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希盟重夺安顺国席 倪可敏是部长人选

(19-4-2018)

霹雳安顺国席将由国阵原任部长迎战希盟准部长候选人,选民该如何做出抉择呢?木威区原任国会议员倪可汉指出,随着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宣布霹雳行动党主席倪可敏转战安顺国席,

让该席顿时成为举国焦点看头十足。除此之外,林冠英也在现场宣布倘若希盟执政中央与重夺安顺国席,倪可敏将会是部长的不二人选。倪可汉指出,委派倪可敏到霹雳州前线战场迎战原任国会议员马袖强,是州经过深思熟虑后向党中央献议的策略,后来中央议决若希盟与安顺同时胜选将由可敏出任部长一职。倪可汉代表霹行动党力挺中央这项决定,

因为从可敏1999年大选初试啼声到2013年正式成为霹雳州主席,他都参与在其中见证可敏不断成长。选当家又当权部长 至于安顺两强相碰到底该选择哪位候选人,倪可汉给予回应选个当家又当权的部长。他指出,当家又当权的部长要有坚定立场,无论是议会厅外或是在国会里,都该从一而终坚守原则。对于民政党与马华在选区划分课题上U转,

在国会投下赞成票自打嘴巴的行径,倪可汉认为这两党都不是有原则的政党,充其量只是个无牙老虎的部长。另外,他也举例当家又当权的部长理应在部门拨款被削减时第一时间向财政部长反映,但是在平均每年2亿令吉翻种金拨款大砍85%至3千万令吉时,原任种植及原产业部长马袖强却迟迟未见采取行动,经由反对党议员施压后政府才追加拨款。

“虽然倪可敏还没机会担任部长一职,但评估他担任霹雳州行政议员表现,短短11个月政绩包括拨出2500英亩土地让州内独中”以地养校”、发给新村与重组村永久地契、成立非伊斯兰事务组织等,这才是当家又当权部长该有的素质。”因此,行动党促请安顺选民支持倪可敏,也鼓励游子积极回乡投票好让希盟入主布城,促使倪可敏出任部长一职造福霹雳州。

希望联盟P076安顺国席准候选人:倪可敏

(18-4-2018)

民主行动党元老林吉祥于2018年4月13日(星期五)晚上8时在巴生的哥打阿南沙民主行动党第14届全国大选筹款晚宴上的演讲:雪兰莪的伊斯兰党党员和支持者必须决定是否支持哈迪,

以在雪兰莪州州议会中最多赢得一个席位而没有赢得任何国会议席,或者投选希望联盟以终结马来西亚被视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耻辱,恢复马来西亚公共生活的廉洁与正义雪兰莪的伊斯兰党党员和支持者必须决定是否支持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以在雪兰莪州州议会中最多赢得一个席位而没有赢得任何国会议席,或者投选希望联盟以终结马来西亚被视为

《拥抱希望》

《拥抱希望》作词:管啟源作曲:宇珩编曲:陈奕勤製作:宇珩/王詩豪歌手:阿飞、佳旺、方麗庭、刘思延经历过变化 更好或更差下一个未来怎么啦努力的人啊 渺小或伟大一样都付出过代价理想变泥沙 真理被风化这世界到底怎么啦风雨有多大 黑暗多可怕现在还不能放弃啊晴天会到达 绝处会开花希望的力量无限大这一场挣扎 这一道关卡一定可以跨过的啊坚持的浪花 不停的拍打顽石终会粉碎成沙这是你的家 这是我的家我们的 梦想 未来 希望 都会实现啊这是我们的马来西亚里面写着我们擦不走的笔画这是我们的马来西亚世界将会听见我们唱响希望等待或许漫长 一路走得艰难转个弯就有光记得要更勇敢拥抱希望 拥抱希望这是我们的马来西亚里面写着我们擦不走的笔画这是我们的马来西亚世界将会听见我们唱响希望这是我们的马来西亚里面写着我们擦不走的笔画这是我们的马来西亚世界将会听见我们唱响希望#拥抱希望重建家国

