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兆福宣布取消310万张AES罚单!

(17-8-2018)

希盟政府执政100天之际,交通部长陆兆福捎来好消息,历经6年未有定案的制动执法系统(AES)违例罚单将全面获得取消无需缴付,而这项“全免”仅限到8月31日。他说,从2012年至今年5月共累积310万张罚单,每张罚单150令吉,政府“牺牲”4亿3500万令吉。为此,从9月1日开始,AES执法如常执法,违例者必须缴付罚单。“截至今年5月拖欠的罚单有310万张,预料至8月罚单数目还会增加。”

陆兆福打趣说,交通部权限是“豁免”AES罚单,并不是交通警察或陆路交通局的违例罚单,呼吁驾驶人士分辨清楚。“内阁决定取消所有AES违例罚单,9月1日之后,所有超速违例罚单则必须依法缴付,而政府决定取消罚单将是一次性,5年内将不会有任何折扣,违例驾驶人士无需再等任何折扣优惠。” 他对已缴付罚单的违例人士感到抱歉,因此政府是不会退款;从2012年至今,执法单位发出逾376万张,低于18%罚单已缴付。

他今日在部门召开记者会时指出,从9月1日开始,陆路交通局(JPJ)将接管AES执法系统。他说,2012年落实AES系统时,前政府委任两个承包商即Ates和Beta Tegap私人有限公司,而这两家公司在8月31日合约届满后将不获得续约。他强调,任何发出的罚单,每一张都必须支付16令吉以及罚单50%给予上述两家公司,违例人士的缴款都不归政府所有,词句引起许多人不满。

交通部部长陆兆福今日宣布,撤销自动执法系统(AES)下的所有未缴付罚单,直至8月31日为止。陆兆福说,这是政府的一次性宣布,以后不会再撤销AES罚单或给予折扣优惠。“总共有310万份罚单,政府也为此牺牲了4亿3500万令吉。”“但我们强调这只是一次性的措施。未来5年,我们将不会再有第二次宣布。”以后不会再有优惠;

陆兆福警告,从9月1日开始,政府将更加严厉执法。“9月1日起,我们将会更严厉执法……之后不会再有折扣,所以不要等折扣时偿还罚单。”他补充,政府只是撤销AES罚单,而交警或陆路交通局发出的罚单并不算在内。AES执法备受争议;2012年,时任马华交通部长江作汉向2家承包商,即ATES私人有限公司和Beta Tegap私人有限公司颁发5年合约,以便营运自动执法系统。这两家承包商有权从违例罚款中收取佣金,当时在野党就非议政府照顾朋党。

随着民间大力反弹,政府一度中止这项执法系统,之后更在国会通过一项法令,设立AES Solutions私人有限公司,以向两家承包商收购该系统。然而,政府并没透露赔偿数额,而在野党也质疑,政府为该系统买单,再给这两家承包商赚一笔。2015年11月,前交通部长廖中莱表示,自动执法系统开始运作至2015年9月30日,合共发出214万4921张罚单。他也说,截至2015年8月25日,政府已支付ATES私人有限公司2718万1584令吉,同时支付Beta Tegap私人有限公司约3294万496令吉。

SST通胀影响比GST低 诺珊霞:取决商家如何转嫁成本

(17-8-2018)

对于即将重新推行的销售与服务税对国家通膨的影响,国行总裁诺珊霞表明,与消费税相比,销售与服务税对通货膨胀的影响比较低。她解释,这是因为52%的消费者物价指数一篮子商品征收消费税,销服税制度却只向28%商品征税。她说:“这意味着通膨所带来的影响,不会比我们看到消费税制所带来的大。”“不过,这还是取决于商家制定价格的行为,以及他们如何转嫁成本给消费者。” 诺珊霞是在一项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谈话。首相敦马哈迪早前宣布,我国将从9月起重新推出销售与服务税(SST),以取代消费税(GST)。前首相纳吉领导的政府,是于2015年4月1日推行6%的消费税,取代销售与服务税。全民政治海啸在今年5月9日冲垮国阵政权,转眼希望联盟执政已迈入第一百天。百日或许不足断言希盟政府的成败,但无疑是个检视执政方向的好时机。

