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诉庭驳暂缓令申请 tealive须停止营业

(6-7-2018)

(吉隆坡5日讯)暂缓令申请无望,tealive败诉!上诉庭驳回Loob Holding私人有限公司提出的暂缓令申请,意味著tealive必须马上停止营业。tealive持有人Loob Holding今日发表文告表示,已指示律师入稟联邦法院提呈上诉,推翻上诉庭6月27日的裁决。日出茶太(Chatime)今年6月27日从上诉庭取得临时禁令,並禁止tealive继续营业。

翌日,Loob Holding表示,將向法庭入稟暂缓令申请,並將针对上诉庭的裁决向联邦法院提出上诉。未接上头正式通知根据Loob Holding于6月28日发表的文告,该公司代表律师已著手处理此案,並会採取正当的法律程序。「我们已指示律师向法庭入稟申请,以便法庭允许我们维持现状,直至整个司法案件审结为止。」

2017年1月,日出茶太台湾总公司六角国际事业控股有限公司(La Kaffa International Co. Ltd.)与大马总代理持有人Loob Holding终止合约,后者旗下160间日出茶太遂改名为tealive,于2017年2月18日面世。隨后,La Kaffa于3月寻求法院禁令,以阻止Loob Holding使用改名的tealive新品牌来营业,限制Loob Holding及其代理商从事与日出茶太相同的业务。

以上诉庭法官哈密阿布峇卡为首的三司,当时做出裁决表示,法庭是基于Loob Holding违反1998年特许经营法令,做出上述裁决。本报记者今日前往tealive分店视察时发现门市依然灯火通明。同时也从分店负责人口中探悉,由于还未收到上头的正式通知,所以分店仍会照常营业,直到总部正式宣佈为止,才会有更进一步的举动。

少了消费税食物更便宜? 饮食业者称成本高价格难以调降

(6-7-2018)

在政府宣布废除消费税后,民众满心期待饮食价格将会下调。然而,根据《透视大马》近期展开的民意调查发现,一些物品的价格已经调低,但是一些新鲜食材的价格维持不变,一些餐馆固然调低价格,却有更多选择维持原价。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属下的国家价格理事会调查发现,该单位在6月接获968宗有关价格没有调低的投诉,有1023宗则投诉物品价格调涨。过半的投诉是与饮食有关,42%的投诉者反映餐厅或咖啡厅并没有在6月1日开始的废除消费税后,调低价格。

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长赛夫汀在接受《马来邮报》专访时,在斥责商家之际,也提醒他们需有商业道德,结果此番言论一出,招来一些餐厅业者的抨击,声称劳力成本及基本成本费用的涨高、消费者的放缓消费导致商家被迫选择维持原价。八打灵再也参观业者施凯城(译音)指出,餐饮业者也得承担其他成本,而不仅仅是消费税。“很多常客也询问为何食物价格依然昂贵,我们也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些人的思维是少了消费税,价格就该调低。但事实并非如此。”

他向《透视大马》说:“猪肉与海鲜成本昂贵,还有服务员的薪资、顾客享受冷气的电费也必须支付啊!”此外,国家能源因生产成本高涨而决定从7月份至12月期间,将商用电力收费每千瓦时(kWh)上调1.35仙。他无奈的说:”像我们这种餐厅,往往就是吃亏的一方。“槟城咖啡室业者江文福(译音)受询时也指出,消费税的废除确实让他一些供应品的价格下降,但是员工薪资、水电费及租金却没有减少。“燃油价也没有真正的调低,我们都知道蔬菜与肉类等价格并不稳定,我们怎能降价?”