Posted by Kini YouTube on Tuesday, April 17, 2018

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污名、骂名和恶名,恢复马来西亚公共生活的廉洁与正义。国会解散之前,民主行动党在雪兰莪的15个州议席和3个国会议席之中,伊斯兰党可以扮演搅局者的角色,理论上威胁万宜区(之前的沙登区)国会议席,以及适耕庄、新古毛和双溪比力这三个州议席。哈迪已经让伊斯兰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支持并跟盗贼统治政权合作的伊斯兰政党。

这个政权让马来西亚半个多世纪以来所享有的国际尊重、钦佩和好评,被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而遭的蔑视和屈辱所取代。我在国会告诉巫统与国阵的部长和国会议员,盗贼统治是“四匪”政府——窃匪、盗匪、攫夺匪和土匪。出乎我预料的是,哈迪领导下的伊斯兰党领导层可能会非常舒适,并且“在家”支持和力顶首相拿督斯里纳吉,

以渡过因涉及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国际洗钱丑闻而引起的国际风暴所带来的不满和谴责。跟纳吉一样,哈迪把伊斯兰党带到新高点。在短短几年内,纳吉把在前5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敦拉萨、敦胡先翁、敦马哈迪和敦阿都拉领导下的马来西亚所拥有的国际声誉和尊敬,变成被视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鄙视和屈辱。哈迪的“成就”和纳吉不相伯仲,

因为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支持并跟盗贼统治政权合作的伊斯兰党,而赢得了国际认可!相比于哈迪曾赞扬民主行动党在1978年伊斯兰党最需要帮助的时刻,是捍卫该党的唯一政党,如今哈迪改变了很多。当时伊斯兰党在吉兰丹的州政府被巫统推翻了。民主行动党曾被伊斯兰党视为伊斯兰教的朋友,根据记载,哈迪说过这一点——“虽然在酒精、

猪肉、伊斯兰刑事法和清真问题上我们有分歧,我们有一些共同点,那就是为了反对腐败、不公正和为所有人争取公义,挺身而出。”然而,哈迪如今尾随巫统领袖、宣传人员和藜麦网络兵团的步伐,指控民主行动党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如果民主行动党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哈迪为什么在2008年领导伊斯兰党达成协议组成民联,

并且在“全民伊斯兰党”平台上跟民主行动党合作,参加第13届全国大选?民主行动党是马来西亚人民的政党,促进我国所有民族和宗教的权利和利益,而且我们的团队中有来自所有民族和宗教的马来西亚人,不论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伊班人、卡达山人和原住民;不论是穆斯林、佛教徒、基督教徒、兴都教徒、锡克教徒或者道教徒。

民主行动党没有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这可由民主行动党领导槟州政府10年的记录来证明。我们为槟州所有马来西亚人的利益服务,不分种族、宗教或社会经济背景。我们不能反马来人或反伊斯兰教,因为这等于反由国内不同种族和宗教组成的马来西亚人。那么,为什么还有坚持制造恐慌的人说,民主行动党是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

即使他们知道这些荒谬的指控是假新闻和错误信息?答案非常简单——这些是和平、和谐、团结、进步和繁荣的多元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的马来西亚的真正敌人,他们要通过种族间的对抗和宗教间的对抗,来制造分裂、隔阂以及不和,因为这是他们保住政权的仅有手段。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混乱的世界,极端主义和狂热主义者希望通过宣扬仇恨、

猜忌、怀疑、排他和冲突来劫持公共舆论和主流的空间。马来西亚人必须清醒过来并意识到,如果他们不准备站出来在国内捍卫和争取中庸,并且拒绝在公共舆论或主流空间有一丝退让,宣扬对极端主义和狂热主义绝不容忍,任何种族、宗教或政治的温和派,都会自动地输给极端主义者和狂热分子。4月18日(星期三),沙地阿拉伯将会有一起重要的事件——

该国35来的第一家电影院将在利雅德开张。为大部分是30岁以下的3,200多万人口提供服务,沙地阿拉伯希望到2030年时,建立350家电影院,拥有2,500多个播放厅。哈迪是否同意这种改革,并主张在吉兰丹设立电影院?民主行动党决定不使用在1969年至2013年的11次全国大选的选票上出现的火箭标志,并不容易,对于所有民主行动党领袖来说,这是一个最痛苦和揪心的决定。

