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为何被要求购买州教育局的单线簿?(內附视频)

刘镇东:小学生补习班与书包过重课题

我想要在今天的特别议事厅演讲提出小学面临的课题,尤其是华小,面对着补习班时间过长,以及导致华小生书包越来越重的作业簿。这些都是我们必须应对的老问题。

我先谈一谈补习班。许多学校开办不同名目的补习班,造成学生、家长和老师的不便。不合理和时间过长的补习班,实际上对学生的学习没有任何帮助,反倒会让他们失去对学习的热忱和兴趣。当下生活开销越来越高,家长却被迫购买补习班的课本,尤其是有些补习班还是属于强制性。

所谓的补习班,包括了学生早上提前到校上的晨读班,以及下午放学后加时的家协补习班,这些都加长了学生在校学习的时间。学生睡眠不足,也直接影响了他们的学习成效。老师也被迫为工作范围以外的补习班教课,加倍了他们的工作负担。

更甚的是,有些学校还以协助学生预习新学年课程为由,开办年终假期补习班。

我谨此要求教育部表明立场,清楚说明这些补习班的实际成效和必要性。教育部是否允许校方开办上述各种名目的补习班?目前是否有任何关于补习班的教育部通令?校方开办补习班又必须遵守什么条件?

补习班并不是开得越多,就越帮到学生的学习,过长的学习时间反而给学生带来更多的压力。教育部和校方切勿本末倒置。

此外,校方要求学生购买越来越多的作业簿,也导致书包过重的问题。这是我希望教育部关注的第二件事。

我要感谢教育部,加强执行2000年教育通令的决定,作为减轻学生书包负担的方案之一。根据有关通令,小学一、二及三年级无需购买额外作业簿,而小学四、五及六年级的5个科目包括华文或淡米尔文、国文、英文、数学及科学只允许各买一本额外作业簿。虽然有关教育通令早就应该在17年前执行,但迟来总比什么都没做稍微好一点。

上个月开始,我便透过脸书收集各校2018年书单,希望把违反教育部通令的书单交给该部进行调查,并惩罚违规者。目前我已经收到了全国50所华小的书单。

当中,我发现一些学校把书单里的“作业簿”改称为“参考书”,以及把多本作业簿拼成一本“作业簿合订本”,试图规避教育通令的限制。究竟校方和书商有什么“特殊关系”,让校方坚持要帮书商卖书,甚至不惜违反教育通令?

我也想询问,学生为何被要求购买州教育局的单线簿?这与学校的单线簿又什么差别?

我希望教育部能解决这个困扰教育界多年的老问题,无论国小或华小几乎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而我也随时准备与教育部合作一起改善现状,许他们一个快乐的学习环境。

柔佛新山咖啡店人民论坛,快听火箭敢敢说!(內附视频)

(1-12-2017)

新山火箭咖啡店人民论坛:坚持改变、柔佛迎变!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马不停蹄的全国到处巡廻向人民传达重要讯息,您辛苦了!火箭和人民唇齿相依,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民主行動黨副秘書長倪可敏指出,90年代國家銀行炒外匯虧損調查委員會的報告佔據今日各報章頭條,其實這已不是新聞,目前應該調查的是一馬發展公司(1MDB)金融醜聞。

他說,根據該調查委員會的報告,調查人物包括已故國家銀行前總裁丹斯里嘉化胡先,為何之前不調查,而是要等到人已過世后才調查?

他今早出席由柔佛再也社區中心,在新山柔佛再也花園舉辦的咖啡店論壇發時說,倒是一馬發展公司的醜聞,導致政府到處向人民開刀,包括消費稅、華小撥款及醫院預算等被削減等。

他舉例,由民主行動黨執政的雪州和檳城,州子民都獲取州政府各項福利,包括豁免華人新村門牌稅及醫藥卡等,因此,他挑戰柔州政府想雪州和檳城政府看齊。

民主行動黨士都蘭區州議員曾笳恩說,很多國家都會換政府,只要做不好就換,為何我國不能換?而且換了就要翻臉?

