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营电台前知名播音员张吉安在脸书发文给新首相敦马哈迪和新任通讯部长哥宾星,控诉电台黑幕

(25-5-2018)

国营电台前知名播音员张吉安在脸书发文给新首相敦马哈迪和新任通讯部长哥宾星,控诉电台黑幕:新内阁成立后,读到两则新闻,一是敦马训令公务员从此要向违法指示勇于说不,另一则是反贪会主席苏克里终说出被恐吓的遭遇。对我,还有那些曾被国营强权压迫驱赶的同行而言,

这一切彷佛来迟了,翻出了当年505前后接到的恐吓信和停职信,希望能让新内阁知道,过去国阵执政多年来,无数在对抗中默默被消音的「我们」,也期许你们让留下来的同行,从此不再受磨难。2005年加入国营电台,抱着走入僵化制度发出抗衡的声音,至少借着小势力,有朝一日,一心想见证变革的曙光。然而走进高墙内,才知道绝望地离开很容易,坚毅留下的人来更艰难。2005 – 2017年在RTM的日子,看着身边跟我一样,在电台、电视报道工作上,有魄力、有骨气的同事,勇于报道和批评时政,

比如报道「净选盟」、「蒙古女郎谋杀案」、「一马丑闻」、「刘特佐事件」等新闻,甚至针对那些国阵突然派来监管的亲信,勇于纠正他们操控国营媒体的事端,结果下场都很悲凉,一个一个在毫无预警下,无端端被革职,甚至来不及收拾私物就得离去,连跟同事说声再见的机会都没有。年复一年,后来留下一个人在孤身作战,继续用微弱的声音在监督强权。12年,怎么熬过来?1. 曾为大马导演蔡明亮首部回马拍摄的作品「黑眼圈」发起解禁声明和网络声援后,有关单位将我的名字列入「监视」名单,也因此触发我更决意继续留在体制内,用自己的小势力来纠正不公不义的政策。

2. 专访 Yasmin Ahmad被 JASA(通讯部特别事务局)的华人官员(此人叶氏,是华基政党党员)来电警告,斥责她的电影不符合国情,甚至指导演疑是变性人,绝不能在RTM亮声。吊诡是,Yasmin Ahmad离世后,我却因那一期节目获颁国家广播奖。3. 节目中仅仅介绍蒙古音乐、电影、文化为主题的节目,翌日竟被 JASA(通讯部特别事务局)的华人官员(此人叶氏,是华基政党党员)指控我在节目上搬弄纳吉谋杀蒙古女郎的事件,无可奈何下,唯有将节目录音一字一句翻译成马来文呈上报告给当时的部长过目,结果查办后,虽被赦免了,但从此被「紧盯」的日子更严苛了,而我的手机也因此换了一个又一个,无名恐惧总在处处埋伏。

4. 505大选前两天,回到公司,桌面躺着一封不明来历的黑函,向上司举报,对方冷冷抛了一句:「别闹,当没事发生。」得不到合理的相挺,唯在FB揭发此函,回呛黑势力。505后,顶着让公司「蒙羞」的罪状,停职1周查办,当时听众以为我在大选后度假去了。接着,原本5天的节目被减至3天,在电台的黑暗日子,也没完没了。5. 大选前被告知RTM旗下职员的私人或公众FB专页范围,都被视为机构的专利范围,不可张贴任何讽刺批评国阵的图文,更甚的是,每一天FB贴文都会被监督的华人官员一字一句翻译成国语呈上,终于知道,新闻部铁柜上的黑名单,有个文件夹是记录我「反政府」的行举。

6. 我们跟一般普通子民不一样。每每出席「Bersih 净选盟」1.0,2.0,3.0,「Stop Lynas」、「反GST」等集会之后,一回到公司就被告知,有人 (JASA) 跟踪拍到我在场的照片,即使后来我带上面具和口罩也难逃魔掌,一纸警告再严惩,然后当头当面抛下一句:「我们不会炒掉你,只会让你自己选择离去!」7. 发起「年十五,灯佑苏丹街」迫使纳吉出来发言承诺不拆除老街,事件爆发之后,一再被噤声。8. 2015年4月15日,在节目中介绍「给你一点颜色」专辑,从歌曲牵扯出国家贪污腐败的内容,当下接到电话警告。

下班后再接获一个匿名无声电话,驶出公司出口转角正有辆车子尾随,最后我借故兜转半小时,走过附近的警局,车子消失了。正当驶到住家停车处,几个警员和CSI站在我的泊车位,被告知1个小时前,有人丢掷3颗手制汽油弹,一颗掉在我的泊车位,调查结果只说是顽童的恶作剧,下文却不得而知。9. 「一马丑闻」延烧之后,连带我们这些合约职员(非公务员)严重欠薪、甚至过年前不发薪水、还有因预算出现问题欲取消方言新闻,无计可施下,我私下写文稿给媒体刊登,呼吁华社团体私下向新闻部求助,后来事情解决了,

