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彩彤:马华不应歧视怀孕候选人王欣怡,女性参政应鼓励非歧视

(24-3-2018)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副团长兼柔佛州柔佛再也区州议员廖彩彤发出的文告:廖彩彤:女性参政应鼓励非歧视
马华不应歧视怀孕候选人王欣怡。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副团长廖彩彤今日发出文告,抨击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与马华妇女组主席王赛之,应正视马华焦赖区会的蕉赖国席候选人王欣怡因受孕而被歧视一事。

廖彩彤也是柔佛再也区州议员,她表示尽管王欣怡是马华党员,跟身属行动党的自己有分属不同政党,但同样身为一位女性从政者,应鼓励更多女性参政。她引述《透视大马》的报导,指王欣怡早在去年6月就已经获得委派成为蕉赖国席候选人,如今马华焦赖区会却以王欣怡有孕在身为理由要求撤换候选人,明显带有歧视孕妇的成分。

她表示,妇女参政不仅是为了参与体制,更重要的是,藉由更多女性在体制中发声,有效解决妇女面临的问题,进而改革体制以达到两性平等的社会理想。而联合国妇女署早已多次表明,在公共政策领域中纳入更多女性的意见,不仅可以有效的加强女性权益,将有助于提升国家的竞争力与创造力,最终受益的是社会的整体发展。

“尽管鼓励女性参政是国际趋势,但马来西亚的女性政治人物的比例依旧偏低,我衷心希望能后看到马来西亚政坛上有更多的奴鲁依莎、章瑛、郭素沁、张念群、杨巧双等女性领袖,为人民服务。”她举例,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就在日前表示,行动党将委派包括杨巧双、杨美盈在内等多名女性政治领袖进入国会。

因此,廖彩彤呼吁各政党仿效民主行动党对女性领袖的重视,进而鼓励国内更多女性同胞参政。


张念群:提升医疗设施,古来迫切需要新增一所政府卫生诊所(KLINIK KESIHATAN)。

(23-3-2018)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兼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于2018年3月22日,针对古来的政府医疗设施是否已足以应付需求发表文告:虽然拥有一所政府医院、11间郊区诊所和5间一马诊所,但不代表。首先,我要谢谢卫生部对我在国会提出,古来急需一所新的政府卫生诊所(Klinik Kesihatan)所给予的回应和和关注。

我是在过去的3月15日,于国会辩论期间提出上述课题,而当卫生部长苏巴玛廉于3月20日在国会总结有关卫生部的提问时,却没有给予正面回复 。尽管如此,我还是感谢卫生部之后仍通过发表文告回应这项课题,让我们能继续探讨,究竟古来的政府医疗设施是否已足以应付需求。我清楚知道除了2间政府卫生诊所,古来还有一所医院,11间郊区诊所和5间一马诊所。

但即便如此,也不代表古来不迫切需要多一所政府卫生诊所。让我们来比较古来县与其他人口相近的柔州县属,其政府医疗设施的数目,就能了解为何我会提出这项课题。古来的人口约为28万3000人,另一个稍微人口较少的麻坡,则拥有约26万9000人。唯麻坡除了拥有1所政府医院,还拥有11所政府卫生诊所,40间郊区诊所和1间一马诊所。

至于比古来人口稍大一些的居銮,拥有30万5000人。居銮不仅拥有一间政府医院,还拥有9所政府卫生诊所、20间郊区诊所和3间一马诊所。县属 人口 医院 政府卫生诊所 郊区诊所 一马诊所

从以上图表清晰可见,虽然人口相近,但无论是居銮还是麻坡,拥有的政府卫生诊所和郊区诊所,皆比古来多。的确,古来拥有更多的一马诊所,但不是所有一马诊所都有配置医生,所以一马诊所的医疗服务,并不能和政府卫生诊所相提并论。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国会屡次要求中央政府在古来至少增设一所政府卫生诊所,而不是更多的一马诊所或郊区诊所。

我和孩子,皆是古来政府卫生诊所的受惠者。当我带第3个孩子,到古来政府卫生诊所注射疫苗时,我亲眼见古来的政府卫生证诊所是多么的拥挤和繁忙。虽然每天要面对那么庞大的医疗需求,我必须说古来政府卫生诊所内的医疗人员,都竭尽所能提供高水平的专业和服务态度,对此我深表感激。然而,要医疗人员们持续在工作量如此庞大的高压情况下工作,对他们是不公平的。

同样的,古来人为了要到诊所看诊而大排长龙,面对长时间的等候,肯定是病痛之外的另一精神负担。

安顺火箭发动“救救民政党”运动,促马袖强反对选区划分捍卫议席。

(23-3-2018)

安顺火箭发动“救救民政党”运动
促马袖强反对选区划分捍卫议席

(安顺23日讯)

安顺民主行动党今天发起”救救民政党、反对选区划分”运动,促请民政党全国主席马袖强在国会反对选区划分,以行动捍卫民政党的议席!巴硕伯打马州议员添仁耐都和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政治秘书张哲敏发表联合文告促请马袖强不要屈服于巫统的压力而典当民政党自身的利益。

