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内阁成员人选非希盟推荐的!首相:没人反对我的选择

首相敦马哈迪就内阁阵容迟迟没下文事宜,驳斥外界指希望联盟内部争吵,以致最终内阁阵容难产。根据新加坡亚洲新闻台(Channel News Asia)报导,马哈迪说,建议的内阁名单已呈给国家元首苏丹莫哈末五世。

受询及希盟是否内部有争吵,以致无法宣布最终内阁阵容事宜,马哈迪直言:“这不正确。”“我已拟好名单,也将名单呈给陛下。”马哈迪说,尽管希盟成员党已提呈相关人选,但他也遴选一些不在推荐名单内的领袖。“我有询问他们,能否接受我给他们的献议(职位)……很奇怪的是,没什么人反对。“有些人觉得很好,认为我该给这个,给那个……不过当我告诉他们,我决定了人选,他们没异议,接受我的决定。”

目前,诚信党巴里文打候任国会议员拿督慕扎希和诚信党莎阿南候任国会议员卡立沙末确认在名单内。另外,有消息告诉《Malay Mail》,行动党霹雳州主席倪可敏不获推荐为部长或副部长,而这很大可能与他之前发表种族主义言论有关。

林冠英:政府將变卖纳吉私邸搜获的奢侈品

(29-6-2018)

財政部长林冠英表示,从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私邸搜获的大量珠宝、钻石、名牌手提包等,马来西亚政府將会变卖。林冠英接受《美联社》访问时表示,政府將尽力把这些物品化为金钱,並表示与纳吉设立的一马公司(1MDB)发生的投资亏损、资金挪用、贪污相比,这只是沧海一粟。

「我们会尽力將物品尽可能变为金钱,但请记住,与纳吉从国家抢走的金额相比,这些还微不足道,警方搜查出的物品太令人震惊。」「想像一下,如果今天这些巨额价值的物品是在美国揭露,对於像美国一样富裕的国也会感到难以置信,更不用说对於像马来西亚这样的小国,这简直是完全脱离想像。」林冠英说,2015年浮出有关一马公司的指控,以及约7亿美元转入纳吉私人银行户头,这系列事件是大马政治游戏规则的「改变者」。林冠英表示,一马公司丑闻促使92岁的首相敦马哈迪与前任政敌合作,

包括他本人在內的一些希盟领袖,在敦马哈迪第一次担任首相期间遭到监禁。「我敢说没有人会愚蠢到把钱存入首相的个人银行户头,换成是谁这样做都是愚蠢的,但是当我们发现那是事实时,我们感到震惊,简直无法相信。」林冠英表示,如果纳吉在第14届大选获胜,继续担任首相,马来西亚將陷入深渊。「想像一下,如果他们贏得了另一个任期,那么杯子就会被掏空了,半满的杯子可以让我们恢復財务状况和经济活力,使我们能够重振雄风,让大马成为一个充满活力的经济体。」

他说,相信有关一马公司的大部分惊天丑闻都已被揭露,隨著时间推移,会有比较多较小的丑闻曝光。针对下一任首相人选,林冠英表示,我们都知道是谁,这只是时间问题。

狠心儿亲手弒母 母亲伤重毙命

(29-6-2018)

(万津29日讯)狠心儿子竟亲手將母亲杀死!瓜雪副警区主任嘉玛副警监指出,警方是於今午2时32分接获投报,指冷岳乌达玛花园某住宅单位发生一宗冷血谋杀案,而马上派出警员前往现场了解情况。警察抵达现场后马上进入屋內调查,发现死者浑身浴血毙命在厨房。

