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中莱厚颜无耻 公然撒谎

(20-3-2018)

Siri Ceramah KERAJAAN BARU, HARAPAN BARU DAP Perak 霹雳州民主行动黨新政府,新希望巡回座谈会 23/3/2018 @ 7:30pm (Jumaat 星期五) 安顺大钟楼(斜塔)Teluk Intan Menara Condong

Siri Ceramah KERAJAAN BARU, HARAPAN BARU DAP Perak 霹雳州民主行动黨新政府,新希望巡回座谈会23/3/2018 @ 7:30pm(Jumaat 星期五)安顺大钟楼(斜塔)Teluk Intan Menara Condong

Posted by 新闻之窗 on Monday, March 19, 2018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3月19日(星期一)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马华历来的全部十一任总会长和代理总会长都不会像马华现任总会长廖中莱昨天在柔佛再也所做的事,竟然能这样道德沦丧,如此低贱厚颜无耻地公然撒谎,这只是在印证他的“廖同善”的称号。

根据马华喉舌《星报》的报导,廖中莱攻击民主行动党,指控民主行动党在上届大选获得华社的大力支持,囊获85%的华裔选票后,就把华裔的支持视为理所当然。廖中莱在柔佛再也的马华第十四届大选动员大集会上表示,民主行动党不能也不会捍卫华社的权益,他并表明:“民主行动党在上届大选大胜后说道,它并不代表华社”。

我不相信马华历来的十一任总会长和代理总会长,即敦陈祯禄、敦林苍佑、谢敦禄、敦陈修信、李三春、梁维泮、陈群川、敦林良实、黄家定、翁诗杰和蔡细历医生,会像现任马华总会长“廖同善”那样,可以低贱到在昨天在柔佛再也厚颜无耻地公然撒谎。民主行动党不曾说过它并不代表华社。我们表明我们不只是代表华社,我们也代表马来西亚全民,因为我们代表和为马来西亚全民发声,不看种族、宗教或区域。

这样的声明是否对马华第十二任总会长太难明白?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愿意来到马华大厦为廖中莱免费上课。他只要定下日期时间就可以。廖中莱昨天在柔佛再也的所作所为无非只是国阵领袖最拿手的双面人把戏:马华领袖会指控民主行动党背叛华裔,而巫统领袖会持续妖魔化、散播有关民主行动党的谎言和假新闻,说我们是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和要成立一个马来西亚基督国。

廖中莱是否可以解释我怎么会既反华人又反马来人呢,我怎么会既要反伊斯兰教,又要成立一个马来西亚基督国,当我连基督徒都不是?廖中莱作为马华总会长已经至少缔造了三项新“历史”。第一,尽管马华宣称是一个代表马来西亚华裔的政党,但在廖中莱的领导下,它却缔造马华三位最高领袖,即马华总会长、马华署理总会长和马华总秘书全都在巫裔选民占多数的选区上阵的历史,这让人不禁质疑他们是否真的在内阁代表华裔,还是在华社当中代表巫统领导层!

第二,这是马华署理总会长第一次充当巫统的“忍者刺客”,去抹黑民主行动党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的声誉和公信力,并凭空捏造200亿令吉的槟州海底隧道贪污丑闻,而他这样做的目的只是要转移对拿督斯里纳吉的500亿令吉一马公司丑闻的视线,它已经导致马来西亚被全世界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廖中莱作为马华总会长是否有缔造第三项“历史”呢?

且让廖中莱自己说。我会建议廖中莱去阅读郭鹤年的回忆录,这位马来西亚富豪在书里强调导致国家兴衰的两个元素的其中一个,这也适用在个别政治领袖身上,就是道德沦丧。廖中莱是否已经完全道德沦丧,以致于他不能再分辨是非,所以他会厚颜无耻地公然撒谎?


国阵媒体双重标准 抹黑林冠英和槟州政府

(20-3-2018)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19日在槟城乔治市光大发表的文告:双重标准的经典案例 – 和国阵领袖拍照没问题,但和我拍照就有问题,奉劝国阵媒体, 要是你住在玻璃屋里头,请别朝玻璃屋丢石头。国阵透过其所控制的媒体及相关机构,采取恶毒的政治逼害行动,以破坏槟州政府的形像,并以不实的谎言,指63亿令吉的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工程存有舞弊成份,来抹黑槟州首长及州行政议员。

截至目前为止,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和反贪委员会都无法回答或证明以下这3个问题。这项透过公开招标发标的计划是要怎么贪污?即便该付多少费用予承包商也不是由州政府自行决定而是由同样透过公开招标委任的独立工程调查机构所决定。截至目前也不见独立工程调查机构被反贪会逮捕。我谨此挑战国阵,指名道姓到底是哪位槟州政府领袖在这项计划中贪污受贿了数百万令吉。