将近50年,火箭已经被认定是为了一个团结、公正、民主、进步和繁荣的马来西亚,而经历艰苦斗争、许多起伏、考验和磨难的象征。民主行动党领袖不曾也不会放弃或背叛民主行动党的原则,并且为了使用希望联盟的共同标志而不使用火箭标志而挣扎,因为第14届全国大选可能是几十年来改变联邦政府的唯一机会,同时让马来西亚跨出第一步,

成为一个正常的民主国家,选民可以通过投票箱和平民主地改变政府,不必遭受暴力、混乱或灾难的威胁。我们不仅要求个别候选人和民主行动党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胜选,也要希望联盟的4个成员党——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诚信党和土著团结党的所有候选人,在第14届全国大选时能在222个国会议席中赢得简单多数席位,

以组织马来西亚下一届的联邦政府,并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一个失败的流氓盗贼统治国家。民主行动党决定不使用火箭标志,改用希望联盟的蓝眼睛共同标志,这是民主行动党最大的牺牲,也是希望联盟最高的战略和改变游戏规则的转捩点,以大声传达一个清楚的信息,表明是时候让所有马来西亚人-——包括360万巫统党员和100万伊斯兰党党员 ,

超越种族、语言、宗教甚至政党,共同拯救马来西亚,回归《马来西亚宪法》和像《国家原则》这样的主要国家建设文件中列明的基本原则,重新制定国家建设的政策和方向,让马来西亚成为世界上一个团结、民主、公正、进步和繁荣的顶级国家。

林吉祥:马来海啸五个面向

(17-4-2018)

民主行动党元老林吉祥于2018年4月16日(星期一)晚上9时在安顺的安顺民主行动党讲座上的演讲:马来海啸的五个方面将成为2018年5月9日第14届全国大选的突出特点

昨天,首相纳吉警告马来人和土著不要在即将到来的第14届全国大选引发马来海啸,因为这会危及他们的权益。这跟纳吉在仅仅10天前所说的相去甚远,即他没有预见第14届全国大选会发生马来海啸。纳吉开始明白“一个星期在政治上很长”的常理了,而在5月9日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的投票日,距今仍有3个星期的时间。

两年前的2016年5月9日,菲律宾人民更换了他们的总统。一年前的2017年5月9日,韩国人更换了他们的总统。马来西亚人是否会在今年5月9日创造历史,更换马来西亚首相和马来西亚政府?5月9日是否能够见证敦马哈迪出任马来西亚的第7任首相,而拿督斯里安华成为第8任首相?当安华离开双溪毛糯监狱时,谁会入狱呢?

5月9日时会不会看到著名的马来西亚前6位首相——东姑阿都拉曼、阿都拉萨、胡先翁、马哈迪医生、阿都拉和纳吉,按照拉曼(RAHMAN)的字母顺序排列的预言终结;跟着启动另一个预测新系列首相的新预言——从敦马哈迪和拿督斯里安华担任第7和第8任首相开始?这意味着预测马来西亚新系列首相的第二个语言将以“MA”开始,

它可以是马来西亚(MALAYSIA)、马哈迪(MAHATHIR)或其他可能的词语。只有在5月9日发生马来海啸,马来西亚才会缔造历史,这将破解纳吉和巫统与国阵的宏图大计,以在第14届全国大选成为大赢家,甚至重新获得三分之二的大多数国会议席,恢复巫统在马来西亚国家政治中的霸权地位。巫统领袖、宣传人员和藜麦网络兵团已经从否认

第14届马来西亚全国大选可能发生马来海啸,转移到新的位置,抨击马来海啸将成为马来人的厄运,以试图在马来人群中制造恐惧。这些谎言、假新闻和错误信息就像过去几十年他们试图妖魔化我的堆积如山的谎言、假新闻和错误信息。我已经被指责为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反受华文教育的华人、反受英文教育的华人、反印度人、反基督教;

