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集团推「赌球配套」 招揽中国富豪来马赌球

(17-6-2018)

你来赌我送娱乐!本地非法赌球集团在2018俄罗斯世界杯期间,招揽中国富豪来马「赌球」,更在球赛结束后免费带赌客「风流快活」。据本报记者探悉,中国政府近年来严厉打击非法赌球集团和非法赌球网站,令到一些中国「球迷」无处可赌。

本地非法赌球集团看准商机,推出一系列的「赌球配套」来招揽这批无处可赌的中国富豪,前来马来西亚边赌边玩,更免费帮他们办理旅游签证。据悉,这些富豪来到我国享有贵宾般的待遇,赌球集团不但会聘请一名专业司机,以豪车载送他们到隆市一带知名购物商场消费,更会安排一位美女公关陪同在侧,帮助他们翻译或处理琐事。「赌球集团在隆市一带租下一个独立式洋房,將洋房改装成贵宾室让赌客观看球赛,里不但备有美食和美酒,还有服务员负责招待他们。」此外,这名消息人士也透露,

指赌球集团在球赛结束后,会带这些赌客去风月场所寻欢作乐。惟因安全理由,集团会安排公关全程陪同在侧,一旦遇上赌客喝醉时可协助司机载送他们带回家,在遇到警察设立路障时也能出面帮忙解决。消息表示,为了確保这批赌客个个尽兴而归,赌球集团在开销方面可谓不手软,单是专业司机每个月就有一万令吉的酬劳,而保姆的薪水也不低,也有3000令吉。赌博集团开出那么高的价钱,为的就是让这些员工能提供最优质的服务让赌客满意。「当司机或保姆不容易,有时一些酒量差的赌客喝得烂醉时会在车上呕吐,

这时司机就需要自行清洗,而保姆也需要打理赌客的脏衣物;有些赌客醉酒后甚至会发酒疯,所以必须保护好他们的安全,不能让他们受伤。」

屡遭暴窃 老字号店家恐面临结业

(17-6-2018)

大山脚余水清路大街老店屋沦为盗贼、宵小行窃的「囊中物」,导致商家损失惨重,甚至连保险业也闻街名色变,若店內没有装置齐全的保安系统和符合条件的设备將不受保,加上频传下个月新业主接手整条街的店屋,一些老字號店家將面临「悬磬」结业!

大山脚余水清路(Jalan Datuk Ooh Chooi Cheng)10多家店屋,90%都是百年老字號,有不少是已流传三代的家族生意。由于该处治安亮红灯,宵小年月不断的暴窃店屋、外劳抢饭碗等事件发生,让商家的生意受创,再加上频传新业主接手產业,多家百年老字號或在下个月面临结业危机,消失在这条老街。老字號富志钟錶店第三代传人许美娟(53岁)受访时指出,上週一该店深夜被宵小进店暴窃,上午10时她与妹妹来上班时,才发现店內不见了一些名錶,后门也被撬开,才惊觉进贼。

「整条街几乎每一间老店曾有过2至3次被暴窃的经歷,其实报警也没有用,警方没有办法捉到这些人。」她说,每次被宵小暴窃后,本身都会损失惨重,大约有1万余令吉,有些店家则损失达2万令吉,甚至更多。询及是否有安装闭路电视时,她表示,由于店面是租的,每月租金800余令吉,如果要装闭路电视,也需要一大笔钱。她形容,整条老街的店屋都是宵小的「金矿」,店家对被盗一事已经麻木不仁,就算交警总部在同一条又如何,宵小根本不把执法警员放在眼內,胆大胞天的造案。

至于是否投保,她说,这条被老街被宵小光顾早已经闻名大山脚,保险业者告知,如果店內没有保安系统和符合条件的设备就不受保,就算是受保,价格也很昂贵。「不暪说,这一排老店屋已经被人收购,下个月如果与新业主谈不妥租金,相信很多老字號的店屋都会面临结业。」询及老店家都是做外劳生意,她说,外劳只是要购买便宜货,不懂好品质的手錶。大山脚余水清路大街老店屋靠近威中交警总部,依然经常遭宵小光顾。接手祖业的隆德钟錶与眼镜综合店业主何美莹表示,在这里营业70多年,

共进贼3次,首次损失5万余令吉,这些宵小是连续来偷名錶和名牌墨镜。她说,宵小偷的都是顾客拿来维修的名錶,所以他们还要做出赔偿。標华钟錶店东主黄来宝指出,店內进贼3次,首次是10年前,今年5月3日和6月10日,损失1万余令吉。「不只是钟錶店进贼,这一排各行各业的店屋都进贼,损失惨重,希望警方尽快逮捕这些贼。」老字號明正钟錶东主许明正指出,钟錶业是家族生意,在这条老街已经四代同堂,但是这里的老店经常被宵小光顾,他希望警方经常巡逻。另一方面,

