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兹里:国阵已名存实亡

(19-6-2018)

巫统最高理事拿督斯里纳兹里认爲,国阵如今似乎已名存实亡,而巫统必须独自持续斗争。“国阵已灭亡,我们不能以国阵形式继续走下去,国阵三大政党包括马华、国大党和民政党,全都已结束了。”“所以,我们要如何以国阵走下去?”

遭指控挪用贷学金 依德里斯报警驳谣言

纳兹里向《Malay Mail》指出,当砂拉越国阵4个成员党宣布退出国阵后,就像是在棺材上钉下最后一颗钉子,给予了致命的一击。“我们只有砂拉越,如今他们也离开了,就代表没有未来了。”他表示,他想要看到巫统独自成爲主要的反对政党,继续奋斗,甚至在沙巴和砂拉越独自竞选。“我们也许可以尝试与在那两个州属的老朋友合作。”砂拉越国阵成员党即土著保守党(PBB)、砂拉越人民党(PRS)、砂拉越人民联合党(SUPP)和民主进步党(PDP),日前在砂州国阵最高理事会会议上,一致决定退出国阵。

摊位风波 赛沙迪投报反贪会

这意味着,国阵成员党已从原本的13个,减少至5个而已。巫统最高理事拿督斯里纳兹里指出,即使国阵政府倒台,但巫统不可能与伊党合作,因此这两个政党是彼此在争夺对方的支持率。巫统与伊党在全国大选前,不断有消息指他们将结盟,然而最后没有发生;而在大选后,由于国阵的败选,再度有巫统领袖建议与伊党结盟,以捍卫伊斯兰。数名伊斯兰党领袖如中委聂阿都,也开声表示伊党开放与任何政党合作,包括巫统。

卖家没发货 网购代理遭百人挞伐

纳兹里接受《Malay Mail》访问时,指他不相信有关做法行得通,而且也不理智。“我不觉得。我不认爲(巫统与伊党)可以合作,我们所竞选的议席是一样的。”他坦言,他个人不赞成巫统与伊党合作,因爲他不相信以宗教信仰爲基础的“伊党政治”,在现阶段可以给大马人更美好的未来。“我绝对不是伊斯兰主义分子。宗教性政治不是我那杯茶,我甚至反对它。”“身爲大马人,我内心是多元种族的,因此宗教政治行不通,我不认同伊党。”

资政理事会:提升双轨火车取代马新高铁

他说,与其与伊党扯上关系,他不如跟希盟宿敌合作。“我甯愿跟行动党或公正党合作,因爲我不是伊斯兰主义分子。”在本届大选,巫统共胜出54国席,而伊党则拥有18席。

大阪百年强震 四死近400人伤

遭指控挪用贷学金 依德里斯报警驳谣言

(19-6-2018)

社交媒体昨日流传一则讯息指控,依约州议员依德里斯挪用所属学院的贷学金,他今日召开记者会驳斥这项谣言,並扬言將保留法律追究权利,以还他一个清白。他也质疑,为何有关谣言会在新大臣宣誓就职的前夕传出,动机何在?

依德里斯原是雪州新大臣人选之一,接棒呼声颇高。之前,曾有报道指他是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钦点的雪州大臣人选。他表示,在出任州议员以来,都是专注在为民服务,从未向土地局或市议会做出任何要求,办学院也是为了下一代的教育。「我昨日下午7时已到警局报案,相信这些谣言旨在破坏我身为人民代议士及专业医生的声誉。」另外,他及特別助理拿督山苏今日也出示5封信函,证明自己是希盟4党所认可的唯一大臣人选。

山苏表示,根据信函,希盟4党是于6月初各別发函给雪州王宫,表示认可和支持依德里斯为新大臣人选。「其中公正党党主席在6月5日也再发了一封信函,阐明该党支持依德里斯为新大臣的5大理由。」「至于之后为何会有其他人选名单,我们也不清楚,仅知道我们所接获的这份4党所提呈的信函,就只有一名大臣人选。」新任雪州大臣宣誓礼今早举行的前夕,却传出大臣人选控诉遭人污蔑的情节。原本呼声甚高的依约州议员依德利斯阿末昨天报警,投诉有人通过网路诋毁他,试图阻挠他当上雪州大臣。

