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路新人上阵峇吉里,余德华否认党中央施压

(22-3-2018)

让路新人上阵峇吉里,余德华否认党中央施压
随着政坛盛传行动党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将上阵柔北峇吉里国席,现任行动党峇吉里国会议员余德华宣布不会在原区守土,以让路给新人上阵。余德华今日独自在国会大厦召开记者会时表示,将会全力支持行动党中央委派的候选人。

“第14届大选,我不会在峇吉里竞选。感谢党中央过去10年给我机会。若我言行有所冒犯,谨此向大家道歉。” 将支持行动党候选人。 余德华也否认受到党中央施压,才会宣布弃守峇吉里。“我召开记者会,是要否认外界所传我受到施压才不寻求蝉联。我是感谢党中央给我机会。我会全力支持希盟及行动党。”

“我也呼吁,峇吉里选民支持行动党候选人。” 他补充,只要党中央点头,愿意上阵任何议席,包括州席。愿接受没被提名上阵。询及若党中央没有提名上阵任何国州议席时,余德华称,愿意接受。余德华是在2008年大选首次上阵峇吉里国席,以428张多数票打败马华,为行动党史上第2位柔佛国会议员。行动党首名柔佛国会议员为李高,他在1978年至1982年赢获居銮国席。

接着2013年大选,余德华以更高的5067张多数票胜出蝉联。据2013年选民册,峇吉里国席有53%华裔、44%巫裔及2%印裔。


举报首相部长没下文 警方执法严重双标

(22-3-2018)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21日在吉隆坡发表声明:

当有人针对部长、副部长和首相报案时,为什么没有警方向他们录取口供?《星报》在2018年3月20日报道说,我将会被警方调查,事因我出席日落洞Mutiara Idaman 2廉价组屋一场有儿童出席的活动时,边唱边舞一首反讽消费税(GST)的改编童谣。警方援引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调查此事,若罪成罚款不超过5万令吉,监禁不超过一年或两者兼施。

一个人可以问儿童是否适合出席这种活动。但是,我并没有预料到,警方会因为槟州首长跟随反GST的歌曲边唱边舞,而全面进行罪案式调查,那首歌并没有提到国阵领袖,也没有提到任何政党,或国阵政府。警方的行动难道不是当权者过度反应、难道不能视为因为大选即将到来而滥权对付政敌?

警方说,他们将会在接获警方投报后,向我录取口供。如果有必要这样,那么,当有人针对部长、副部长和首相报案时,警方是不是也应该向他们每一个人录取口供?很明显地,警方不会这么做,这也是很明显地双重标准,用以干扰我和行动党,阻碍我们筹备第14届大选。当联邦直辖区部长拿督斯里敦姑阿南在2017年10月3日

进入布城Presint 14(1) 国小,让全体学生一起唱巫统党歌、高喊巫统口号及挥动巫统党旗,警方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很明显是双重标准。反之,我于3月17日为州政府在廉价组屋区设立的免费儿童补习中心主持开幕。难道在儿童出席的场合,边唱边舞反GST的歌曲有罪?以致警方必须浪费宝贵的打击罪案时间来调查?

虽然我对警方的双重标准非常不满,但是,当他们向我录取口供时,我会守法全面配合调查工作。


张念群:女性90天产假纸上谈兵

(21-3-2018)

希盟妇女组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18年3月21日发表文告:纳吉于2017年10月27日首次公布的女性90天产假至今尚未兑现。纳吉在2018财政预算案演讲中宣布,2018年是女性赋权年。然而迄今,我们依然不确定国阵有什么具体政策来赋权女性。可是我们知道,其中一个在预算案中所宣布的重要政策,就是让私人领域向公共领域看齐,把女性目前享有的产假,从现有的60天增至90天。

去年12月,人力资源部副部长依斯迈阿都慕达利曾被报道表示,若雇主以女性雇员拿90天产假为由解雇她,雇主将会被调查和起诉。然而这种声明只凸显了副部长的无知。事实是,若没有在国会修正《1995年劳工法令》第37条文、沙巴劳工法第83条文、以及砂拉越劳工法第84条文,私人界90天产假就不具法律约束力与强制性。我昨天在国会询问人力资源部长这一课题,他也亲口承认,目前政府没有任何一条法律可以用来对付那些拒绝给予女性员工90天产假的雇主。

自纳吉宣布90天产假后,迄今已经5个月,该公布仍然是纸上谈兵的一项建议。更令人感到遗憾的是, 人力资源部部长昨天亲口在国会内对我承认,国阵无意在这次的国会提出修改劳工法令法案。国阵政府到底需要多长的时间去修改一项简单的法律?而更重要的是,国阵最终将在什么时候公布2018年女性赋权年的完整计划?