国阵没胆量指名道姓,完全与希盟各领袖在1MDB金融丑闻课题上勇于指名道姓到底是哪一位领袖牵涉在背后,是谁让大马遭冠上欺世盗国恶名的揭发方式截然不同。如果希盟政府敢于这么做,为何国阵或魏家祥会如此惧怕?证实这是国阵的谎言,国阵称有关得标的公司不符最低缴足资本3亿8100万令吉的要求。而以州秘书拿督斯里法力占为首的招标委员会,是透过公开招标发标该计划给Zenith,到底是如何不符最低缴足资本3亿8100万令吉呢?即便大马反贪委员会(MACC)在这项不存在的丑闻中如何不公平纠缠骚扰槟州政府,也不曾质疑过Zenith财团符合3亿8100万令吉缴足资本这项事实。

国阵媒体在无法回答上述3道问题后,就企图将我连接到被揭露缴付2千2百万令吉给据说是亲国阵的人士的事件上。 这真是廉洁的无辜者当灾(这里指的是槟州政府),当与国阵有关的罪魁祸首收取了2200万令吉,我们却成为了代罪羔羊。国阵媒体为了替国阵漂白,现在编故事影射说涉嫌收下1千900万令吉的印裔商人是我的好朋友。这是一个公然的谎言。国阵媒体单凭一张合照片就影射他是我的好友,并称他曾与我打过交道。

但这名印裔商人和其他国阵领袖合照却没有问题的。这根本是典型的双重标准– 跟国阵领袖合照没有问题,但是跟我合照就有问题。单凭一张照片而做出指控,这不只是荒谬的也是恶心的,甚至把一个亲国阵人士摇身变成了我的好友。我说过,我曾经与很多人合照过,甚至记不得多少次,或每一次的合照地点在哪里。我曾经在不同的情况下与他人合照, 包刮在车内。国阵媒体到底是从有关当局,或者是从涉嫌向Zenith Consortium收取1千9百万令吉的印裔商人处获取这些被泄露的照片?

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有超过2张我与这名印裔商人的合照,甚至可能还有更多我和他太太及家人所拍摄的照片。所以,对我来说再平常不过的事,都会引导国阵媒体接下去追问我为何会和他的太太及家人合照。与他合照、与他太太及家人合照,就能够证明我们关系密切吗? 如果与他的太太合照就会让我们成为密友,那请问国阵媒体们,你们会不会刊登(如附档中)这名印裔商人的太太与其他国阵领袖的合照?国阵媒体会否拿着这些合照,去向国阵部长们寻求解释?

看着他太太与众多国阵领袖的合照,这很清楚说明了他们是国阵的中坚支持者。难怪这名印裔商人能被委任成为一家主要上市公司的董事。因此,我谨此奉劝国阵媒体们,尚若你们是住在玻璃屋里头,就请记得别朝玻璃屋丢石头。再说,我也曾经与吴春来合照。吴春来是一个与“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关系密切的破产者。按照国阵莫名的逻辑,槟州首长岂不是吴春来的好朋友,而我,也是与一马机扯上关系了?

然而,我与吴春来的合照无阻他在2013年大选期间,利用一马机构的4000万令吉到处派钱,尝试在我的州选区亚依布爹击败我。到底吴春来的4000万令吉是从哪里来的?吴春来从来没有解释过,国阵的媒体也从来没有过问。若这名印裔商人及他太太在下届大选重复吴春来所对我做出的事,我绝对不会感到惊讶。我最后一个问题是,到底是谁把这些照片提供给国阵的媒体。这些照片只存在被反贪污委员会逮捕的印裔商人的手机里头。

即便是我,我也没有这些照片。国阵试图把他们的丑闻转变成希盟丑闻的企图是发挥不了作用的。人民看到国阵政府在统治一个全球性的盗贼国。


派更多青年和女性上阵 盼杨美盈与杨巧双打进国会

(19-3-2018)

Siri Ceramah KERAJAAN BARU, HARAPAN BARU DAP Perak 霹雳州民主行动黨新政府,新希望巡回座谈会 23/3/2018 @ 7:30pm (Jumaat 星期五) 安顺大钟楼(斜塔)Teluk Intan Menara Condong

Siri Ceramah KERAJAAN BARU, HARAPAN BARU DAP Perak 霹雳州民主行动黨新政府,新希望巡回座谈会23/3/2018 @ 7:30pm(Jumaat 星期五)安顺大钟楼(斜塔)Teluk Intan Menara Condong

Posted by 新闻之窗 on Monday, March 19, 2018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3月17日(星期六)下午1时在新山适都浪的民主行动党咖啡店座谈会上的演讲:民主行动党将会在第十四届大选派遣更多的青年和女性在国会和州选区上阵,我也期待看到杨美盈和杨巧双能成为新一届国会的新任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

我刚才问你们当中有谁是比我年长的,结果有两个人举手表示他们的年纪大过我。所以,我们三人是这次聚会中最年长的,但尽管我们已是七旬或八旬的人士(而敦马哈迪更是九旬人士,还有四个月的时间他就会来到93岁了),年届七旬、八旬和甚至是九旬的马来西亚人民,都和新一代的年轻马来西亚人,无论他们是青少年、二十多岁还是三十多岁,都有一个马来西亚梦想要实现,不是为着我们的缘故。