根据报案书,依德利斯阿末通过女儿得知,社交媒体流传WhatsApp截图,污蔑他乃格拉纳再也的某家私立学院的老板,而且涉及欺诈学生的高教贷学金。谣言也声称,该学院的前营运长已就欺诈案报警,同时投报反贪会。依德利斯阿末在报案书也声称,他对这项谣言感到惊讶,也立即联络了该学院的执行长李伟龙(Lee Wee Long)厘清问题。报案书声称,李伟龙告诉依德利斯阿末,该学院自从2005年7月开办以来,从来没有跟高教基金局或教育部有过任何的问题。

报案书也指出,依德利斯阿末在咨询律师之后决定报案,要求警方采取行动,因为这项谣言将诋毁他身为人民代议士的名声。另外,依德利斯阿末昨晚也向媒体发出通知,要求媒体出席他明早8点召开的记者会上。通知声称,这次记者会将揭露有人试图在最后一刻,通过谣言和污蔑,阻挠雪州苏丹委任依德利斯阿末为雪州大臣。依德利斯阿末向《当今大马》确认了报案书为真,而八打灵警区副主任库玛沙里曼(Ku Mashariman Ku Mahmood)也证实接获这报案。原任雪州大臣阿兹敏昨天透露,雪州苏丹已御准明早9点半在巴生阿南沙王宫,举行新任大臣宣誓礼。

而阿兹敏所意属的大臣人选,即双溪杜亚州议员阿米鲁丁传闻昨午已到沙亚南王宫预习宣誓就任仪式。阿米鲁丁一度呼声极高,但他较后却为劲敌依德利斯阿末后来居上,因为传闻后者获得雪州希盟三党,以及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的亲笔签名推荐。雪州新大臣人选之一的依德利斯阿末卷入欺诈高教贷学金指控,他今日强调,这项指控子虚乌有,身为专科医生的他根本无需诈骗高教贷学金。

他说,就他而言,高教贷学金的款额只像是一颗“花生”。一个手术就能赚到 他在记者会上说,身为妇产科专科医生,他只需动一个手术就能赚取高教贷学金的金额。“我开记者会的目的是要告诉全世界,我没有涉及这个肮脏的丑闻。”“你可以去检查。说我拿高教贷学金的钱,就像是我拿一颗花生。”“我做一个手术,可能就能赚到(这笔钱)。” 被视为安华家人选 依德利斯阿末也是公正党依约州议员。雪州希盟三党与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之前呈信,向雪州苏丹沙拉弗丁推荐委依德利斯当大臣。

更早之前,希盟则向雪州苏丹举荐两人出任新大臣,即双溪杜亚州议员阿米鲁丁及斯里斯迪亚州议员沙哈鲁丁。阿米鲁丁是原任雪州大臣阿兹敏的亲信,而依德利斯则被视为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家属意的人选。新任雪州大臣将在今早宣誓。从昨天下午3点开始,社交媒体流传一项指控,宣称依德利斯乃格拉纳再也的某家私立学院的老板,而且涉及欺诈学生的高教贷学金。依德利斯昨日已经报警自清。

公正党双溪杜亚州议员阿米鲁丁今日宣誓为雪州大臣,但传闻获希盟四党推荐的人选依约州议员依德利斯阿末表示,阿米鲁丁没获得希盟四党支持。依德利斯今早在住家召开记者会表示,他才是唯一获希盟四党支持的雪州大臣人选。“我获希盟所有盟党支持,而阿米鲁丁只是获得(前雪州大臣)阿兹敏的支持。”依德利斯也是妇产科专科医生。他出示希盟四党签署的信函副本,其中阐明支持他出任雪州大臣。

该信函副本有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雪州团结党主席阿都拉西(Abdul Rashid Asari)、雪州诚信党主席依占哈欣(Izham Hashim)及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的签名。依德利斯说,由于苏丹要求提呈3名人选,因此阿米鲁丁和斯里斯迪亚州议员沙哈鲁丁的名字才会呈给苏丹。他指,在人选名单中,其名字排在最上面。当年前雪州大臣卡立卸任后,雪州苏丹同样要求呈上更多新大臣人选名字,情况和如今相似。

此前,除了阿米鲁丁,还有传闻两名人选获推荐,他们是沙哈鲁丁和依德利斯阿末。虽然一开始阿米鲁丁呼声极高,获得阿兹敏支持,不过,传闻依德利斯阿末获得雪州希盟三党以及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的亲笔签名推荐,一度成为阿米鲁丁的劲敌。阿兹敏则是从2014年9月在加影行动中突围,当上雪州大臣。随着希盟入住布城,阿兹敏受委为联邦政府的经济部长后,已卸下雪州大臣职位。