受访时评人认为,希盟变革虽然有一定的成绩,但因故展延、实践弱点等问题仍不少,亟需关注和补救,以免辜负民众高度的期待。评论人潘永强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指出,政权轮替后最容易处理的是体制改革,而希盟在此已交出不俗成绩。“第一次经过政权轮替的国家,优先处理政治及体制改革是比较容易的。因为这些改革是人民都非常期待也较无争议的,大家已有社会共识。新政府上台后优先处理,可以很快地得到人民的认同,塑造更高的民意。”不过,他也坦言,希盟所实施的政治体制改革、人事裁撤及委任,以及外交关系的调整,仍是来自首相马哈迪或“少数高层”所主导的改变。反观,新内阁仍处在“新手上路”的阶段,似乎没有亮眼的成绩单。然而,希盟政府体制改革方面的表现也并非毫无争议,达因及耆老会面对越权指控、马哈迪亲掌国库控股等等事件,已掀起不少质疑声浪。承诺跳票立场动摇?

此外,新政府上台初期,大刀阔斧地展现新的魄力,落实了多项体制变革。然而,随着时间拉长,希盟渐渐发生多次承诺跳票或立场摇摆的情况。其中例子就有,废除大专法令变“研议”、彻查联土局等丑闻未见动静、石油税“20%”定义掀争议、国会议员出任议长承诺跳票等。而面对跳票抗议时,首相马哈迪的“竞选宣言不是圣经”言论,更不禁使人错愕。槟城研究院研究员黄进发受访时指出,虽然希盟有时并未严肃看待食言问题,但相较以往,选民如今已更认真积极地向政府问责,对希盟施加了不小的舆论压力。“以往执政党的竞选宣言多只是泛泛之谈,难以监督是否落实;在野党的竞选宣言则大多没有落实机会。”“虽然希盟不断有跳票的情况出现,甚至有时态度轻佻,但在最早期马哈迪因为宣言而收回本身出任教育部长的决定,已具体展现了竞选宣言的重要。这让很多人开始研究希盟的竞选承诺。”黄进发因此认为,希盟执政对大马政治文化的最大影响之一,即是竞选宣言成为问责工具。民间重燃讨论氛围;

国阵长达61年的统治结束后,民间对于国家的政策制定和社会未来发展方向重新燃起讨论的氛围。公民社会积极发言,向新政府表达诉求和期待,各种社会能量会也随之解放。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机构(IDEAS)民主治理研究协调员艾拉(Aira Azhari)则点出,希盟执政之后最大的变化在于言论空间的拓宽。她观察到,大马人已更踊跃地讨论社会改革方案,也更积极思考过去鲜少议论的课题。“大马人现在更勇于讨论禁忌话题,如扶弱政策是否是协助马来社群最好的方式?是否有必要重新书写历史课本?甚至是讨论政治和王权之间的关系等等。我认为,这些课题都非常重要,也很值得讨论。”随着言论空间扩大和讨论氛围热烈,各个社群之间的思维落差也逐渐彰显于眼前。希盟政府居于其间,如何面对社会批判声音及社会争议,逐渐形成新的难题。仍用恶法钳制异议?潘永强指出,新政府已无法在使用前朝铁腕的手段来压制社会言论,而希盟如何回应舆论及调和不同立场事前所未有的考验。“ 新的政府为了表现更加自由和温和中庸, 当然要容许不同的声音,不能用过去威权体制时代的方式来打压或封杀言论,或煽动法令来约束和消灭不同言论。”

希盟政府执政百日之中,数次援引《煽动法令》及《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等法律,传召异议分子到警局协助调查,而这些法令恰好都是希盟选前承诺废除的“恶法”。希盟执政第一周,一名男子涉嫌在面子书批评首相马哈迪,警方隔日援引《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将之逮捕;人权律师法蒂亚(Fadiah Nadwa Fikri,见下图)后来因撰文质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亲吻柔州苏丹手乃是巩固封建文化,警方也随即援引《煽动法令》调查她。艾拉受访时坦言,希盟执政后民间虽然迸发更多的讨论,但希盟政府回应民间批判的做法,令人稍嫌失望。