他说,法医受召前往现场进行调查后,证实现年50岁的死者,头部曾遭人猛刺多刀,当场伤重毙命。警方也根据民眾提供的情报,在案发现场附近逮捕死者年仅20岁的儿子协助调查。「首先揭发命案的是死者丈夫,他当时与幼子祈祷完毕后从清清真寺步行回家,惟在住家附近看见嫌犯全身赤裸,只包裹著一条浴巾逃出屋外,且双手沾满鲜血。」嘉玛透露,死者丈夫马上从后猛追嫌犯,幼子则进入屋內查看情况,赫然在厨房內发现奄奄一息的母亲,立刻向邻居求助拨电向警方投报。警方抵达现场后,马上展开搜查行动,成功在案发附近的丛林,將嫌犯逮捕归案。

他说,落网的20岁嫌犯在家中排行第六,尚有另外4名弟妹,目前待业中。警方目前將嫌犯押解回警局接受进一步调查,並援引刑事法典第302条文调查此案。

匪抢脚车跌死 老妇家属盼警尽快破案

(太平29日讯)遭两名匪徒抢夺「老爷」脚车而跌死的华裔老妇杨莲蓉今日举殯,家属深盼警方尽快將罪犯逮捕归案,勿让丧尽天良的匪徒逍遥法外。死者的侄儿杨子財在丧礼上受询时告知,警方尚未向家属透露此案的最新进展,因为案件仍在调查中。据悉,至今未有嫌犯落网,遭劫走的脚车也还未寻获。

他深切盼望警方能从各方面掌握更多的线索,儘早揪出凶手,让凶手接受法律的制裁,避免更多受害者,同时也希望目击者向警方提供情报,以利案件调查。死者杨莲蓉的告別式是于今早在雨中进行,灵柩在举殯礼后移往太平山庄安葬。这起命案是于本月26日(週二)下午5时许,发生在距离死者住家仅约100公尺的太平保阁亚三华柯路。当时,居住在保阁亚三中三路的杨莲蓉(72岁),推著脚车返家途中,遭到2名共乘摩哆的劫匪从旁抢夺其脚车。拉扯间,杨莲蓉跌倒在地及陷入昏迷,不幸于28日凌晨约2时逝世。

赛哈密宣佈退出巫统

(30-6-2018)

巫统元老兼前內政部长丹斯里赛哈密宣佈,退出巫统。他说,巫统如今变得既自私又不理人民的需求,他不再信任这个党。他今天发文告说,虽然本身来自巫统世家,其已故父亲赛嘉法更是巫统的创党领袖,並参与爭取马来亚的独立,但自己毅然决定退出巫统。

他指出,自己见证过父亲所承受的痛苦和牺牲,其父亲也把对於党的爱和理想传承给他,明確地成为他信仰的核心。「我在过去数十年来对巫统尽忠职守,我认为当时的巫统是有真心关怀巫裔族群,同时也有公平地对待其他族群。巫统不仅是为了巫裔族群,乃至是为无论种族和信仰全民的利益而奋斗。这是我所认识的巫统,我无论晴雨都忠诚地服务於巫统。」他表示,让人感到可悲的是巫统如今已变样,虽然巫统是基於保护巫裔族群、伊斯兰宗教和文化的理念而成立,惟这並不意味著其他的族群、信仰和传统应就此被边缘化。

「我必须沉痛地承认,巫统所建立的意识形態和哲学明显地被扭曲成不懂得包容、自我中心甚至是不再民主。现在的巫统领袖都是在精英背景下成长,他们与草根基层分离和没有去聆听及明白人民的需求。」他说,更糟糕的是这些领袖长期处於「否认症候群」,巫统领袖在近年允许滥权和贪汙,破坏了党的形象、名誉和声望。「巫统不再是我所认识的政党,它变成是为了自己生存,只有丁点甚至是不关心人民自私的政党。」赛哈密表示,巫统的理念已被拋弃,充其量只是既得利益巫统政客修饰的演说。

「尽管如此,巫统政党的原则仍鲜活於我心中,让我感到很讽刺和意识到,我不能再为放弃其原则或理想的政党服务。」赛哈密曾是巫统最高理事会的成员,他在1990年至2013年身为是国会议员,以及在1990年至2009年担任过各种部长职务。他也曾是首相署部长、国防部长、外交部长和內政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