“我們不應步落后國家的后塵,我們要終結恐嚇政治,掀開兩線製局面。”

該黨柔佛再也區州議員廖彩彤說,日前該黨士乃區州議員黃書琪被趕出州議會,為何州議員在州議會上不能發問,這代表政府心裡有鬼,如果沒有,為何不敢正面回答。

另外,該黨彭加蘭林丁區州議員鄒裕豪說,政府說要朝向數碼化科技發展,但連最基本的將州議會討論的議題和數據數碼化公開都做不到。

“若州議會繼續被政府控制,那人民知道的資訊會越來越少,人民利益也會受損。”

反对马大校方无理冻结马来亚大学华文学会 Persatuan Bahasa Cina Universiti Malaya,请按以下链接签名抗议,要求马大校方无条件解冻华文学会,归还学生主办活动的自主权!

签名运动链接:https://goo.gl/J2uJ2N  

勇敢的学生需要社会的支持,请签名支持后转发!

马大校方以技术性问题,冻结马大华文学会一个学期,社青团总团长黄家和非议马大校方小题大做,有滥用权力之嫌。

马大华文学会是因为没有在马大学生事务处(校方)的规定的时间内及程序下进行活动,因此被校方冻结一个学期,期间不能进行任何活动,包括明年初举办的全国大专辩论比赛亦受影响。

黄家和表示,马大华文学会并没有做出任何违反社会共识的行为,仅仅只是在运作技术上出错,校方就处以冻结一个学期的惩罚,实在是小题大做,不合情也不合理。

大学办学的其中一个主要理念,是培育具有批判性思维和创新意识的博雅人才。要达到这个目标,大学就必须提供一个宽容和宽松的环境,鼓励学生自主,让大学生自由展现自己的能力。

也是桂和区州议员的黄家和指出,大学生已经是成年人,不是小孩子,不是幼稚园学生,大学校方的功能,是确保学校事务能够顺利进行,而不是对学生活动施以诸多限制,把大学生当小学生管理。

昨天,马来亚大学校方向全体教职员与学生发出通告,严禁他们公开发表任何对校方或政府造成“负面影响”的言论,有收缩和打压言论自由之嫌。

马大华文学会是本地大学的进步学生组织,长期关心社会时事,也从不缺席重要的社会民主运动。

黄家和质疑,马大华文学会这一次惨遭冻结,是否马大校方开始收缩大学言论自由的第一个牺牲品?

马大华文学会并没有犯下任何出格的行为,仅仅只是程序技术错误就遭冻结是不合情也不合理。社青团敦促马大校方收回对马大华文学会的冻结令,尽早让学会重新运作,续办回馈社会的活动。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于2017年11月29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马来亚大学滥用法令违反宪法精神及言论自由

针对马来亚大学校方禁止大学生对外发表政治言论的措施,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大专事务主任梁誉升严厉谴责这种打压言论自由的行为。

昨天,所有马来亚大学的学生都收到一封阻止大学生对外发表任何公开政治声明的电子邮件。该邮件是来自马来亚大学副校长办公室诚信单位(Unit Integriti),除了大学生,相信该大学所有的教职员也收到相关电子邮件。

该邮件内容表示,校方阐明《法定机构法令》(605法令)的第18条文,即禁止学生发表任何公开声明。

我必须提醒马来亚大学校方,尽管605法令涵括联邦法定机构的所有官员,但大学生是不属于规范内。

2000年第10届国会第2期的第2次会议,首相署部长丹斯里柏纳东博(Tan Sri Bernard Giluk Dompok)宣称,该法令旨在统一所有联邦法定机构的纪律和规则。

然而,该法令在通过辩论环节时,并不曾提及大学生被纳入联邦法定机构的范围。显然地,校方企图利用这项条规,来规范所有大学生。

这条规违反了言论自由,并不符合“联邦宪法”第10条,即保障每个马来西亚人(包括大学生)的言论自由权。

“难道副校长办公室如此愚昧,不理解我国保障言论自由的联邦宪法吗? ”

副校长办公室发给所有教职员和大学生的电子邮件,已经违反了宪法精神。

我们都知道,只会遵循国阵指示和维护国阵政权的校方,正遭受越来越多的学生领袖和学术人员的非议,而校方却想滥用法令趁机打压异议,这种手法非常恶劣。

这是否意味着,纳吉对于学生要求改变的声音越来越焦虑和担忧,因而指示副校长办公室利用这种手段来恐吓大学生?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要求校方停止一切蓄意在学生领袖和教职员中散布恐惧情绪的行为,这种限制或警告不符合宪法精神。社青团也准备声援和捍卫任何被压迫的大学生。