“法蒂亚写了一篇质疑王室的文章,警方就援引《煽动法令》传召她给口供。我认为,这一点也不酷。” 艾拉语气稍显无奈地说。“希盟新政府之前曾经承诺说要废除压迫人民的恶法,例如煽动法令。我认为,(法蒂亚案例)这对政府来说并不是个好的开始,(政府)应给予公众讨论各种课题的空间,减少人民的恐惧。”希盟选前承诺废除所有强制性死刑条款、煽动法令、防范罪案法令(POCA)、大专法令、印刷与出版法令、国家安全理事会法令及打假新闻法令。惟目前只有实现废除打假新闻法令。艾拉认为,希盟政府应坚守承诺尽速废除钳制言论的恶法,并允许公民讨论各类议题,停止用煽动法令及出版法令等恶法来限缩言论空间。“至少,希盟新政府对公民团体及人民保持更开放的态度,我想这算是个好的开始,也应当持续。”调和迥异立场新难题;竞选期间,希盟誓言走出国阵时期的种族主义政治文化,并主张打造兼容并蓄及包容进步的国家。然而,事实上希盟在选举中马来支持率仅有约30%,加上如今面对巫统及伊党两个以种族及宗教为基础的在野党势力,希盟如何维持“包容进步”的立场极为困难。

青体部长赛沙迪的新闻官努曼“自主”卸职事件,早已略微展露出保守派与自由派之间的张力;而独中统考文凭承认与否的争议,亦透露出马来及宗教团体与华教团体之间的认知差距。黄进发认为,希盟政府虽然的确有责任落实竞选承诺,但“民意”的位阶仍旧高于“落实承诺的责任”。换言之,希盟落实承诺的同时,亦不能忽略社会当时的民意呼声,不能一味“躁进”。“处理有争论性的承诺时,执政党不应躁进,却也不能因此就知难而退,而是应用柔软的身段去化解异议和建立共识。”黄进发提出,任何政策的推动都离不开“民意”,而政府与各个议题的相关团体应关注民意的变化,并善用民意调查作为推动政策的基础。

“在推进选举承诺的工作上,政府和利益相关者都应该密切关注民意,以民意的正面变化争夺道德制高点。使用民调来做游说工作,未来可能也应该变得更频密。”态度较前朝更开放; 新政府上台后,耆老理事会成立了体制改革委员会,接着会晤数百个公民组织及企业机构,聆听各界对于体制改革和政策制定的意见。此外,希盟内阁及各政府部门也设立许多委员会,负责与利益关系者商讨和研究各类问题。当在野领袖及公民社会质疑希盟延宕推行特定改革议程时,希盟经常以“仍在研议”为由促各界耐心等待。潘永强认为,对于新政权来说,处理任何涉及意识形态、身份认同、文化平等、族群平等的课题通常较为棘手。他乐观地表示,至少新政府已更乐于沟通。“整体来说,新政府内阁比前朝更愿意沟通,包括与社会大众、公民团体、媒体和利益相关者的沟通。至少,新政府的第一个内阁与社会的距离更靠近人民。”值得一提的是,希盟政府召开首季国会之际,记者开采访限制已逐步松绑。各家媒体的采访员额已从以往的3人提升至6人,记者也已获准重返国会走廊采访新闻。承诺制定过于乐观; 另一方面,希盟竞选时提出多项令人耳目一新的选举承诺,其中包括取消垦殖民不合理债务、为妇女提供公积金、薪资未达4000令吉的高教基金(PTPTN)贷款者可暂缓偿还等、落实健康关怀计划等等。

然而,希盟许多涉及财务的承诺无法准时全面落实;财政部长林冠英则以“控制国债”为由,解释新政府无法如期履行诺言。《希望宣言》起草人旺赛夫曾解释说,对政府的财务能力判断过于乐观,是因为希盟当时无法取得政府资讯所致。 眼看希盟即将到达百日,首相马哈迪也坦言,希盟当初并没料到会制胜上台,以致写了难兑现的“厚厚竞选宣言”。黄进发认为,希盟政府若要以资讯不足理由为自己开脱,那么希盟政府亦有责任让现在的在野党有机会企及政府最新资料,以避免往后同样的问题再次出现。“这个说法不无现实依据,但是,希盟要以此开脱责任,就必须亡羊补牢,确保在野党能够不会重蹈希盟覆辙。这不能5年后才做,因为政府不必做满任期。”他建议,只要在野党成立影子内阁,就应让在野党影子内阁参与特定重要国事的标准作业程序,也确保在野党能够知悉内部详情。此外,黄进发也敦促新政府成立各个国会特别委员会,以便有效监督所有部会运作。

