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当年被压迫的安华”,嘉玛油棕园录影喊冤

(30-5-2018)

嘉玛未履诺现身自首,律师提醒随时会被捕 虽然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玛昨天表明,今午会到雪兰莪安邦警区总部自首,惟他并始终没有现身,其代表律师英蓝再促嘉玛尽快自首。英蓝(Mohd Imran Thamrin)今日在警局外告诉记者,他没有嘉玛的消息,也没有拿到对方的任何指示。

“我们今午等待着他(嘉玛)的出现,但直到下午3点30分,我仍没有从当事人(嘉玛)那里得到任何消息,他也没有给予进一步的指示。”“我与我其他的律师伙伴会继续劝导,希望嘉玛尽快自首并与警方配合,以向各方解释上周五发生了什么事,且让我们能够回应网路流传的指控及各方的询问。”警方有权随时逮捕 英蓝也强调,嘉玛若没现身自首,警方能随时随地逮捕他。“一旦他现身,警方有权在任何时间及任何地点逮捕他。”

英蓝也是巫统双溪班让州议员。嘉玛因为去年10月的“爆樽”案,上周五(25日)于安邦公主专科医院内,在《刑事法典》第290条文妨害公众安宁罪名下被提控。他当时因为背伤在那里接受治疗,随后遭警方逮捕和原地扣留。虽然推事拉惹诺阿蒂拉(Raja Noor Adilla Raja Mahyaldin)当时允许嘉玛以3000元保释候审,但后者却在保释程序中途离开医院,涉嫌潜逃。嘉玛昨天再次通过音频否认潜逃,更表明今天会到雪兰莪安邦警区总部报到,并召开记者会澄清相关的问题。

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玛毁诺未在今午向警方自首,反而录制视频,控诉自己陷入“安华”1990年代末叶受当局迫害的处境。嘉玛在视频批评警方近日以多宗案件为由,不断拘捕他。“我认为,我现在遭遇的事情,就像(首相)马哈迪从前压迫、虐待安华及他的友人那样。我不是罪犯,但是我现在却受到罪犯和暴徒般的对待。”这支长达7分钟的视频中,嘉玛头戴鸭舌帽,站立在一座地点不明的油棕园内。嘉玛更要求内政部长慕尤丁出面担保,当局在他自首后不会以暴力对待。

“我也要促请内政部长慕尤丁,保释身为政治领袖及社运领袖的我,(确保我)不会受到虐待或残暴攻击。”否认欲逃避法律审判嘉玛表示,他不是要逃避法律审判,而是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才会毁诺没有在今午现身警局自首。“我并不是要躲避(当局)执法,只是我现在进入黑名单,沦为警方特别安全行动的对象。”“警方突袭我的住处、我的办公室以及多个地点,直到昨晚,我都在担心警方突袭我的房子,还有我母亲及朋友的家。”

“虽然我已承诺(要到警局),但这些(事情)让我畏惧到警局(自首)。”亮枪照片乃合成虚构此外,嘉玛在视频中表示,他如今背负至少9宗刑案,更为自己辩驳,否认不当亮枪、爆樽破坏安宁,以及闯入赌场的罪名。针对不当亮枪案,嘉玛声称,网络所流传的照片是合成虚构的——在这张照片中,一名貌似嘉玛而赤裸着上身的男子高举一名婴孩,而其腰间插着一支手枪。“我要否认这个指控。

那张照片是经过合成和编辑的,头是一个人,身体是另一个人。这项案件导致我被拘留在安邦公主医院3天。”嘉玛也澄清,他到雪州政府大厦大门外,用铁锤击碎酒瓶的行为,乃是表达政治诉求的手段;而他闯入赌场,是为了凸显雪州有太多赌场了。“我是为了伸张正义”“我所做的事情只是因为政治。我不是罪犯,不是恐怖分子,也不是暴徒。我是一名政治领袖,我是一个想要为社会伸张(正义)的领袖。”上周二(22日),

雪州总警长玛兹兰证实,警方援引 《1960年军火法令》(1960 Arms Act )第34条文逮捕并拘留嘉玛;这项条文跟酒醉或失序时亮枪有关。接着,嘉玛因为去年10月的“爆樽”案,上周五(25日)于安邦公主专科医院内,在《刑事法典》第290条文妨害公众安宁罪名下被提控。他当时因为背伤在那里接受治疗,随后遭警方逮捕和原地扣留。虽然推事拉惹诺阿蒂拉(Raja Noor Adilla Raja Mahyaldin)当时允许嘉玛以3000元保释候审,但后者却在保释程序中途离开医院,涉嫌潜逃。

