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借用INVOKE接触党员 拉菲兹:竞选没抵触党章

(9-8-2018)

人民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承认借用政策措施研究中心(INVOKE)所掌握的数据接触党员,惟坚持在竞选过程中没有违反党章。他发表声明指出,政策措施研究中心是一个非政府组织,里头的数据都是由团队收集,非取自党总部。他披露,政策措施研究中心从2014年开始收集选民的数据,并在第14届全国大选广泛使用。

“是的,我确实借用政策措施研究中心掌握的数据接触党员,对党选一事作出咨询。不过,这并没有违反党章。” 他说:“当政策措施研究中心掌握的数据在全国大选被广泛使用时,并没有引起任何的争议,所以在党选使用也不应成为一项课题。”他并不希望,借用政策措施研究中心接触党员会成为一项议题,甚至成为巫统炒作的议题。拉菲兹是对在党选中利用政策措施研究中心接触党员一事发表声明作出回应。

选委会研究改善大选建议 哈尼巴:涉及修宪需时间

(9-8-2018)

首相署副部长莫哈末哈尼巴指出,选举委员会正研究改善大选的建议。他说,体制改革委员会已在研究各造意见后,提呈如何改善的建议。“如果执行改革建议,将涉及修改联邦宪法和其他选举相关法令,需要时间研究现有的程序。” 他今天在国会下议院回答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的提问时,这么说。

针对邱培栋在附加提问中,要求政府指示选委会解决选民登记的问题,莫哈末哈尼巴说,选委会是独立机构,政府不会插手选委会事务。至于京那巴登岸国会议员拿督斯里莫达拉丁询问,是否将允许网上登记成为选民,以及将21岁合法投票年龄降至18岁,莫哈末哈尼巴说,当局仍在商讨这项建议。

莫哈末沙布:国阵短期內不会执政 「须思考加强国防」

(9-8-2018)

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指出,国阵政府短期內不会再回来执政,因此,他必须思考如何加强我国的防卫工作。他说,他当然可以什么都责怪前朝政府,这著並不能解决我国的防卫问题。「我们当然什么都可以怪前朝,但这无法解决问题,现在是我们执政,必须改善和確保不会重犯之前的弱点,因为国阵短时间內不会回来执政。」

他指出,我国的军备目前在东盟垫底,印尼排在第一,就连越南都远在我国前面。而我国在70年代可是排在首位。莫哈末沙布今日在国会下议院回答波德申国会议员拿督当雅的附加提问时,如是指出。他指出,拨款也是一个问题,早前国防部向政府申请18亿令吉的拨款,但却只得到11亿令吉或62%。

他说,目前空军很多战机都已经10年以上,需要大型维修且涉及庞大的维修费,但问题是现在拨款不足。「如果间中有拨款的问题,我们可以允许反贪会进来,我们可以允许丹斯里安比林领导的特別委员会进来调查,但同时间我们也必须前进。」因此,他希望,能重新將我国的防卫带到以前的辉煌时期。

安华指健康没大问题 可肩负党主席重任

(9-8-2018)

在公正党党选提名党主席不战而胜的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表示本身的健康没有太大问题,可以肩负起党主席的重任。安华也称,在他身在狱中时,党已有一个计划以让他出狱后,可以竞选一个国会议席,但他们不会期望有议员逝世而补选,因这是一个很「阴暗」(Bengong)的想法。

他今早在公正党总部与其夫人兼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召开记者会时,受询及他会用自然或计划补选的方式以重入国会时,发表上述谈话。询及他有伤在身,能否肩负起党主席职时,安华则笑称,有人是脑部有伤、有些人则是心臟有问题,而他仅只是肩膀有伤而已。「我还能吃,作息正常,没有太大问题。」

他也提到,虽然他在公正党党选提名中,竞选党主席不战而胜,但他不会要求旺阿兹莎立刻卸任党主席,而是会等到11月党选后,顺理成章接任主席职。

拖欠193亿进项税未归还商家

(9-8-2018)

財政部长林冠英揭露,截至2018年5月31日,政府共拖欠商家193亿9700万令吉的进项税,没有归还给商家。他也揭露,用以准备退还进项税给商家的信託账户,目前也仅剩下14亿8600万令吉。他指出,前朝政府在2015年(4月1日起)拖欠6亿1000万令吉的进项税,2016年28亿2100万令吉、2017年67亿8200万令吉和2018年(截至5月31日)91亿8400万令吉。

他说,这是基於联邦政府挥霍无度、缺乏理財及债务不断增加所造成。他认为,前朝政府此举犹如造价户头,以及滥用要退还给商家的进项税作为其他用途,又或是掩盖国家债务的真实情况。林冠英今日在国会下议院提呈《2018年消费税(废除)法案》时,如是指出。他进一步说,当他被告知前朝政府並没有將应有的消费税收,存入特別用以退税的户头一事,感到非常惊讶。

「国阵政府抢劫了这笔钱,並將这笔钱存入作为开销的统一户头。这笔钱过后並没有被提出,並將之存入用以退税的信託账户。」林冠英直指,消费税收被用以掩盖一马发展公司(1MDB)丑闻,並强调是一马发展公司催生了消费税,没有一马公司就没有消费税。他强调,財政部认为,政府应在最短的时间內退税给商家,延迟退税为经商环境带来和国家的竞爭力带来负面影响。「如果能將约194亿令吉的税退还给商家和人民,肯定会为国家经济带来正面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