曾罚款1MDB公司1500万 国行:金融领域提升系统打击弊案

(17-8-2018)

国行总裁诺珊霞揭露,国行曾罚款一马发展公司1500万令吉,惟在法令限制的情况下,不能透露相关罚款数额的细节。“是的,一马发展公司曾遭国行罚款1500万令吉。” 由于受到法律的限制,她没有透露罚款的细节。诺珊霞是在一项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谈话。诺珊霞指出,目前一马发展公司的调查工作由特别调查小组来负责,而国行也是小组的成员之一。

她披露,国行的角色是配合小组进行调查工作,追踪一马发展公司的所有金钱流向及足迹。“在发生一马发展公司弊案后,国内多家银行也开始投资以提升银行系统。”她说:“部份银行已经进行多达1亿令吉资金,并进行培训员工以侦测可疑交易。”她肯定金融领域的努力,全面打击弊案金融弊案。

虽然耆老会受到“权倾干政”指控的纠缠,但首相马哈迪却透露,耆老会不会随着百日新政届满而解散,而且他仍需要耆老会的协助。马哈迪表示,他从来没有说过,耆老会只会运作100天。“一些人认为耆老会已经来到终点,但我还有没有决定。”“我没有说过(耆老会运作)100天的事情。我依然需要他们的服务。”询及耆老会是否有任何期限时,马哈迪回答说:“直到我们解决众多的问题。我自己无法做所有的事情。”

未说明只运作百日;马哈迪今日到中央医院推介心血管中心后,受询耆老会会有随着希望联盟执政百日而终止尾声时强调,当初宣布成立耆老会时,并无设限说明只会成立百日。马哈迪是在上任为首相的两天后,即5月12日宣布成立耆老会。耆老会成员包括前财政部长达因、前国家银行总裁洁蒂、前国油主席哈山马力肯、经济学家佐摩与富豪郭鹤年。达因在耆老会第一次开会后说过,耆老会将在100天内每天开会,以尝试在100天内解决事情,“之后,我要回去睡觉”。洁蒂早前也曾表示,耆老会已接近完成任务的尾声,并正在准备报告。

宪报上颁布全国原住民习俗地 丽娜:乡区部将与州政府磋商

(17-8-2018)

乡区发展部将与州政府进行磋商,以在宪报上颁布全国原住民的习俗地,旨在确保该群体拥有本身土地的权益,可获得维护。乡区部长丽娜哈仑指出,此举将牵涉修正现有法律,以让被列为习俗地的地区,能够以原住民习俗地的名义颁布宪报。“习俗地也需通过考量法律层面重新定义,因为不是所有州属承认原住民习俗地,这导致难以全面颁布宪报。

“这方面的工作将尽速展开,以确保类似发生在吉兰丹话望生原住民身上的不公平情况,可获妥善解决。”她今日出席部门常月集会和国庆月活动后,在记者会上这么说。记者是询问丽娜,乡区部将如何协助话望生17个村落,设置路障不让外人入侵本身习俗地的特米亚族(Temiar)原住民。上周五,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保证将协助解决话望生原住民习俗地被入侵的问题,他们要求通过社区集中地契(Geran Komuniti),承认他们所拥有的习俗地。

另外,丽娜希望丹州政府给予严正关注,以解决此课题,也就是简化在宪报上颁布涉及地区习俗地的事务。她指出,尽管原住民习俗地一词无法在丹州法律找到,但州政府不可小觑相关的课题,因为原住民社群要他们的权益受到承认。“与法律有关的这项课题,可说是显而易见,但基于现有的权限,丹州政府有必要采取更好及公平的行动,以回应(原住民的)诉求。”她指出,该部将在近期会见丹州政府,以讨论习俗地风波,包括重新定义习俗地的需要。