江文福是在北海甘榜孟加里经济咖啡室,他说,许多餐厅业者在消费税依然执行期间购入货源,因此营运开销并没有改变。北海一名65岁的云吞面小贩也认同,他在消费税落实期间,必须吸纳一些食材的额外成本。“像我这种小贩仅赚取蝇头小利,在我的成本没有多大改变的情况下,我如何能够降价?“八打灵再也小贩吴腾杰(38岁)直言对赛夫汀的言论感到失望,并建议后者应亲自接触商家,聆听商家的心声。

“这些人总是满口政治的论调,他应该接触基层民众,别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对我们说话然后采取行动。“他说,他投选希盟是希望改善生活,而不是被强迫来降低其饮食价格,让他的生活更糟糕。这名拥有3个孩子的父亲说,他必须养家糊口及支付汽车贷款,不能轻易降价。“我们无法办到是因为生活成本根本没有降低。“

听闻tealive或永久关闭 民众大排长龙抢购买饮料

(6-7-2018)

上诉庭驳回Loob Holding私人有限公司提出的暂缓令申请,意味著tealive败诉,必须马上停止营业,虽然部分分店负责人仍指会照常营业至总部正式宣布为止,不过仍有大批民眾担心tealive就此「停业」,纷纷抢在最后一分钟排队抢购饮料!截至晚上10时57分,位於文良港pv128的tealive分店人潮依然热络,想必是因为收到「停业」消息,或可能永久关闭,而抢在最后一分钟排队购买饮料!现场大排长龙。一名读者受访时透露,平日该分店虽有固定的夜猫客源,但不至於爆满;而今晚却大排场龙逾小时。

此外,她透露本身是还有积分仍未兑换,加上听闻tealive上诉失败可能面临永远关闭的消息,故连夜前往门市,排队买饮料!tealive持有人Loob Holding今日发表文告表示,已指示律师入稟联邦法院提呈上诉,推翻上诉庭6月27日的裁决。日出茶太(Chatime)今年6月27日从上诉庭取得临时禁令,並禁止tealive继续营业。翌日,Loob Holding表示,將向法庭入稟暂缓令申请,並將针对上诉庭的裁决向联邦法院提出上诉。未接上头正式通知根据Loob Holding于6月28日发表的文告,该公司代表律师已著手处理此案,並会採取正当的法律程序。

「我们已指示律师向法庭入稟申请,以便法庭允许我们维持现状,直至整个司法案件审结为止。」2017年1月,日出茶太台湾总公司六角国际事业控股有限公司(La Kaffa International Co. Ltd.)与大马总代理持有人Loob Holding终止合约,后者旗下160间日出茶太遂改名为tealive,于2017年2月18日面世。隨后,La Kaffa于3月寻求法院禁令,以阻止Loob Holding使用改名的tealive新品牌来营业,限制Loob Holding及其代理商从事与日出茶太相同的业务。以上诉庭法官哈密阿布峇卡为首的三司,当时做出裁决表示,法庭是基于Loob Holding违反1998年特许经营法令,做出上述裁决。

联邦法院周四(5日)驳回Tealive中止诉讼的申请,维持上诉庭裁判Tealive禁止营业的庭令。消息传开以后,大批民众即漏夜拜访人气茶饮店Tealive,排队抢购饮料。Tealive SS2分店的职员透露,该店在周四当天的生意是平时的两倍。这名不愿具名的职员说:“不只我们,有其它的分店也一样(出现这种状况)。”“我们连冰块都没了,冰沙系列的饮料都没办法做。”店家指出,休业时间为晚间11时的店铺总能准时关店,但周四晚却是到了晚上10时55分都仍有10名左右的民众在排队等待购买茶饮。另外,在一般工作日的晚间时段,大多的顾客都不会选择留在店内享用饮料。但是周四晚上,店内却是每张桌子都有民众在占用。“每个进来的人都以为今天是最后一天 。”

记者探悉,部分顾客手上握有Tealive的优惠卷或会员卡,他们担心Tealive一旦休业,自己就无法使用已经预缴的金额,所以就赶着前来消费。一名顾客和男友俩人手上拿着4杯饮料,她说自己看到新闻以后就赶过来了。“我在脸书上看到新闻,以为今天是最后一天。”“我们的会员卡有预付金额还没用完,没办法,自己喝不完就买来送人。”职员:将继续营业直至接获总部进一步指示
Tealive SS2分店的店员表示,自己能够明白顾客的焦虑,但店家并没有从总部收到任何消息,所以将在周五(6日)照常营业。“我们会照常营业,直到总部有进一步的指示。”