摊位风波 赛沙迪投报反贪会

(19-6-2018)

土著团结党青年团长赛沙迪今日到布城反贪污委会员总部,就联邦直辖区土著团结党青年团一名领袖从吉隆坡市政局获得80个斋戒月摊位,再转租给小贩牟利一事投报。赛沙迪促请反贪会和警方调查这起事件是否被滥用或滥权。

促政府停发支持信 赛沙迪冀杜绝官府官员滥权歪风

他说,调查工作必须深入,以便相关单位,都能採取必要行动。「作为土著团结党青年团长,不容许党员出现腐败或滥用权力的情况。」赛沙迪是今午在布城反贪会总部投报时,向媒体如此表示。

交长公开拍公路安全宣传片“揾钱”历程

联邦直辖区土著团结党青年团领袖诺希山日前被指转售市政局发出的斋戒月临时市集执照予小贩,同时也牵扯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发出支持信,因而对方获得市政局批准执照的事件。

卖家没发货 网购代理遭百人挞伐

(19-6-2018)

逾百名顾客透过网络购买知名卡通人物周边產品,惟待顾客付款后,供应商以诸多藉口为由而迟迟未发货,也不愿退款,顾客才得知已掉入欺诈圈套,预计欺诈数额达1万4000令吉。

一名网卖代理商透过面子书认识该名供应商,并协助她清货,代理商在3周內便下了近1000令吉的订单,其他的顾客则直接转账给供应商,结果供应商仅出货给其中一名顾客。网卖代理商陈美琪(27岁)表示,她从事代理商已有4年之久,该名林姓女子(供应商)在今年5月13日透过面子书联络她,

让后者代理出售知名卡通人物周边產品。「我便在自己的网页中贴出產品照片,并开始接受订单。一开始,有逾10名顾客是直接匯款给我,但我认为顾客直接匯款给供应商较为恰当,便要求顾客直接匯款给她。」「下订单后,虽然供应商有提供包裹编號,惟顾客查询后发现此號码是不正確的,我也开始向供应商追问,她却以诸多理由,包括不得空、要送货、不会路等等理由推搪。」

逾百名顾客透过网络购买知名卡通人物周边產品,惟付款后,供应商以诸多藉口为由而迟迟未发货,也不愿退款。
自掏腰包赔钱她说,顾客等了近3周后仍未收到货物,许多顾客都已要求退款,她也立即转告供应商,后者表示会退款,但却未兑现承诺,从当下开始她便觉得不对劲,相信是涉嫌欺诈买卖。

「到了第4周后,顾客开始不耐烦,并要我负责任,一些顾客也开始恐嚇和怒骂我。我觉得很害怕,也不知道要如何处理。」「我咨询行动党后,他们建议我报警,我在本月5日首次到警局报警,之后因资料不完整而在8日再次报警。」她说,在报警前她曾知会供应商,供应商也称会在那2天內退款,但仍没有退款。

「我报警时,警方曾透露若顾客也报警,就会关係到我本身,我只能自掏腰包,退款给当初匯款给我的顾客,约1000令吉。」她今日在候任史里肯邦安州议员欧阳捍华、梳邦再也市议员黄诗棋和沙登新村村长唐竟发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时,如是指出。陈美琪表示,自己理应获得约5000令吉的代理佣金,供应商曾指用堂妹的银行户头转账2000令吉的佣金,但她不曾收到这笔佣金。「供应商隨后指要送至我家,但也不见人影。」

「据了解,逾百名受害者都没有收到產品,只有一名买了1588令吉產品的顾客有收到货,这名顾客第2次回购约700令吉產品时,也有收到货。」早前有则关于「骗婚案」和「助办婚宴」诈骗案的涉嫌人,相信是与这宗网购案一样,因上述案件的涉嫌人照片和银行户头都一样。经歷这件事情后,无辜受连累的陈美琪已无法再经营网店,名誉大受影响!