嘉玛昨天再次通过音频否认潜逃,更表明今天会到雪兰莪安邦警区总部报到,并召开记者会澄清相关的问题,惟他最终没有现身警局。

航空委主席月薪逾8万,内阁议决检讨官企薪资

(30-5-2018)

交通部长陆兆福证实,航空委员会(MAVCOM)执行主席月薪,高达8万5000令吉。事缘,社交媒体之前盛传,指航空委员会执行主席的薪资,每月高达8万令吉。

“他的实质薪资和津贴,扣除花红后,是每月8万5000令吉(2018年)。”“这比首相约2万令吉的基本薪资还高。”陆兆福今日在布城的交通部召开记者会,透露上述消息。不是由政府补助 无论如何,陆兆福表示,航空委员会不是由政府资助。他说,政府只在最初阶段,向航空委员会提供9000万令吉拨款。

他说,航空委员会每年年收入达3500万令吉,而一年营运开支为2500万令吉。尽管如此,陆兆福表示,已向内阁提出执行主席薪资事宜。根据陆兆福,首相马哈迪也下令国家首席秘书阿里韩沙(Ali Hamsa),重新检视政府机构、理事会和官联企业的主席之薪酬。搜MH370暂停止

陆兆福澄清,航空委员会不会遭遇像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般被政府关闭的命运。“目前,航空委员会将维持现状。我们没有打算废除航空委员会。”另一方面,陆兆福透露,搜寻MH370的工作昨日已暂告一段落。他说,交通部将会准备一份MH370的总结报告,并会先向乘客家属汇报,才向对外公布。

“我想要重申,(政府)不会放弃搜寻MH370的意愿,我们会坚持保持希望,有天会水落石出。”

政府9月起征收销售税,生活援金取代BR1M

(30-5-2018)

首相马哈迪今日宣布,销售税将从今年9月开始推行。马哈迪主持第二次内阁会议后,在记者会上说,政府将在今年9月废除消费税,并以销售税取代。

他补充,在9月正式废除消费税前,消费税税率将从6月1日起维持零税率。什么是一马援金?另外,马哈迪也宣布推出“生活援助金”(bantuan sara hidup),以取代前朝政府的一个马来西亚人民援助金(Bantuan Rakyat 1Malaysia,简称BR1M)。“我不知道什么是一马援助金,我们有的是生活援助金。什么是一马援助金?”

询及这两者的不同,他说:“很不一样,很不一样。”此外,根据《马新社》,马哈迪宣布,配合开斋节,政府将发放400令吉特别援助金给41级和以下的公务员,而退休公务员则可获200令吉。他说,政府将在6月6日发放公务员开斋节援助金。马哈迪也表示,在开斋节前两天,所有驾驶人士将可享有50%大道过路费折扣。继续发放援助金

此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已宣布,由前朝国阵政府推出的一马援助金即将易名,但新政府依然会在6月开斋节前发放今年第二轮的援助金。希盟上台执政前后,已多次申明将继续派发一马援助金。不过,马哈迪上周指示各部门,停止使用前朝的“一个马来西亚”口号。

4月7日,纳吉以看守政府首相身份宣布,今年余下的一马援助金将会加倍发放。若是家庭月收入3000令吉以下的一马援助金领取者,之前已在2月领取今年第一次的份额400令吉,但接下来将可在6月与8月领取翻倍的金额,即一次领800令吉。

陆兆福证实,依沙已辞陆交会代主席职

(30-5-2018)

交通部长陆兆福今日披露,前巫统仁保国会议员依沙沙末已经辞去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代主席职。陆兆福今午出席内阁会议后,主持部门汇报会,接着召开记者会证实,依沙沙末已在2天前呈辞。

“依沙沙末已经辞职,即时生效。”交通部吸纳陆交会职务上周三,内阁议决解散陆交会等政府单位,陆兆福也限令依沙沙末在一周内辞职。随着陆交会解散,交通部将吸纳陆交会的职务。在前朝政府下,陆交会掌管交通事务,但却置于首相署,而不是交通部之下。目前,陆交会将正常运作,但已改由交通部管理,不再隶属首相署。

依沙过去曾担任联土局主席6年,但期间联土局爆发多宗丑闻,而环球创投(FGV)公司股价大跌,令国阵的垦殖民票大受影响。其联土局主席任期在去年1月届满后,不获续任。去年6月,环球创投爆发董事局内讧,依沙辞去环球创投(FGV)主席,改任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代主席。

扎希曾晤26亿捐款人?拉菲达讥“他一定是见鬼”

(30-5-2018)

一马公司丑闻首次在2015年爆发时,前首相纳吉坚称,他私人户口的26亿令吉,是来自阿拉伯之门的私人捐款。甫上任的副首相阿末扎希旋即为26亿门背书,并宣称他曾私底下见过沙地阿拉伯“捐款人”。