换来的却是节目一再删减的命运。10. 2017年迎来12年的广播生涯,每一年续约都相安无事,结果这一年合约从一年改成半年,上司给的原因:「为了要监视不听话的人」。而在6月合约届满之际,被告知有听众向新闻部投诉我的节目、上传下达必须删减节目内容、甚至要求交出SPM文凭再重新审核我的合约与履历资格,完全不接受我的STPM、拉曼学院、林国荣大学以及University of Curtin Australia 文凭,再探寻之下,原来一切盘算都为了迎接来届大选,最终目的是将对抗的、不听话的一一铲除。这一回,

知道留下来也抵不过蹂躏,我在电台坚持到最后的一根稻草,终于烧到尽头。我和不少离开RTM的职员一样,曾在制度腐朽的国营机构里,为广播僵持过整整12年,承受过黑函、噤声、压迫、停职,直到去年走出高墙,509大选日一早,静候3个小时的长龙,哪怕是日晒当空,我比谁都亟待投下慎重的一票,于是,投下「希盟」一票。509后,迎来新内阁上阵,承诺在百日新政带来改革,欣慰之余,却有挥之不去的担忧,毕竟国营机构内部60年来,仍有无数且并不为人知的腐朽制度、亲信、主管仍在暗处驻扎。

我回不去了,唯有期许新内阁新部长,为了那些坚持留下为国家机构服务的同行,让他们在毫无畏惧的环境下继续为家国效力,也亟待新政权将盘根老树,连根拔起,重新播种新苗,长出希望之林!曾在RTM腐朽制度下抗争的非公务员DJ,张吉安

农业部将重查国家养牛案

(25-5-2018)

希盟政府如火如荼地重新调查一马公司丑闻之际,农业及农基部今日也宣布,他们将重新调查国家养牛中心案。根据诚信党面子书专页,农业部长沙拉胡丁表示,该部门将重新开档调查国家养牛中心案。

沙拉胡丁说,这是为了兑现希盟承诺,重新调查涉嫌盗用公款的丑闻。沙拉胡丁也是诚信党署理主席和蒲来国会议员。沙拉胡丁昨晚接受《Astro Awani》访问时也提到,他会向内阁建议重新调查这宗恶名昭彰的案件。有意延续养牛计划 报导指出, 沙拉胡丁表示,农业部会重新检视养牛中心计划,若有需要,也会重新推出这项计划,毕竟它有利惠人民的潜能。“我要更客观地看待问题。我们不是为了寻仇,而我察觉,国家养牛中心的初衷是良善和纯朴的。”“有了国家养牛中心,至少我们可以为本地市场提供至少30%的牛肉供应。”

“我有信心年轻人有兴趣从事畜牧业,因此(政府)将会提供援助。”已鉴定有潜能的土地 沙拉胡丁补充,农业部已分别在森美兰、柔佛的昔加末和麻坡,鉴定出有潜能发展的土地。因此,他认为,这项计划可以继续推行。涉及数百万令吉的国家养牛中心计划,是前朝政府第9大马计划下隶属农业部的计划,旨在供应大马40%的牛肉需求。不过,《2010年总稽查司报告》揭露,国家养牛公司的表现不达标。较后,在野党更爆出有关计划是由时任妇女部长莎丽扎的家属所负责。国家养牛公司执行主席是莫哈末沙烈,同时也是莎丽扎的丈夫,而其孩子则担任该公司的董事。

指莎丽扎家人滥用公款 较后,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等领袖也揭露,莎丽扎家人滥用国家养牛中心计划的低息贷款,在国内外购买豪华公寓和资产。不过,2012年,反贪会证实莎丽扎是清白的,而时任农业部长诺奥玛也强调,颁发合同过程没有问题。同年,沙列被控2项刑事失信罪和2项抵触公司法令罪,合共4项控罪,惟3年审讯后,地庭宣判沙列无罪释放。无论如何,莎丽扎的政治生涯却蒙受重创,不但无法续任妇女部长,也连续无缘上阵2013和2018年大选。今年2月,地庭宣判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与前银行书记佐哈里,

涉嫌泄露国家养牛公司银行资料案罪成,遭判监30个月。不过,地庭批准暂缓执行以便上诉。已联系莎丽扎,惟还在等待她的回应。

林冠英说明国债1兆细节,占GDP的80.3%

(25-5-2018)

前首相纳吉昨晚批评希盟政府无凭无据,即发表国债逾1兆令吉,扰乱金融市场后,财长林冠英搬出数据,为他们的说法佐证。他今日发文告表示,单是联邦政府债务与政府担保债务,即达8859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65.4%,与首相马哈迪昨日所提的数额相符:

1. 联邦政府债务为6868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50.8%。2. 一些政府担保的机构无法还债,政府必须代还。这笔数额总值1991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14.6%。
惟他指出,除此以外,联邦政府也须为“公私合伙”(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 PPP)项目,如建校、宿舍、道路、警局、医院等的租赁合约付款,此数额达2014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14.9%。因此,截止2017年12月31日,联邦政府债务总数为1兆零873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80.3%。