大马LOOB Holding私人有限公司是于2016年底与日出茶太(Chatime)品牌的总公司——台湾六角国际事业股份有限公司(La Kaffa International Co.Ltd)闹出商业纠纷,导致双方终止特许经营权合约。到了2017年2月17日,LOOB私人有限公司即宣布把旗下所有的日出茶太改名为Tealive重新出发。后来,La Kaffa以抄袭特许经营权为名,在上个月27日成功获得上诉庭庭令,阻止LOOB私人有限公司继续使用Tealive的品牌营业。7月5日,联邦法院驳回LOOB私人有限公司的上诉申请,裁定该公司作出赔偿。法院说明并不会在知道一方会对另一方造成损失的状况下,“倾向一个违反合同和法定义务的人”。至截稿为止,在全国拥有161间分店和800名员工的Tealive并没有在官网或脸书专页上作出任何有关此事的宣布。

遇害者身份不明 遭分5块装2箱弃尸河中

(6-7-2018)

(吉隆坡5日讯)一名身分及性別不明的人遭凶手残杀后,大卸至少5块后分装2个行李箱,並弃尸河中,惟最终因腐臭味四溢而被公眾发现!这起事件是在今日中午12时,於吉隆坡世界贸易中心附近的鹅嘜河堤处被揭发。事发时,3名居住在离事发地点不远处桥底的流浪少年,因闻到腐臭味而寻找源头,未料却在河堤旁发现一个行李箱,並在打开后发现內装有人类肢体,而向警方投报。

据了解,警方抵达现场后,即在消拯员的协助下,深入河堤进行调查工作,並在不远处找到另2个行李箱。据副金马警区主任鲁迪警监指出,由流浪少年所发现的首个行李箱中,共装有手、脚以及头部,第二个行李箱內则装有身体,最后一个行李箱內则放有数件女性衣物及一个紫色手提袋。

他表示,警方尚无法证实装有女性衣物的行李箱是否与尸体有所关联,而有关行李箱已亦被送往中央医院太平间进行蒐证及解剖程序。「如家中有任何人失踪,可向警方投报,而警方亦將对死者身分展开调查。」

华裔男子疑输球 发狂持巴冷刀砍人后割颈

(2-7-2018)(太平2日讯)一名35岁疑患有忧鬱癥的华裔男子「阿泉」怀疑输球或未定期服药,突发狂持巴冷刀砍伤乾爹徒弟復企图割颈自杀,导致两人双双被急送入院救治!这起伤人復自杀案,是於週一凌晨4时,发生在太平后廊嘉美(C)花园第一路单层排屋的张府天师坛。

警方及鉴证科人员事发后返回现场搜寻证据。来自新加坡的伤者(20余岁)与嫌犯均为林姓坛主(72岁)的徒弟。据瞭解,该坛3天於民宅庆祝神诞,屋外还设有歌台助兴至週日(1日)晚。事发时,3人同睡一房。

来自新加坡的伤者被砍伤后,血跡斑斑躺在地上等待救援。初步瞭解,嫌犯在凌晨4时时不知何故持巴冷刀对乾爹徒弟发难,导致后者的双腕手筋被砍伤,嫌犯事后转身对准师父再发难,惟相信在听到师父疾声斥责说「我是你乾爹,对你这么好」,嫌凶才停止进一步攻击。至於掛綵的伤者事后忍痛强行,爬出屋外等待他人救援。由於吵杂声惊动左邻右舍,民眾先后助传召警方及救护车到来。

案发后,现场留下触目惊心的血跡。当警方抵现场时,嫌凶躲到厕所不敢出来,在经过现场人士规劝,以及厕所门於上午8时被强行打开后,嫌犯只有乖乖就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