峇眼拉浪行动党元老马振源指出,他接获大山脚余水清路大街老店屋进贼的个案已经有4至5宗。他希望警方可以尽快行动,不要让这些店家严重受损。

4匪徒劫保安员财物 警方9小时后逮一人归案

(17-6-2018)

4名匪徒趁清晨时分,手持巴冷刀闯入一个住宅区保安亭,抢走保安员財物;警方接获投报后马上展开侦查行动,在案发9个小时后,成功逮捕其中一人归案!冼都警区主任慕努沙米助理总监指出,这宗案件是於本月16日清晨3时26分,在甲洞鹰路(Jalan Helang)一个住宅区保安亭发生。

警方接获一名46岁巫裔保安员投报,指他当天独自一人在保安亭站岗时,突然来了4名分乘2辆摩哆的巫裔男子,持刀威胁他交出身上財物。他说,这4名劫匪不但抢走保安员身上的財物,其中一人更走进保安亭內大肆搜刮值钱物品,拿走其同事放置在抽屉內的手机,在逃走时也將受害者的摩哆驾走。「这4名劫匪在干案时皆身穿长袖上衣和长裤,且戴著全罩式头盔,因此保安亭內的闭路电视无法拍摄到他们的样貌,只录下整个干案过程。」慕努沙米表示,警方在接获投报后,马上派出警员展开侦查行动,

成功在当天中午12时15分掌握其中一名嫌犯身份,拉队前往增江北区一个人民组屋单位进行突击行动,成功將嫌犯逮捕归案。他说,落网的嫌犯为一名32岁的巫裔男子,警方也在嫌犯住家內起获大批赃物、干案工具和一辆相信是用来干案的摩哆。他透露, 警方將援引刑事法典第395∕397 条文(结伙∕持械抢劫)调查此案,目前正追缉其余在逃同党。

西蒂偕同夫婿女儿 开斋节拜访敦马夫妇

(17-6-2018)

马来乐坛天后拿督西蒂诺哈丽莎偕同夫婿,带著女儿,在开斋节第二天拜访首相敦马哈迪夫妇。西蒂诺哈丽莎昨日在面子书上载数张与马哈迪和西蒂哈斯玛夫妇的合照,包括其中一张西蒂诺哈丽莎抱著女儿茜蒂阿费亚卡立,与马哈迪一同坐在沙发上。

她在留言写道,很荣幸可以和马哈迪和西蒂哈斯玛一起过节。茜蒂和老公拿督K在2006年结婚后,於今年3月诞下女儿茜蒂阿费亚卡立。茜蒂过去一直视为敦马哈迪的支持者,並曾在马哈迪批评前首相纳吉领导时,遭巫统领袖驳斥时,公开对马哈迪的支持和讚赏。她曾这么形容说:「敦马哈迪过去的领导,带领了马来西亚跨越各种挑战,让马来西亚闻名国际,我们都应该珍惜,且视为榜样。没有前辈,就不会有我们这些后辈。」

林吉祥:巫统还有谁敢把纳吉“叮”出局?

(17-6-2018)

行动党候任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挑战各阶级巫统党员,开除巫统前主席拿督斯里纳吉。林吉祥今日发表文告时说,除了巫青团长凯里,巫统再没其他领袖对纳吉的领导“有毒”,包括透过一马发展公司(1MDB)破坏国家声誉,和维持分裂人民的种族与宗教政治事宜,感到遗憾。

“巫统和国阵在第14届大选‘惨败’至今已5个星期,但是纳吉、巫统整个领导层和基层仍处于不肯面对事实,至今,只要有一人正式承认1MDB丑闻是巫统在第14届大选的致命伤。他表明,其言论并非针对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一人。他说,巫统54名国会议员及360万名党员,对1MDB丑闻听而不闻,保持沉默。他重提纳吉在过去的巫统大会上,发表煽动性言论攻击行动党,指第14届大选将会是行动党与巫统的斗争,而巫统还制造种族恐慌,声称马来人会失去政权。因此,他提醒巫统党员,

除非解决丑闻,否则巫统领袖所玩弄的种族与宗教牌,将决定巫统的未来。另外,林吉祥以“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标语,向巫统党员说明,行动党是捍卫大马人权益的政党。他补充,行动党希望希望联盟未来能公平在大选竞争,以保障大马人利益。“换言之,希盟政府需证明比巫统和国阵好,特别是照顾全民各族的权利和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