称大马政府“非法”扣平静号 至今无人入禀法庭挑战

(17-8-2018)

继印尼在本月7日移交豪华游艇“平静号”给马来西亚后,至今没有任何人挑战大马政府“非法”扣押该艘游艇的入禀申请。根据“当今大马”报导,这艘市值10亿令吉的“平静号”在抵达巴生港口后,高庭援引海事法来发出逮捕令,而法庭今日料会处理此案。早前,一马发展公司(1MDB)案关键人物刘特佐的代表律师指出,“平静号”的拥有人,即Enquanimity Cayman Limited 公司已入禀索取这艘游艇。

律师詹姆斯说,首相马哈迪以“非法”途径把该资产带回马来西亚。马哈迪和总检察长汤米托马斯斯称,这项扣押是合法,且遵循海事法进行,并要求刘特佐入禀法庭挑战。汤米托马斯说,如果艇主没有向吉隆坡海事高庭出示对豪华游艇“平静号”的拥有权,政府将会在三个月内向法庭申请拍卖“平静号”。他指出,豪华游艇会在公平和透明的情况下进行拍卖,把资产转换成为货币。

“当今大马”看过由高庭副检察司莫哈末占米尔发出信函,法庭已委任Marine and Offshore Solution私人有限公司作为“船舶商”,直至这艘游艇完成更拍卖。船舶商是一家专门从事船舶用品和设备的经销商。目前,仍未知法庭今日是依据何程序来处理“平静号”。继外国媒体本月中报道,一马案通缉犯刘特佐曾窝藏澳门和中国后,《华尔街日报》今天揭露,大马变天后,刘特佐随即携带妻女从澳门逃往中国的细节。

《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报道,大马变天的消息把刘特佐吓了一跳,进而在投票日后传召家人和随从到澳门万豪酒店商讨局势,并实行更严密的保安措施。“在一个阁楼套房中,他的职员和家人打包整箱子的文件,一对身材魁伟的中国男子则使用手提电脑处理刘特佐的物流安排。他们离开时,刘特佐的一名助理使用酒精擦拭工作台面,以免留下指纹。”报导说,刘特佐之后开始跟他的妻子、两名孩子和亲信游走于中国数个城市,如香港和上海的酒店套房或豪华公寓。

吹嘘跟中情报部合作;新加坡警方之前证实,国际刑警早在2年前已在该国执法单位要求下发出红色通告,通缉大马富豪刘特佐和生意伙伴陈金隆,以助查挪用一马公司资金案。而大马希盟政府则从今年6月开始尝试逮捕刘特佐。但掌握刘特佐行踪的人士披露,整个6月至7月,刘特佐一直很自由地在中国生活。《华尔街日报》引述消息说,刘特佐一度吹嘘自己得到中国情报部合作,因此出入都获得一组中国保安队陪同。

根据报道,刘特佐曾透过中间人协助中国开启跟美国政治人物的沟通管道,以寻策引渡流亡美国的中国富商郭文贵回国。引渡为访华重要议程;《华尔街日报》报道,大马政府相信刘特佐窝藏中国,而首相马哈迪会趁今天开始的中国官访,要求引渡刘特佐回国。根据安排访中行程的官员,引渡刘特佐将是马哈迪今日起官访中国,包括会晤中国主席习近平时的重要议程之一。不过,马中两国没有签署引渡协议。

大马警方今年6月曾到香港和澳门搜寻刘特佐的下落,但都获告知,刘特佐已经离境。大马官员相信,曾在商业交易和外交上支援中国的刘特佐,如今已隐匿在中国大陆。《华尔街日报》引述一名首相办公室官员说,大马政府怀疑,除了之前的一马案,与前首相纳吉关系密切的刘特佐曾协助促成中国投资的基建计划,并把资金转移去偿还一马公司的债务。而部分涉及的中资计划更属于中国“一带一路”旗下的项目。但是,刘特佐律师的发言人已通过电邮否认,声称拒绝在政治或私利操弄下的未审先判;而中国外交部和涉及计划的中企也否认资金受挪用的指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