由始至终,沙地阿拉伯捐款人的真身,一直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三年过去了,希盟新政府上台后,加紧追查一马公司案。如今,前贸工部长拉菲达把矛头瞄准阿末扎希,重新检视他当年的言论。“他一定是在发梦。阿末扎希一定是见到阿拉伯幽灵,因为没有人可以点出,到底是哪个阿拉伯人(捐款)。”

“首先,哪个阿拉伯人拥有那么多钱和资产,可以捐出26亿令吉?”不信“感谢反恐”论调向来有“铁娘子”之称的拉菲达,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一贯连珠炮似地抛出质问。她也进一步质疑阿末扎希的说法,即26亿令吉捐款是为了感谢马来西亚参与反恐行动。“拜托,别给我胡扯了。请把故事说完,因为这惹怒了所有人……赶快查明真相,到底哪些钱从哪里来?”

拉菲达过去从政时向来讲话泼辣,她于2103年从政坛隐退,直至第14届大选前夕才再次重返政治舞台,向时任首相纳吉猛烈开火。刚开始,她在面子书开了个专页—“马来西亚公民拉菲达阿兹”,每日针砭时弊、痛骂国阵领袖。后来,她和数名巫统元老相继公开为希盟站台,成为本届大选的焦点。出海潜水偶遇平静号

拉菲达提起,她去年度假时,偶然遇上价值10亿令吉的超级豪华游艇“平静号”。她大力抨击国阵的无能,竟然无法搜寻这艘游艇。现年75岁的拉菲达,是名潜水爱好者。她忆述,去年2月人在泰国的安达曼(Andaman)岛屿潜水时,竟然正面迎对这艘在大马恶名昭彰的游艇。

她说,她通常会出游到公海数日,有时甚至身在离岸40公里外。“(潜水)返回途中,我原本打算把我们的船只停泊在普吉岛码头(Phuket Marina),(可是)我的潜水教练在他手机上的应用程式,检查船只的追踪器时说,‘诶,平静号在附近’。”“当时是中午12点30分,我想要看看平静号,这可是绝无仅有的机会。”

于是,他们绕路而行,追寻超级豪华游艇的踪迹。“我们看到那艘船并环绕着它……我停止行驶,说‘我最好还是去别的地方拍照,别让他们发现到是谁在船上(见下图)。’”她声音响亮地惊呼,“我靠得很近,非常大胆,你知道吗!”为何警方无法侦测到?起初,她以为这只是小事一桩,不值一提,直到三个月前,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印尼警方联手充公了这艘游艇,才恍然大悟。

“如果他们在找这艘船,为什么他们不在国家近处搜寻?就连我潜水教练的手机也能侦测到,你现在也可以办到。”“怎么可能我们自己的设备仪器,全副装备的水警或什么人都无法侦测?”她一边质问,一边举起手臂加重语气。今年2月,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印尼警方展开联合行动,在巴厘岛扣押平静号。美国司法部称,这艘身长91.5公尺的游艇,

是大马富豪刘特佐涉嫌盗用一马公司资金所购买的,价值2亿5000万美元(约10亿6508万令吉)。马哈迪是有才干领袖 回首从政44年,拉菲达说,一切是从纳吉父亲,即第二任首相阿都拉萨(Abdul Razak Hussein)委任她为上议员开始。当时,她31岁,正值而立之年,在马来亚大学当经济学讲师。4年后,阿都拉萨的接班人,第3任首相胡先翁钦点她为财政副部长。

“这些人向我们示范什么叫做廉政、正直和诚实。我非常尊重他们,从他们身上学习到很多,也学习到如何把事情做好。”“然后就是马哈迪(接棒)。如果他是没有用的领袖,我才不会担任(贸工部长)那么久。”抨纳吉迷信金钱万能 与她在朝的时代相比,拉菲达形容,纳吉执政时期充斥着贪得无厌、利欲熏心之徒,以致爆发像一马公司这样的丑闻。

“贪得无厌是底线,它让人以为金钱是万能的,可以购买任何东西,并且可以夺取和巩固权力。”“他们忘了,他们忘了民主,他们忘了上苍的意志。我虽然不是女宗教师,可是我记得妈妈的教诲,‘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或许拥有布局完善的计划,不过,如果你意图不轨,居心不良或什么的,上苍会说,‘嘿,这是不对的’,然后祂会把所有事物捣乱。哪就完蛋了!”

拉菲达直言,纳吉没有遵循前人所铺下的正途,令人大失所望。“他要打造全新的政治遗产,如今一马公司就成了他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