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曾为国阵助选者忠诚 马哈迪提醒公务员效忠希盟

(1-6-2018)

首相马哈迪吁请公务员必须保持中立,并效忠现今政府—希望联盟政府。他说,许多公务员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不管是不是自愿,都参与了协助前朝国阵政府的竞选工作。“我们质疑这些为国阵助选公务员的忠诚度,这将干扰希盟政府。因为公务员的工作是执行政府的政策及决定的人,我们必须了解这些公务员是终于国阵还是现今的政府。”

无论如何,马哈迪强调,政府不会惩罚这些协助国阵竞选的公务员,但是希望这些公务员可以改变他们的态度,并持身中立。“我们要看看是否可以得到这些公务员的合作。他们不应该亲任何政党,但是他们可以自由的投票给任何一个政党。”马哈迪强调,公务员应该支持现今的政府,因为新的政府将会落实本身的政策,希盟政府会以本身的竞选宣言来治国,而公务员的工作就是推行现今政府的措施。他也指出,公务员必须落实现今政府的政策及指令。而我们也观注其他的课题,以确保所有的事都能够按计划进行。

询及涉及在大选中为国阵助选的公务员人数时,马哈迪表示,他们并不确定有多少人,但肯定有不少人涉及。马哈迪表示,希盟政府需要推行自己的治理模式,也须落实其竞选宣言,因此需要所有公务员的合作。“但因为他们参与选举,不应该这样,而现在有新政府,我们必须决定,我们是否能获得这些公务员的合作。”不过,马哈迪重申,希盟政府不想惩罚公务员,这不是希盟政府的作风。“但我们想要知道这些公务员的忠诚度,因为他们已深深陷入前朝政府的议程中,这很不幸。”

“我们希望他们能改变态度,重新恢复中立,但当然,他们也要落实(新)政府的指示。”

公开1MDB报告案上诉得直,拉菲兹无需坐牢

(1-6-2018)

上诉庭今日宣布撤销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因为泄漏一马公司案稽查报告内容而被判坐牢18个月的刑罚!上诉庭法官聆听控辩双方的上诉陈词后,改判拉菲兹必须为泄漏官方机密守行(good behavior bond)两年,以替代监禁刑罚。

高庭法官阿兹曼于去年12月6日驳回了拉菲兹的首项罪名,也就是持有一马公司案稽查报告,但维持他对外泄漏一马公司案稽查报告的次项罪名。高庭当时裁定,拉菲兹必须因为抵触官方机密法令而判处监禁18个月。上诉庭法官阿玛迪今日宣判,拉菲兹的18个月监禁刑罚,将由2年守行和1万令吉保释金所取代。拉菲兹代表律师阿末尼占在上诉陈词时指出,监禁对拉菲兹而言是“刑罚过重”。“我的当事人不是为了私利而公开报告。他是为了国家利益才公开报告。武装部队基金局(LTAT)对拉菲兹的一项类似庭案也已经被撤销。”

“尽管该报告属于官方机密,但泄漏该报告并未危害国家安全。为此,我们希望法庭能撤销监禁刑罚。”武装部队基金局(LTAT)是在5月19日撤回对拉菲兹的诉讼案。也是班丹前国会议员的拉菲兹早前宣称,该局资金已经转移给一马公司,导致该局无钱支付援助金给退役军人。阿末尼占也指出,随着一马公司案稽查报告已经解密,这案件也变得”学术议题”了。副检察官阿旺阿玛达再也表示,总检察署不反对这项上诉。

“按照目前的情况,加上报告已经解密,确实无需判处监禁刑罚。”

捐款救国到底有什么问题?!

(1-6-2018)

隨著首相敦马哈迪指目前国家债务已超过1兆令吉,財政部长林冠英比喻,如果每天还100万令吉,需要2739年才可以还清这笔债务,许多网民早已表示愿意捐款给国家,共同度过难关。昨(30日)政府正式成立「大马希望基金」(Tabung Harapan Malaysia),並对有意捐款的民眾表示欢迎与感激。消息一出即引起网民爭相转载,不少人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支持,“秀”出转账、匯款的单据,也藉此呼吁亲朋好友响应。也有人指自己將每个月定期捐款,虽然不多却希望能出分力。