讲真话不怕暂时冲击 林冠英续称,即便短期内要面对一些困难,希盟政府选择公布一切数据,供全民检视和明了,同时致力解决问题。“我谨此强调,不管是509选前或选后,联邦政府将继续履行财政承诺。唯一改变的是,新联邦政府选择摊开一切,而且新政府优先考量人民的利益。”“尽管我们需要硬着头皮啃下这块硬骨头,但我们正努力解决问题,而不是坐视事情恶化。”“短期而言,我们决定道出真相,可能引起纳吉不安。然而,我们们相信承认大马真实债务状况,就中期而言,将使联邦政府得以规范和加强国家财务状况。”

数据并无操作或隐瞒 林冠英感谢财政部副秘书长西蒂昭雅(Siti Zauyah Mohd Desa)为首的官员专业行事,提供所有相关的资料。他强调,财政部官员完全没有受到任何政府人物干扰的情况下完成工作,因此所提供的数据没有意图操纵、隐瞒真实债务。“经过这几天密切参与财政部官员的会议,并聆听他们所提出的各项建设性建议及意见,以解决当前这些困难及挑战,我有信心我们能够克服这些问题。”“我重申,我们的经济基本面依然强劲。 金融界稳定、银行业资本充足,而市场上有足够的流动性。”

“我们相信,随着新政府秉持的能干、公信、透明施政方针,投资者对我国的信心将会日益增加。加上新政府的承诺以及全国人民的支持,我们一定能够挽救我们的国家。”希盟政府最近揭露大马国债已逾1兆令吉,而且超过法定顶额,占据国内生产总值的65%。对此,纳吉批评政府领导没有放下“在野党心态”,发言不慎。他昨晚炮轰,希盟首相马哈迪及林冠英不该轻率地发言,而在这种没有提供详情支撑的声明,已经扰乱大马金融市场。

玻拉惹挞伐沙希旦,“若要当大臣就参选州席”

(24-5-2018)

国阵议员集体杯葛阿兹兰的大臣宣誓礼,触怒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玻州拉惹直言批评玻璃市巫统州主席沙希旦,推荐自己的胞弟出任大臣,意在幕后操纵。玻州拉惹进一步表示,他不要委任一名“傀儡大臣”,而沙希旦若要掌握大臣实权,当初就应该在大选时竞逐玻州议席。

“如果沙希旦要(当大臣),他应竞选州席,但他却去攻打国席……这就是问题……我不要内部的秘密外泄。”根据《每日新闻》,端姑赛希拉祖丁殿下是在9名国阵州议员杯葛玻大臣宣誓就职仪式后,如此表示。沙希旦之前推荐,他的胞弟依斯迈卡欣(Ismail Kassim)为新任玻州务大臣。惟端姑赛希拉祖丁(Tuanku Syed Sirajuddin)最终御准,敏冬州议员阿兹兰(Azlan Man)为玻大臣。

“这是在惩罚人民”,巫统反对政府解散五机构

(24-5-2018)

巫统极力反对,希盟政府昨天解散5个联邦政府机构和委员会的做法,并形容此举旨在惩罚人民。巫统策略宣传单位今天发文告批评,新内阁在23日第一次会议中所做的上述决定,较像是对人民的一种惩罚,尤其是腰斩负责处理地方问题的联邦村委会(JKKKP)。

此外,巫统认为,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成立的目的,是为了监督陆路交通运输系统,因此不存在所谓跟陆路交通局(JPJ)功能重叠的课题。为了解决叠床架屋问题,提升效率及节省公帑,新政府大刀阔斧整顿政府架构,解散多个前朝政府的官方单位。首相马哈迪昨天就宣布,联邦村委会、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通讯部辖下的特别事务局(JASA)、国家教授理事会,及表现管理及传递单位(Pemandu)等将会解散。马哈迪时代就已存在 巫统在文告中指出,特别事务局和联邦村委会都是早在马哈迪领导国阵政府时,就已存在的机构。

“也许是真的,政府可以通过革除这些机构的职员,而每年省下5亿令吉。但与此同时,信用评级机构穆迪指出,废除大道的计划也将涉及庞大赔偿。”“联邦村委会在马哈迪执政的80年代就存在,并对人民有许多贡献。”“特别事务局也一样。如果有的话,为何马哈迪如今才发现他的错误和弱点呢?”佳节前突然失去生计巫统也很遗憾,政府选择在穆斯林准备庆祝开斋节之际,解散有关机构和委员会,而把一份“打破他们饭碗”的决定,赠送给他们过节。因此,巫统表示,与其任由有关机构的职员在瞬间失去收入来源,政府不如吸纳他们到其他政府部门。

“记得,我们要为民服务。人民已经选择了希盟作为他们的代言人。”“政府应该运用权力来照顾全民的福祉,而不是通过不理智的决定来展示其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