陈美琪表示,她上载报案书到面子书后,也有许多顾客要求她退款。「现在我已不敢打开面子书,因为每次都会收到顾客的讯息。也有一些顾客在其他群组中贴文指我是骗子。」「除了我之外,顾客甚至找上我朋友,要我还钱,导致我每天寢食难安!」她表示,自从供应商迟迟未退款外,她相信对方之后也不会退款,因此也没再联络她,同时她也建议顾客报警。

此外,欧阳捍华说,早前有一则关于「骗婚案」和「助办婚宴」诈骗案的涉嫌人,相信是与这宗网购案一样,因为上述案件的涉嫌人照片和银行户头都一样。「鉴于报案人已提供对方的银行户头號码,相信警方可轻易调查到对方的资料。」「因此,我要求警方展开行动,避免出现更多的受害者。」

希盟政府计划 调整官联公司董事薪资

(19-6-2018)

希盟政府计划调整官联公司董事的薪资。根据《The Edge》引述消息表示,耆老理事会正在了解有关官联公司高层的任命,以便能大幅度削减这些官联公司和政府机构董事的委任和薪资。

资政理事会:提升双轨火车取代马新高铁

「有太多的政府机构,许多职能都重叠…..有太多的政治委任,所以政府必须介入。这是一个敏感课题,但要以国家为先。」报道指出,有官联公司的董事曾听闻政府有此计划,惟该名董事却不了解详情。在过去10年,公务员的薪资大幅度增长。薪资占了政府营运资本(OPEX)的最大部分,这显示了削减高薪的做法能帮助政府节省更多开销。

大阪百年强震 四死近400人伤

报道透露,多家官联公司过去来都支付了大笔薪资给董事。包括了森那美集团(Sime Darby Bhd),在2017年为该公司12名非执行董事支付了1244万令吉薪资,同时董事还可获派宝马为公司专车、海外旅行等福利。另外,联昌集团(CIMB Groups Holdings)去年为11名独立董事支付了700万令吉的薪资、兴业银行集团(RHB Bank Bhd)在去年为10名非执行董事支付了634万令吉的薪资、而国能公司(TNB)为董事支付了326万令吉的薪资。

报道指出,保守估计,只有100个官联公司和政府机构会被削减薪水。随着希望联盟入主布城后,我国多个政府部门、官联公司机构的领导层纷纷出现人事大洗牌,第14届全国大选结束至今1个多月内,有多名高管在接到新政府的明示或暗示后,主动请辞或被撤职。如今,“大洗牌”的动作方兴未艾,预料会有更多受到政治委任的官联公司巨头会落马。

消息人士说,希盟已经停止与大马机场控股有限公司(MAHB)首席执行员莫哈末巴里山及马资源有限公司(马资源,MRCB)首席执行员莫哈末沙林的合约,这项决定6月起生效。据了解,当局会在两个星期后宣布接替他们的人选。莫哈末巴里山于2014年6月从马来西亚多媒体发展公司(MDeC)转到大马机场控股有限公司。至于沙林,他是通过本身掌控的Gapurna,成为马资源的股东,而公积金局是马资源的大股东。

消息人士披露,接下来还有更多的官联公司及银行巨头,预料会在10月前换人,而政府机构高官方面,也会出现同样的情况。这名消息人士告诉《透视大马》:“这(人事大洗牌)其实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尤其是那些曾经在2018年大选为国阵站台的高管。”“这关乎专业与忠诚。中央政府要的是那些有工作能力的人,而不是一昧附和政府的人。”他针对多为官联公司负责人在大选前为国阵录制视频站台一事,这么指出。

今年3月尾,网上热传一只由14位才华横溢的官联公司巨头,一同奏乐吟唱“Hebat Negaraku”爱国歌曲的影片;片长4分钟半,片尾还打上“官联公司将继续发扬国家”。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为国阵扮演品牌包装幕后掌镜人的莫哈末沙扎里南利,即马电讯集团前首席执行员,也已经于6月6日呈辞。当时,马电讯发表文告称,56岁的沙扎里自称是因为“个人原因”而辞职。“虽然有些人将希盟政府的这些举动视为是报复的做法,但事实是,希盟要的是有所表现,能为政府带来盈利的官联公司掌舵人。”

“他们不要唯命是从的‘铜乐队队员’来带领这些本地经济关键构件。”他说,虽然有些人试着展开游说工作,期望能够留任并继续掌舵相关官联公司,但希盟政府已表达了明确的讯息,即所有政治委任的职位都不可留。他指出,在过去几个星期内,这些公司的巨头多数都已经与元老理事会会面,并且向理事会讲解他们的工作。

有关公司的巨头也包括那些在政府关联投资公司(GLIC)服务的负责人,包括财政部属下的国库控股、公积金局相关公司,以及国民投资机构(PNB)的子公司等。据了解,政府高官也已经与元老理事会见面,预料他们的去留命运将会在开斋节之后揭晓。这名消息人士说:“这些政府高官可能也会和其他人一样,面对遭撤职的命运。当中有者甚至可能遭到提控上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