对我们这些七旬、八旬和九旬的老人家而言,而是为着我们的儿女以及我们的子孙,还有这个国家的缘故。我们都要马来西亚成为一个更团结、和谐、包容、发展、进步、富裕以及民主的国家,一个马来西亚全民,无论是来自哪个族群、宗教、政党或阶级的,都能引以为荣的国家,因为她是一个在各个领域都有世界级表现的国家。

但现有的情况却不是这样,马来西亚在历经六十载的国家建设后,已经辜负了马来西亚人民,还有我们在人类卓越和成就上都落后于其他国家。我们在过去六十年已经迷失了我们的方向,那些当初在经济、教育和政治层面上都比马来西亚落后的国家如今都已经在所有领域上超越我们,这些国家不但变得更富裕和更发展,也较少贪污和更民主。

并在良好管治和法治的原则上更受尊重。第十四届大选将会是来自各个族群、宗教、政党或年龄层的马来西亚人民将这一切矫正过来的时候,重新起动国家建设的政策和方向,并回归到和谐、包容、中庸和体制制衡的根本原则上,将马来西亚塑造成一个在每个领域都有世界级表现的顶尖国家,而不是沦为一个受到其他国家耻笑及讥讽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


马华民政无法施压内阁 指示MCMC对付拉惹柏特拉

(19-3-2018)

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城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3月19日2018年 在吉隆玻发布文告:马华与民政党无能, 无法向内阁施压,指示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对拉惹柏特拉对郭鹤年资助行动党推翻国阵政府假新闻采取严厉的行动。此举是另一项违背真理及公正的事项。

行动党强烈谴责马华与民政党无法向内阁施压,指示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对拉惹柏特拉对郭鹤年资助行动党推翻国阵政府假新闻采取严厉的行动。此举是另一项违背真理及公正的事项。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不但没有下罚单,还只是下令拉惹柏特拉把3篇有关大马首富郭鹤年的文章因违反了通讯及多媒体第233条文而撤除, 有如在他手腕轻轻地拍一下。

就算拉惹柏特拉无法证明他的指控,数位巫統最高领袖如首相纳吉,巫統总秘书东姑安南,最高理事会成员如纳兹里, 达祖丁拉曼,阿莎丽娜都攻击了郭鹤年。马华公会总会长廖中莱曾公开承诺会对巫統最高理事会成员或拉惹柏特拉采取行动。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行动。 这就是一个“无牙老虎”的例子,屈服于巫統威严岂能发威?

若马华无法要求内阁采取严厉的行动以重罚对付拉惹柏特拉, 那不需要期望巫統领袖会道歉或撤销对郭鹤年及行动党所做出的假控诉。马华如何在大选为选民, 尤其射华社履行他们所做出的承诺?


承包商清盘牵一发动全身,倪可汉忧动漫影城成白象计划。

(18-3-2018)

VIDEO: 霹州国阵再添丑闻!🔥🔥😱

VIDEO: 霹州国阵再添丑闻!🔥🔥😱

Posted by Kini YouTube on Saturday, March 17, 2018

承包商清盘牵一发动全身,
倪可汉忧动漫影城成白象计划

怡保动漫影城(MAPS)的主要承包商兼主要股东Sanderson Design Group,于2018年2月15日被吉隆坡高庭谕令清盘。由于动漫影城的公司结构复杂,这项判决也意味着动漫影城资金运作或受影响。

木威区国会议员拿督倪可汉解释,怡保动漫影城的主要承包商Sanderson Design Group,透过拥有RSG MAPS有限公司70%股份,成为怡保动漫影城乐园的主要股东。他指出,这是因为 RSG MAPS持有动漫影城经营公司Animation Theme Park有限公司的49%股份,而另外的51%股份则由霹雳州政府官联公司Perak Corporation Berhad属下的一家子公司PCB Development有限公司持有。由于公司结构环环相扣,因此其中任何一间公司面临清盘,都将会导致动漫影城的营运大受影响。

此外,根据马来西亚公司委员会(SSM)的资料显示,怡保动漫影城经营公司Animation Theme Park有限公司向艾芬银行(Affin Bank)贷款高达2亿8千万令吉尚未付清。

因此,也是实兆远区州议员的倪可汉最近特意造访怡保动漫影城,发现动漫影城平日只有不到200名访客,而且自从2017年6月26日动漫影城开放后,园内其中一半游乐设施至今依然未开始操作。倪可汉质疑,这些情况是否是和Sanderson Design Group的财务状况有关?他相信动漫影城的每日营运成本必定高过收入,倘若这情况持续下去动漫影城将会蒙受巨额亏损。

倪可汉质问,随着Sanderson Design Group被勒令清盘,怡保动漫影城是否会成为另一个白象计划,进而使州政府蒙受巨额亏损?由于霹雳机构(Perak Corp)全权拥有PCB Development,因此霹雳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赞比里有必要公开交代动漫影城的最新情况,否则州政府将面临上亿令吉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