从怀胎到分娩,我们需要10个月的时间。国阵政府到底需要多久才能履行一个简单的承诺?会不会比女人用10个月生孩子的时间更长?


郭素沁:廖中莱何时以正能量影响国阵承认统考?

(21-3-2018)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郭素沁质问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将几时把马华的“正能量”传给巫统和国阵最高领袖,以宣布国阵政府正式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也是士布爹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今天针对廖中莱指马华推动华教就是“正能量”的体现,发表声明。她说,行动党数十年来也都致力推动母语教育,但是却经常被马华诬指为“搞破坏”;此外马华也经常把该党做不到的事都怪罪行动党。

“既然廖中莱声称马华把推动华教称为 “正能量”,那么马华就应该兑现该党在上届大选作出的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承诺,来证明马华是散发“正能量”的国阵成员党。”郭素沁也说,张盛闻一上任副教育部长,便声称政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是“最后一里路”。但是这“一里路”看来走了好久,华社望穿秋水,从上届大选到本届选举,都等不到独中统考文凭的到来。

她说,希盟已经在竞选宣言里宣布希盟政府执政后将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如果廖中莱要证明马华发展华教的“正能量”,那么他就应该兑现上届大选的竞选承诺,国阵政府承认统考文凭。


黄伟益:国阵才是抛出空头承诺的始作俑者

(21-3-2018)

民主行动党槟州宣传秘书兼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于2018年3月21日(星期三)在槟城乔治市发表的声明:国阵所谓林冠英执政槟州10年51项空头承诺,根本就是51颗湿水鞭炮!槟州国阵来得雷声大、雨点小,所谓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执政槟州10年所抛的51项空头承诺,说穿了其实只是51颗湿水鞭炮!看了槟州国阵所列举的51项空头承诺,免不了让人怀疑这到底是林冠英的空头承诺,还是林冠英所交出来的政绩?

我要藉此机会感谢槟州国阵主席邓章耀透为州政府免费宣传,这有助于人民知道这些年来在州政府能干、公信及透明(CAT)施政底下,到底落实了多少项对槟州发展有利及惠民的政策。就连一些槟州政府早已完成的项目,包括乔治市古迹区特区蓝图、升旗山特区蓝图早已在宪报颁布,而植物园特区蓝图预料会在今年内通过宪报颁布。由于现有的槟州结构大蓝图期限是从2005年至 2020年,新的槟州结构大蓝图肯定要等到2020年才可以采用。

至于槟州古迹法案,2011年早就在槟州立法议会通过,其法令则从2016年9月1日开始生效,槟州政府亦委任前任州财政司莫达为首任槟州古迹专员,民政党难道还在睡觉吗?当然,槟州政府也有一些美中不足之处,而当中包括轻快铁或单轨火车,还有海底隧道等,这都是我们近年不断争取联邦政府批准,却面对国阵百般阻挠的重大交通基建工程。只要联邦政府敢批准,我们肯定马上建给国阵看!奈何国阵即使不必提供拨款,也不愿意批准让槟州政府展开这类交通基建工程,如今反过来指我们抛出空头承诺,实在让人感到遗憾。

更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是,我们在过去10年兴建超过2万间可负担房屋,甚至比国阵之前10年只兴建超过5千间同类型房屋多出了四倍,竟然还是被国阵视为空头承诺。除了兴建廉价屋和中廉价屋外,目前有多达1万7686单位的可负担房屋正在兴建当中,未来还计划兴建多达3万2248单位的可负担房屋。针对这点,民政党为何还要空口说白话呢?槟州政府不仅实施资讯自由法令、不曾拥有或控制任何报社、电台或电视台,而且还规定所有首席部长、行政议员及州议员必须申报私人财产,国阵为何不敢效仿呢?

针对我们所完成的项目,随手拈来就有直落巴巷水上主题乐园、光大观景升降梯、光大大道,当然也不乏长期在进行中的各项治水计划、纾解交通阻塞、打造绿意环境的各项大小工程。反观国阵才是最擅长抛出各项空头承诺的始作俑者,包括时任首相阿都拉早在2006年就提出的单轨火车、槟岛外环公路,还有联邦政府曾宣布拨款的水上德士计划等,为何却不见踪影?国阵执政的联邦政府将槟城大桥收费期限从2021年延长至 2038年,而第二大桥收费期限虽然长达45年,却可以收取比第一大桥更高昂的过桥费,这难道对槟州人民有利吗?

如果槟州国阵所列举的51项空头承诺,竟然是如此有利槟州政府用来反宣传的政绩单,我们欢迎国阵继续发动更多海报战,包括在媒体刊登更大篇幅广告,让人民能够做更明智的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