关键100天,新山最热爆演讲开始了,快奌疯传!(內附视频)

(30-11-2017)

关键100天,新山最热爆演讲开始了,快奌疯传!(內附视频)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暨士不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017年11月30日,针对“张盛闻指在野党华裔议员搞破坏”的恶意指责发表文告。

国阵乃阻碍华教元凶
张盛闻贼喊捉贼

士不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今日发出文告,抨击副教育部长张盛闻“在野党华裔议员破坏华教发展”的言论。

她表示,张盛闻频频抹黑在野党破坏华教发展,实际上国阵才是阻碍华教发展的元凶,而张盛闻只是企图转移国阵在华教发展上丑态百出的表现。

郭素沁表示,张盛闻过去种种不靠谱的言论已经罄竹难书,身为副教育部长,无能将责任内的公务顺利完成,却还要将责任归咎到希盟身上,张盛闻身为领袖的表现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

马华在宣布增建10所华小和搬迁6所华小后,既不透露谁将负责所有费用,也未曾公布关于“10+6建校行动”的筹备工作清单,民众当然信心不足。这是执政者自己办事不力,而身为在野党的希盟议员代表选民扮演监督的角色是天公地道,张盛闻不应把自己领导无力归咎于希盟的监督是在“搞破坏”。

“无论什么议题,国阵一直批评希盟搞破坏,其实只是在掩饰自己的无能为力!事实上,如果不是2008年及2013年的大选让在野党壮大,国阵怎么会因为感受到危机,才愿意通过增建华小来帮马华讨好华社?否则马华入阁多年,一直都是执政党,平时不按需要增建学校,如今终于在大选前宣布要“增建华小”?而这10所学校,是不是像国阵在2008年大选前承诺的加影新城华小一样,等上10年后至今未能启用?”

郭素沁表示,希盟支持华小发展的最佳证明,就是在希盟执政的槟雪两州制度化拨款华小。另外,槟雪两州也在土地事宜方面上全力支持华教。举例而言,槟州首席部长兼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就亲自为槟州华教课题,找上张盛闻要求教育部根据合理的需求,发出批文。另外,单单在梳邦再也市议会管辖区内,就有多达48片各源流中小学保留地可供教育部选择来增建华小。问题是教育部迟迟不发批文,以致新华小兴建无望。

郭素沁指出,发展教育原本就是联邦政府的责任,却因国阵政府长期以来的歧视和行政偏差,才会导致华教处境坎坷。而长期操弄华教课题,借以骗取华裔选票的马华责怪在野党,根本是贼喊抓贼。郭素沁呼吁,选民应该支持希盟在来届大选入主布城,才能真正的改善华教的发展。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2017年11月30日国会文告

巫统向病入膏肓的《马来前锋报》抛出救命绳,正是其贪污、朋党主义及盗贼政治的铁证!

我在11月23日在国会中提问,有关首相纳吉在2017年财政预算中承诺,拨出3亿4000万购买平板电脑予43万名教师一事。然而,教育部副部长拿督卡玛拉纳登的回应却是让人大吃一惊。

他指出,当局共拨出1亿5200万令吉购买了18万2712部平板电脑,而最惊人的却是,他披露了有关供应商那个竟是《马来前锋报》!
为何一家连续亏损3年的报社可亿获得3亿4000万的平板电脑供应合约?

《马来前锋报》自2013年起至2017年第二季,便已经亏损近2亿2000万!该集团前主编再努丁更因该集团拖欠员工薪资,而嘲讽该公司已“病入膏肓”。

根据马来西亚刊物稽查局于2017年5月的报告中指出,《马来西亚前锋报》(Utusan Malaysia)的报份发行量已下滑14% (约2万份),而《马来西亚周报》(Mingguan Malaysia)则下滑了10% (约3万份)。

总而言之,作为巫统喉舌的《马来前锋报》目前已经是病入膏肓!因此委任该公司价值3亿4000万的平板电脑合约,无疑是中央政府向该公司抛出的救命绳。

我质疑,一间亏损了将近2亿2000万的报社集团,何德何能被委任为承包3亿4000万平板电脑计划的供应商?更何况该计划并不是公开招标!