导致1969年5月13日的骚乱;是共产主义者、是包括中央情报局、克格勃、军情五处、澳洲安全情报组织在内的多个外国势力的鹰犬;接受马哈迪给予的10亿令吉、大亨郭鹤年的1亿令吉和以色列资金来源超过1亿令吉;给予新闻门户网站4000万令吉;付予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1亿令吉以对抗雪兰莪苏丹;我支配和运作希望联盟;

在希望联盟赢得第14届全国大选时想当首相;要解散马来军团;摧毁马中关系的假消息、谎言和妖魔化言论,以及一连串令人难以置信的假新闻、错误信息和彻头彻尾的谎言!马来海啸将成为第14届全国大选的突出特点,它会有以下五个方面:首先,这将会表示巫统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遭到拒绝,但是这并不代表马来人的厄运。

我曾与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一同工作,和马来西亚第三任首相敦胡先翁有接触。当时他们已经退位,他们对于巫统正在走着的方向而感到沮丧。我现在与马来西亚在位时间最长的首相马哈迪共事,因为如今在纳吉底下的巫统已经太过分了,他们只会顾及纳吉的密友和其盗贼统治同伙的利益,而赔上了一般马来人和马来西亚人的利益,以及国家的好名声与荣誉。

谁可以相信东姑阿都拉曼、敦胡先翁和敦马哈迪,这三个总共担任马来西亚首相40余年的人,会违背马来人的权利和利益?当然不能。现在的马来西亚在纳吉底下已经遭到蔑视,并被全世界用怀疑的眼光将其视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而不是享受由前五任首相领导下的建国40多年期间,所奠定的国际荣誉、敬仰和尊敬。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击败巫统和拯救马来西亚,这将使马来西亚能够加入日本、印度、韩国、台湾、甚至是印尼和菲律宾等正常民主国家的行列,让选民能行使其宪法权利,在不受暴力、混乱或灾难的威胁下,可以依据自己的选择,和平地和民主地投选政府。第二,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马来海啸击败了巫统,

并不一定代表巫统的毁灭。这让巫统有机会进行自我改革,使其在马来西亚的政治符合时宜。如果在其他国家主导了国家成立前数十年政治的政党,如日本、印度和台湾,可以恢复它们的相关性,并在随后的选举中重新掌权,巫统会否无能为力呢?在布城的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将证明它更有能力并成功地照顾所有马来西亚公民的权益,

无论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人还是原住民。因为由公正党、诚信党、土团党和民主行动党组成的希望联盟,不想只成为一届的政府,而是想成为不仅仅是第14届全国大选入主布城的马来西亚政府,还要享有全国选民的信任,以便在第15届全国大选、第16届全国大选以及之后的全国大选,获得选民的委托在布城组建马来西亚政府。

第三,马来海啸并非意味着要去除马来土著机构和解散或关闭像联邦土地发展局、联邦土地统一与复兴局、玛拉和朝圣基金局的机构,而是要让它们更成功和具有竞争力,以服务于其原有的使命,而不是成为“俘虏”机构,以服务于纳吉的密友和窃国盗贼同伙的利益。第四,马来海啸并非反华人、反印度人、反卡达山人或反伊班人,而是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

马来西亚公民海啸中最好的一部分,旨在重新设定国家建设政策和方向,以实现独立世代和马来西亚立国首10年的第一代人的马来西亚之梦,让马来西亚成为一个团结、和谐、公正、民主、进步和繁荣的马来西亚,受到世界公认为在人类发展的每个领域都是顶级的国家,而不是像目前朝一个失败、流氓和盗贼统治国家的轨迹迅速下坠。

第五,马来海啸是为了将马来西亚从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污名和恶名中解放出来,因为没有哪个宗教会接受他们的领袖是盗贼统治群体的四匪中的一员——盗匪、劫匪、土匪和攫夺匪。 这不是关于反伊斯兰教、反佛教、反基督教、反兴都教或反锡克教的课题,而是使马来西亚成为世界楷模的一个重要步骤,以展示一个拥有不同种族、宗教、

语言和文化的国家,如何可以善用汇集在马来西亚的不同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的精髓,建立起一个宽容、道德、有礼、进步和成功的新文明。

黄书琪弃州转攻居銮国席,周忠信上阵明吉摩

(15-4-2018)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日宣布, 原任士乃州议员黄书琪将出征居銮国席,而甫加入行动党的社运人士周忠信会攻打明吉摩州席。林冠英今日是在居銮一场活动,做上述宣布。