网民Karmen Wong表示:「509之后,再次见证人民的团结!有国才有家,如果我的微薄之力对国家有帮助的话,我会去做。官员自愿减薪10%,我自愿捐出薪水6%,这次不是政府强迫性徵收,而是我心甘情愿给政府的。」部分网民则认为「捐钱真的帮助到国家吗?」,並提出建议:「真正帮助到国家的是大家一起购买国货,减少买进口的货品,把海外的资金都移回来马来西亚存放,尽量把大马製造的货品销到国外去。」政府昨日宣布成立“希望基金”让公众捐款救国,在不到24小时内已筹获逾700万令吉。财政部长林冠英今日宣布,截至今午3点,希望基金共筹获707万5508令吉79仙。

“截至周四(5月31日)下午3点,政府推出马来西亚希望基金不足24小时内,已筹获707万5508令吉79仙。这是非凡的壮举。”林冠英在记者会上说,由于这都是人民的捐款,政府将透明处理每一分钱,确保绝对不会滥用。他表示,财政部的网站与社交媒体将每天公布最新的筹款款额,以示透明。他也呼吁捐款者保留收据,以便扣税。林冠英代表财政部,感谢民众慷慨解囊,协助联邦政府偿还国债。他说,这显示了马来西亚人崇高的爱国精神。他特别感谢法律系毕业生莎莎丽娜(Shazalina Bakti),率先发动这项爱国众筹。“在希望与团结精神下,希盟政府将更加努力奋发,完成所有大选承诺。”林冠英强调,希望基金筹获的款项全都会用来清还联邦政府的债务,而不会涉及其他用途。

“这个基金只有一个用途,即用来减少联邦政府债务。不能用作其他用途,只会用来还联邦政府债务。”询及是否包括一马公司债务,林冠英并没明确回应,只是重申用来清还联邦政府债务。同时也有人批评政府的做法非常矛盾,因为在捐款救国之际,却派发公务员花红和花钱让国营电视台直播世界杯。有网民则说道:「捐款是看个人意愿与心意,所以不应谴责不捐款的民眾。」「大马希望基金」银行捐款资料:银行:Maybank帐户:Tabung Harapan Malaysia户口:566010626452

国家干训局散播极端主义 新政府考虑废除

(1-6-2018)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5月30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巫统与国阵的恐惧、仇恨、谎言、种族和宗教政治在第14届全国大选成了亡命之徒,这是国家干训局多年来宣扬种族主义、偏执、不宽容和极端主义的终结,也是国家干训局在新马来西亚没有立足之处的原因。

毫不夸张地说,从1959年以来的13次全国大选中,从来没有像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看到政治上充满恐惧、仇恨、谎言、种族和宗教的如此强烈和恶毒行为,反映了种族主义、偏执、不容忍和极端主义一直是国家干训局的老套路,鼓吹种族和宗教对抗,而不是推动包容多元种族、宗教、文化和语言的马来西亚之梦。作为应该致力于在多元社会中提升全民公民意识的机构,随着时间的演变,国家干训局逐渐退化为一种宣传装备,将公务员和年轻人洗脑为巫统或国阵政权的无意辩护者,甚至支持一个盗贼统治的政权!

看起来那些国家干训局的负责人对丝毫没有意识到《国家原则》的五项原则,并且是《国家原则》的最大反对者,导致国家干训局成为民族团结的最大障碍。政府正在研究是否废除国家干训局来得正是时候,因为它只服务于巫统与国阵微不足道的党派利益,并未能为国家利益服务。这就是我一直主张取消国家干训局的原因。2016年,新任命的国家干训局总监依布拉欣沙艾说,国家干训局将进行品牌重塑,旨在消除人们认为它种族主义的看法。依布拉欣沙艾大错特错。国家干训局的问题不在于品牌重塑或人们认为它种族主义的“印象”,而是关于它的存在价值——煽动种族主义、不团结、偏执和不容忍的消极、分裂和反国家作用,而不是培养爱国主义、团结、种族和宗教之间的理解和善意。

即使是G25组织里的前高级马来公务员也抨击国家干训局是“极度的马来种族主义”,他们也加入日益高涨的呼声, 要求解散“反国家”的国家干训局。多年以来,国家干训局已经成为了国民对抗局,激化而非消减我们多元社会的种族与宗教极化现象。国家干训局最大的败笔是它拒绝善用马来西亚作为世界上伟大宗教和文明汇集处的独特地位,以便传播和扩散不同宗教和文明的最佳价值。

大马重生须推动体制改革思维革新

(1-6-2018)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5月28日(星期六)晚上9时在泗岩沫武吉白沙罗举行的泗岩沫志愿监票员和计票员慰劳晚宴上发表的演讲:新马来西亚不仅必须清除“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称号,我们也必须被世界认可为一个以诚信位居前列的国家