这证明了自第14届大选以来,巫统国阵政府依然固守其贪污、朋党主义及盗贼政治的执政手法,丝毫不曾,也不想改变!

巫统议员在州议会骂粗口PUKIMAK, 被赶出议会的却是火箭议员。岂有此理、天理何在?(內附视频)

(27-11-2017)

巫统议员在州议会骂粗口PUKIMAK, 被赶出议会的却是火箭议员。岂有此理、天理何在?(內附视频)

(怡保27日讯)霹雳州议会今日进入最后一天会议,李存孝被逐出议会。

兵如港区州议员李存孝在州议会动议,要求州议会将仕林区州议员拿督古赛利上周五在议会爆粗口一事,交由特权小组调查,引发朝野议员激烈争辩逾半小时,议长拿督丹格丝华莉最后也宣布吊销李存孝州议员职务,直至议会结束李存孝是在口头问答时间结束后,针对古赛利在议会爆出“去你的!”事件,援引议会常规第36(3B)及26(1)条文提出动议,引起在朝野州议员爆发骂战,气氛火药味十足。

李存孝动议时指媒体也有相关报道,但议长指州议会议事录无该记录,更指“媒体错误报道”,引起哗然。议会随后陷入一片混乱,议长多次要求李存孝坐下不果,指李存孝是“固执小孩”,李存孝大感不满,要求议长收回言论,但议长指李存孝须先尊重议长,较后议长援引议会常规将李存孝驱逐,惟李存孝坚持要求议长收回言论。

行动党甲巴央区州议员倪可敏也站起解释该动议并非指古赛利犯错,而是要求交给特权小组调查。由于场面持续失控,议长最后援引议会常规第44条文,吊销李存孝职务直至议会结束。

议长在混乱中也出现2次口误,将驱逐及吊销李存孝职务的指示,说成驱逐及吊销黄文标(德彬丁宜)职务,引起哄堂。所有希盟州议员在李存孝遭驱逐后愤而集体离席,并召开记者会。

李存孝走出议会厅后,与众反对党议员召开记者会,指议长违反议会常规、诋毁州议员及作出无根据判断,应引咎辞职。
他说,议会常规阐明爆粗口事件可交由独立委员会调查,莫非议长害怕接纳动议,赶他出议会,阻止他发言?
“议长说我不尊重议长指示坐下,其实每当议长开口‘兵如港坐下’时,我都尊重,让路给其他议员发言,待他人发言结束后,才重新起身争取发言权,议长却批判我是‘固执小孩’。”

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尼查(章吉遮令)说,被巫统责斥是“固执小孩”不打紧,从议长口中说出,议员尊严何在?

倪可敏(甲巴央)说,据议会常规第72条文,州议会须有独立委员会去调查每次州议会是否有违反议会常规的事,李存孝的做法正确,议长应交由委员会调查,把调查结果向州议会汇报。

倪可汉(实兆远)不满反对党有许多提案都不被接纳,人民声音被“封口”。

安顺火箭咖啡店论坛,促选民投希盟换政府。

安顺火箭咖啡店论坛
促选民投希盟换政府

(安顺26日讯)

(图):(左四起):张哲敏、添仁奈都、李存孝呼吁选民勇敢换政府恢复霹雳州以往的光辉。

安顺行动党今早在安顺花园238咖啡店举办咖啡店论坛。主讲人包括巴硕伯打马州议员添仁奈都、兵如港州议员李存孝和行动党州宣传局主任张哲敏。

添仁奈都表示霹雳州政府今年抽取高达10亿令吉的税收,但是由于通膨,人民的经济压力增加、入不敷出。

添仁奈都说马袖强补选时答应在安顺建大学,然而到今日仍然不见踪影。他说国阵只答应在安顺建一间丹戎马林师训大学的分校,和所许下的承诺不符。

李存孝说霹雳州的政府开销和生产总值比例是比槟城和雪州差超过三倍以上。霹雳州的财政和经济管理方针导致人民没有空间自力更生。他促请安顺选民勇敢换政府以恢复霹雳州以往身为经济强州的光辉。

张哲敏说马华上届大选答应将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当时的马华居銮候选人何国忠博士甚至答应假如国阵在大选后依然不承认统考文凭,他将不出来竞选。然而国阵到今天没有政治意愿承认统考文凭,马华却已经宣布何国忠为地不佬候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