(GST)却高达12.5%,比大马高了一倍!相对来说,一般物价就稍嫌贵了一些。

气候与大马相似

由于瓦努阿图位处太平洋火环地带,因此常有地震及火山爆发等。一年四季均为热带海洋性气候,跟大马相似只有旱季跟雨季。果子也是大马常见的香蕉、木瓜、芒果、黄梨、椰子之类。瓦努阿图虽然国土面积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这里都有,商品琳琅满目,中餐馆很多,英语是官方语言之一 。

但这里交通就没那么发达 ,车流量不算多 ,没需要交通灯。另外,大马没直透班机,对外航线主要是衔接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以及悉尼、纽西兰及斐济。

中国驻瓦努阿图大使刘全与夫人摄于大使馆内。

刘全大使   念念不忘砂拉越 离开砂拉越快两年了,刘全仍念念不忘砂拉越的叻沙、榴连、忘不了鱼…..但最令他怀念的是砂拉越及沙巴社团、官商界的朋友……欢迎大马朋友来旅游来到瓦努阿图的第二天,我们大马启德行集团及中国大德集团组成的考察团到维拉港的中国大使馆拜会刘全大使。这间今年7月甫建成迁入的大使馆,面积一万平方米,是南太平洋岛国最宏伟的大使馆。这里有办公楼、活动大厅、大使官邸以及使馆人员宿舍。

好久未见的刘全,笑声依旧豪迈…..跟在古晋担任总领事的亲切作风一点都没变。他说,虽然离开古晋已有一年多了,但跟砂沙许多朋友还保持联络,彼此通过微信互相联系。不久前,就有古晋朋友传了一篇剪报《南洋机工永远的丰碑》,缅怀南洋机工的爱国故事。他欢迎砂沙的朋友来瓦努阿图旅游。 “最好选在7至10月之间来,这段时期较少飓风。”

考察团与大使、部长及官员合影。右起启德行代表黄飞鸿、福建大德集团董事长陈晓敏、瓦努阿图渔业局长威廉纳比迪、启德行集团董事经理拿督刘利康、瓦努阿图农业、畜牧、森林、渔业及生物安保部代总监本查敏星、瓦努阿图农业部长马泰.塞里玛雅、中国驻瓦大使刘全夫妇、拿汀刘文莹、大德集团董事长秘书王林娜、中国驻瓦使馆经商处负责人陈汝华及大德投资经理傅世敏。

中国发挥影响力

刘全2001-2003年在瓦努阿图担任中国大使馆一等秘书时候,这岛国的中国人不过300人左右,投资项目也寥寥无几。2016年正月初刘全卸下中国驻古晋总领事职务后重返瓦国升任大使,这一年多来的变化可大了。目前在瓦努阿图生活的中国人估计有上千人,多数是经商。比如超级市场、小商店、酒店、餐厅等等。也有大型企业进驻开发房地产、承建各种工程设施等。

中国土木工程集团便是其中一家。瓦努阿图的深海捕鱼船证大多数是发给了中国的船队,也有中国公司有兴趣种植诺丽果及养牛。刘大使指出 ,中国对瓦努阿图提供了许多援助,比如兴建议会大厦、会议中心、总理办公楼、体育场等。“现在来瓦努阿图旅游的中国人也不断增加之中,每年估计有二三千人。一些在菲济及澳大利亚居住的中国人,也选择到岛上渡假。”“孔子学院已开始在这里札根 ,已有当地人开始学习华语。”

维拉港的中国大使馆。

环保意识高

作为外交官,刘全看好这个岛国投资潜能,尤其是旅游的市场潜能很大 。这里岛屿多,处处有沙滩,十分适合潜水活动,是澳大利亚洋人最喜欢的观光胜地之一。瓦努阿图农业部长马泰.塞里玛雅在跟考察团交流时表明欢迎外资来投资。他希望投资商能在当地制造更多就业机会。不过,瓦努阿图只欢迎具有环保意识的投资。过去,居民为渔船排放油污而拒绝兴建码头,对于种植业也在意土地及环境是否被破坏。

維拉港的菜市場,是島民最主要的商務活動中心。當天適逢慶祝團結日,通往菜市場的主要道路被關閉以進行街舞表演。菜市場內外擁滿觀賞演出的人群。

幸福指数最高

瓦努阿图4次当选全世界“幸福指数最高”国度的美誉是怎样来的?原来,英国“新经济基金”组织对全球178个国家及地区做了“幸福指数”大排名,不起眼的南太平洋岛国瓦努阿图击败群雄,当选为地球上最幸福的国家。该指数不是以财富和资源来衡量幸福指数,也不看该当地是否有多优渥的社会福利或收入,而是看各国在生态资源利用上是否合理、有效,

是否以较少的消耗实现了较大的价值。比如在现有消费水平、技术条件和自然资源背景下,需多少土地才能养活。并根据生活满意度及人均寿命,得出了“幸福指数”。当然,不是因为人人都“穷”所以就快乐。若人人的要求很简单就很容易满足很幸福。如果你还是不快乐,就去一趟瓦努阿图吧!

cof

海南力推旅游业 放宽外国客用面书

(23-6-2018)

中国海南省为了吸引国际游客,计划解禁社交媒体面子书、推特及影音网站YouTube,不过只限定在海口、三亚两座重点旅游城市,打造的外国游客集聚区。中新社报导,海南省政府周四发出《提升海南旅游国际化水平3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將用3年时间提升旅游国际化水平,力爭至2020年入境游客量提升至200万人次。

根据计划,海南將加密国际直航航线,力爭在2020年境外航线达到100条,境外直飞航线不少於70条,琼港快线落实一天8班。海口美兰国际机场和三亚凤凰国际机场,將被打造成24小时通关口岸,推动博鰲机场升格成国际机场。重点开通直飞「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以及国际航空枢纽城市的航线,推动西沙空中航线向游客开放。而未来境外人才在海南就业渠道將进一步放宽,对从事销售、管理、按摩师、服务管家等岗位的工种需求,

可通过联合办学、劳务输入等方式,重点引进菲律宾、寮国、柬埔寨、缅甸、尼泊尔、越南等,具有一定英语教育背景的外劳,並为其发放工作签证。此外,海南將重点推介海口、三亚的重点旅游,有计划打造外国游客集聚区。集聚区內,外国人可正常使用国外流行的社交媒体面子书、推特及YouTube。海南也会大规模扩大离境退税商业网点数量,同时围绕高尔夫球、帆船、游艇、衝浪、马拉松、脚车、搏击、电子竞技、网球、赛车、赛马等创新彩票玩法,发展竞猜型体育彩票和大型国际赛事即开彩票。

另据澎湃新闻报导,一改中国封锁国际社交媒体,海南省政府不仅要解禁,还打算精准聚焦境外新媒体网络,要上面子书、YouTube等平台进行宣传,订出对主要境外新媒体投放信息量每月不少於30条,每年流览量超过1亿人次的目標。对於防火墙鬆绑的「外国游客集聚区」计划,在中国社交媒体引发热议。有网民揶揄这是「中国特色的网络特区,简称网特」,並质疑「歪果仁(外国人)有特权」,「公民不如旅客」。

也有网民表示,如果只准外国人进入,「同华人与狗不得进入有什么分別」,並讽刺说「这是英租界还是法租界,我们回去半殖民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