文告说选区划分建议一旦被通过,实兆远(易名后为阿斯达卡)州议席将从红土坎国会划入木歪国会议席。由于实兆远州议席属于行动党的强区,选区划分后木歪国会将从民政党的灰区变成黑区。“选区划分后预料巫统会上阵马来选民居多的红土坎国会。这个选区划分建议明显是牺牲民政党,让巫统得益。马袖强身为民政党全国主席不可坐视不理,应该以行动向巫统表达最强烈的抗议,在国会投下反对票。

”文告表示这次选区划分也把位于新板的3千714票从章卡遮令转移到后廊州议席。这些选票当中上届大选投给在野党高达84%。这项举动是为了增加巫统在章卡遮令州议席的胜算而牺牲民政党上阵的后廊州议席。“此外有高达3千329票将从桂和区转移到乌鲁近打,这些选票在上届大选高达85%都是支持国阵。此举将巩固巫统在乌鲁近打的议席而牺牲民政党上阵的桂和区。” “这次的选区划分一旦被通过,民政党在这一国二州的胜算将大受打击。

安顺行动党促请马袖强凭良心投票,不要臣服于巫统,救救民政党,反对这次的选区划分。”他们说假如马袖强连自己的党利益都无法捍卫,马来西亚人尤其是安顺人要如何相信马袖强能够捍卫人民和安顺人的利益。

(图):(右八起)张哲敏和添仁耐都发起“救救民政党、反对选区划分”运动,促请马袖强在国会投下反对票反对选区划分。


穆迪:换政权不影响大马评级

(22-3-2018)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Moody)主权风险组助理副总裁阿努丝卡表示,除非长期政策改变,否则就算联邦政权更迭,大马的主权信贷评级将维持不变。《The Edge财经日报》报导,阿努丝卡(Anushka Shah)说,就算在位61年的国阵被推翻,也将视之为“一切如常”,因为大马的国内政治对主权根基构成的风险很低。

她指出,过去的选举,布城政府一直维持降低财政赤字,并致力落实改革政策。唯有当政策出现根本性的改变,特别是财务政策,信贷评级才可能会改变。每年债务规模庞大。目前,穆迪仍维持大马“A3-稳定“的评级,而被国际资金视为中上级别。《The Edge财经日报》的报导指出,截至2017年6月,大马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比率为50.9%,相对的其他A级国家的中值为40.5%。

阿努丝卡说,针对债务状况方面,穆迪发现几乎大约97%的债务,都是本地货币计价。假设货币或利率受到冲击,这将形成缓解的因素。与此同时,她表示,大马的1000亿美元(3920亿令吉)外汇储备,比起国家到期的债务而言仍然不足。“你有一大部分的外债,这意味每年的债务规模相当庞大,甚至大过于储备。所以,当我们评估大马的时候,我猜,是有考虑到到外部账户的脆弱。”

关注政府担保债务。针对一马公司仍有310亿令吉的未偿债务,阿努丝卡表示,穆迪关注的是由政府担保的债务,而一马公司只有一项53亿令吉的债券是由政府担保。“另外还有一个17亿5000美元的债券,拥有政府的信心保证书。所以…这些都是我们要考虑的风险。”无论如何,她认为,目前一马公司的债务结晶交易机率很低。

批评者曾多次点出,官联公司获得政府担保的债务,并没有反映在联邦政府的财务报告,因此资产负债表无法准确地显示大马的债务严重性。


马哈迪讥纳吉怕辩论,“不然带部长剑析来战”

(22-3-2018)

首相纳吉近来频频拿希盟总裁马哈迪的93岁高龄为箭靶,讥讽他硬要再度任相,但马哈迪反问,既然他只一名是九旬老叟,纳吉何须惧之?他更表示,为了实现两方的辩论,他愿意通融,让纳吉带自己的部长和高官,甚至最近陷入争议的剑桥分析公司一起来应战。

马哈迪今日在部落格撰文写道,自己年事已高,恐时日无多,但纳吉长期却一直对他怀有深深的恐惧。“是,我今年7月就93岁。是的,93岁是老了。纳吉不必怕我。” “但纳吉害怕。不敢与我辩论。” 把剑析公司带来亦可。马哈迪指出,纳吉两度缺席“毫无隐瞒”论坛,第一次指示警方终止论坛,第二次其支持者更是掷椅子,以捣乱论坛。

他问道,纳吉既然还年轻,也说自己无隐瞒事实,则应与他一辩高下。“把高官与年轻的部长带来,也把国外专家带来,包括(英国数据公司)剑桥分析公司,万一无法回答时,他们可以用耳语给答案。” “纳吉也可以质问我任相22年的记录。问国行亏损数十亿令吉、柏华惹钢铁亏损等。我不会带专家同行,只有我一人前来。”

用剩余岁月致力救国。马哈迪表明,他会在有生之年,努力拯救马来西亚,免受盗贼统治祸害。“是的,我意识到时日无多。但只要我一天还在,就会为民族、宗教、国家而斗争。” 首场“毫无隐瞒”论坛原定于2015年6月5日举办,当时纳吉原已应邀出席并在论坛上接受观众任何提问,包括一马公司与私人财产等课题。然而,马哈迪突然现身活动,纳吉则临阵缺席。

首相办公室当时声称纳吉之所以缺席,皆因全国总警长安全考量的指示与劝告。去年8月,团结党青年团举办的“毫无隐瞒2.0论坛”,期间爆发骚乱,有人朝站在舞台上的马哈迪方向丢掷鞋子、水瓶和椅子,甚至释放燃烧棒,并丢掷到其他观众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