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重生了。历史不仅是在那一天缔造的,希望联盟在全国各地的志愿监票员和计票员成了历史缔造者。马来西亚的重生工作却还没有完成,并且只是开始。我邀请在5月9日帮助创造历史的约10万志愿监票员和计票员在塑造国家的活动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以确保5月9日的历史性和分水岭巨变之后,我们继续创造历史,而不会成为历史!从4月28日提名日至5月9日投票日的历史性11天,希望联盟泗岩沫各竞选单位代表的动人、感人和令人难忘的事迹;到马来西亚人民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有血、有汗、有泪的故事;我们能够感受到作为马来西亚人民精髓所在的精力、精神、希望和梦想。我们忘记了我们在种族、宗教、地区或社会经济背景的差异,为实现马来西亚之梦的共同目标而努力,以便马来西亚成为一个更美好的国家,让所有的马来西亚人民都能以身为马来西亚人而感到骄傲。

对于那些令人难忘的11天,马来西亚人民不分种族、宗教、地区或社会经济地位,前所未有地感受到自己是真正的马来西亚人。然而,这种前所未有的真正马来西亚人的振奋体验,不应局限于第14届全国大选中的11天,而应该是我们生活中的日常体验!5月9日,令人难以置信地,所有马来西亚人民都在世界昂首阔步,从不觉得自己身为马来西亚人是那么的自豪——包括在国内和散居世界各地的马来西亚人民。1957年独立以及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时,东姑阿都拉曼的希望是,我们的国家可以成为 “纷乱和困苦世界中的一道指引之光”,这希望被赋予实质的意义。可是,这不应该变成5月9日晚上消失在黑暗天空中的烟花一样,因为我们希望世界将马来西亚视为“纷乱和困苦世界中的一道指引之光”,不仅仅是在那一天,而是在未来的国际社会依然如此。

我们需要做许多工作,来重新设置那些已经导致国家陷入走向失败、流氓和盗贼统治国家的轨道的国家建设方向和政策。其中一个当下的目标和挑战是建立一个新马来西亚,以清除我国的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绰号,并被世界认可为以诚信位居前位的国家。根据2017年的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马来西亚的排名跌至23年来最低的位置,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62。1995年的第1次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排行榜共有41个国家,马来西亚当时的排名位居中间的第23,得分高于中点,即在0分(高度贪污)至10分(非常廉洁)的指标中得5.28分。中国和印尼排在最后,中国以10分中得分2.16排名第40 ,印尼则以1.94分在41个国家中位居榜末。

如果马来西亚在过去22年,每年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评分都有0.1分的些许进步,马来西亚现在的得分将是7.58分,或根据已经从10分调整到100分的指标来计算,则大约是75.8分。这将使马来西亚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6位。不幸的是,马来西亚的2017年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的排名和得分都恶化了,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62,而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的得分在0分(非常腐败)至100分(非常清廉)的修订后标准下,进一步降至中数以下的47分。与此相反,过去23年里,中国和印尼双双在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中取得显著的进步——中国的得分从10分中的2.16分(原有的指标)提升至100分中的41分(修改后的指标),排名也从1995年的41个国家中排行第40,提升至2017年的180个国家中排行第77。与此同时,印尼的得分从10分中的1.94分(原有的指标)提升至100分中的37分(修改后的指标),排名也从1995年的41个国家中排行第41,提升至2017年的180个国家中排行第96。

如果中国继续以过去23年每年平均0.84分(旧指标)的速率改善它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得分,而马来西亚没有进一步滑落(在纳吉的全球盗贼统治之下将是艰难的任务),8年内中国会在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排名和得分双双超越马来西亚(41 + 6.7 = 47.7)。过去23年,印尼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的得分,改善程度不如中国,每年平均改善0.76分(旧指标)。如果马来西亚没有进一步滑落,14年内印尼会在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排名和得分双双超越马来西亚,到那时候它会获得37 + 10.6 = 47.6的得分。

我不要看到中国和印尼在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排名和得分的上升趋势减缓下来,然而马来西亚必须有长足的改进,在年度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跻身名列前茅的国家,以便我们不但可以杜绝“盗贼窃国”的标签,也成为以诚信位居前列的国家。要做到这点,我们不只是要对一马公司丑闻这个“最恶劣的盗贼窃国案”,以及其他涉及玛拉、联土局、朝圣基金局的重大贪污丑闻追根究底,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推动结构和体制改革,还有整个社会的思维革新,以便我们对贪污绝不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