居銮原任国会议员为刘镇东,明吉摩原任州议员则是陈泓宾。本届大选,刘镇东将转战亚依淡对垒马华署理主席魏家祥,而陈泓宾则受委到士姑来,取代前柔州行动党巫程豪在当地守土。

张念群留古来,陈泓宾守士姑来,巫程豪前景不明

(15-4-2018)

行动党今晚宣布柔佛一国四州候选人,其中最受瞩目的古来国席维持由原任议员张念群上阵,而士姑来州席则由原任明吉摩州议员陈泓宾竞选。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晚在峇株巴辖举行的造势大会上,

一举宣布古来国席、帆加兰州席、利民达州席、永平州席与士姑来州席5名候选人。除了陈泓宾转战士姑来,其他一国三州席都是由原任议员上阵。今晚宣布的候选人是:古来 – 张念群帆加兰 – 颜碧贞利民达 – 陈正春永平 – 周碧珠士姑来 – 陈泓宾 林冠英拒评巫程豪动向着这项宣布,原任士姑来州议员巫程豪上阵机会顿时蒙上阴影。

巫程豪也是前柔州行动党主席,此前行动党已多番献议巫程豪转战拉美士国席,但巫程豪拒绝献议,只是坚持要留守士姑来。数千民众出席今晚的行动党街头演讲。在宣布后,林冠英接受记者追问巫程豪的动向时,不愿置评,只要求记者等待明日的记者会。而陈泓宾接受记者访问时,则淡化“徒弟打师父”之说。“现在不是徒弟打师父,只是换一名候选人。”

询及是否担忧行动党士姑来基层反弹,陈泓宾相信,基层能成熟地接受党的决定。“我相信基层有足够成熟来接受这个布局。这个是党的布局,我不便评论太多。”陈泓宾原本表明要留守明吉摩州席,但最终被迫接受党的布局转战士姑来。还剩下3国2州席未公布目前,行动党在柔佛还剩3国2州未公布候选人,国席是拉美士、居銮及依斯干达公主

(原名振林山);而州席则为彼咯及明吉摩。在宣布候选人前,林冠英在演讲中强调,团队合作十分重要。他要求民众支持柔佛行动党的候选人排阵。“(柔佛行动党州主席)刘镇东代表民主行动党精神,在亚依淡硬碰硬……我们要有领袖参加这个队伍。我时常强调,无人能独当一面,一人做不到东西,我们要的是一个队伍。若你不能成为队伍一部分,

你就不能贡献,你就不能确保我们成功地完成使命。”“槟州十年来有杰出亮丽表现,不是靠林冠英一个人,是我们整个队伍。同样,我们要执政联邦及柔佛,也要使用同一个原则,不是靠一个人,是要靠团队,靠队伍。”“只有集体决定、集体负责,我们才能成功。我举例,我们足球队有11个人,对方只是一个人,而且是球星梅西,你说谁会胜出?”

“同样的道理,你怎样厉害都好,也不能打赢一个团队。我相信,这几年,在我的领导及刘镇东领导下,我们已经凝聚所有的力量成为一支强大队伍。由于我们有团队精神,行动党是最稳定的在野党。”“行动党强,不是因为林冠英强,不是(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在,不是因为刘镇东帅。这是因为我们的队伍强,这是我们的人选,他们不代表个人,

他们代表的是火箭、希盟及3000万马来西亚老百姓。”陈泓宾追随巫程豪多年陈泓宾在2004年加入行动党,之后一直追随巫程豪,担任其助理多年。两人原被视为一对政治师徒。不过,2013年大选后,两人关系生变。2014年柔佛行动党改选,刘镇东挑战巫程豪州主席职,陈泓宾被视为刘镇东旗下大将。最后,巫程豪中选为州委,但输掉州主席职,

而陈泓宾则因背负“叛徒”骂名而败选。翌年,柔佛行动党再次改选,刘镇东蝉联州主席职,巫程豪这次则连州委也保不住。去年11月,行动党中委会重选,巫程豪黯然落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