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售强劲美元走高 半导体领域前景唱好

(8-6-2018)

全球半导体销售成长强劲、美元匯率开始走高,分析员看好我国半导体领域前景,將评级维持在「加码」。4月份,全球半导体销售额按月和按年分別提高1.4%和20.2%,至376亿美元,连续21个月按年上升。

由於內存晶片和模擬晶片(analog chip)销量大增,世界半导体贸易统计组织(WSTS)再次上调该领域的2018年成长预测,从9.5%调高至12.4%。该组织预测,所有主要的半导体类別和区域都会取得成长。在传感器、光电產品和模擬晶片的带动下,该领域在2019年的成长预测將为4.4%。所有区域连续13个月都按年取得双位数的成长。美洲按年成长34.1%,隨后是中国(22.1%)、欧洲(21.4%)、日本(14.6%)和亚太/其他地区(10.2%)。按月比较,除了亚太/其他地区按月下跌0.8%之外,其他地区都取得个位数的成长。

今年4月份,出货额成长加速,按月和按年分別上升10.7%和26%,至26亿9140万美元,超越了2000年10月份的歷史新高25亿7380万美元。人工智能、大数据和存储是推动半导体需求成长的主要因素。年初至今,出货额达99亿1110万美元,按年增加23.1%。国际半导体產业协会(SEMI)预测,2018年的出货额將会继续成长提高。达证券分析员將半导体领域的评级维持在「加码」。虽然我国半导体公司的盈利在首季受到美元自去年末季开始走贬的影响,但该分析员预测,美元疲软的趋势今年次季已扭转。

达证券估计,2018年令吉匯率將处於4令吉兑1美元,年初至今,令吉匯率为3.93令吉兑1美元。分析员將ELSOFT研究(ELSOFT,0090,主板科技股)、马太平洋(MPI,3867,主板科技股)和友尼森(UNISEM,5005,主板科技股)的评级维持在「买入」,目標价分別为3.30令吉、11.50令吉和2.75令吉。益纳利美昌(INARI,0166,主板科技股)的评级则维持在「守住」,目標价为2.45令吉。

他认为,半导体领域的主要风险包括美元走贬和全球贸易的紧张局势。

换帅无损运作 马电讯创10年最大涨幅

(8-6-2018)

虽然马电讯(TM,4863,主板贸服股)董事经理兼首席执行员拿督斯里莫哈末沙扎里昨天突然宣布辞职,但分析员认为,这起事件不会对马电讯造成衝击,由副首席执行员拿督巴斯兰担任代首席执行员可確保日常运作不受影响,並继续贯彻马电讯原有的策略和方向。

马电讯股价在今天节节攀升,盘中触及全天最高水平4.13令吉,大涨40仙或10.72%,创下逾10年单日最大涨幅。马电讯早盘收在4.06令吉,上涨33仙或8.8%,是自2008年4月以来最大涨幅。最后,以3.94令吉掛收,全天起21仙或5.63%,共有2193万2700股易手,是全场第7大上升股。马电讯昨日在马股闭市后宣布沙扎里已辞职,即日生效;巴斯兰受委为代首席执行员。马电讯尚未確定何时委任新首席执行员,但该集团Perfexe 10策略下的计划和措施仍会继续执行。

联昌国际投行分析员指出,委任巴斯兰作为代首席执行员可確保马电讯在执行政策的连贯性,因为巴斯兰对马电讯的业务非常熟悉。「巴斯兰自2005年已担任马电讯的首席財务员,直到去年4月才升任副首席执行员。」此外,兴业投行分析员也中和看待上述人事变动,目前未见马电讯策略有重大的转变。「马电讯股价在昨日(6日)盘中触及7年新低的3.60令吉,年初至今大跌41%,主要是因为首季业绩惨淡,股价面对拋售压力。」

他说,马电讯目前的主要风险是宽频收费。最坏的情况是宽频价格减半,这將导致其目標价被下砍至3.80令吉,目前的目標价为5.80令吉。与此同时,联昌国际投行维持马电讯「守住」投资评级,目標价为保持在4.30令吉,因为他也担心监管单位將下调宽频收费。另一方面,大马投行分析员指出,马电讯的新unifi用户持续成长,2018財政年首季按季和按年上升5%及20%。不过,Streamyx用户按季和按年减少6%及19%,至110万名,因为用户转向unifi或其他固定和无线宽频供应商。

此外,其unifi每月用户平均收入(ARPUs)也减少至每月194令吉。有鉴于此,该分析员说,按2019財政企年业价值对扣除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盈利(EV/EBITDA)比率7倍,保持该股「买进」投资评级,合理价为5.30令吉。

给魏家祥一个服字,再送4个字:厚颜无耻

(7-6-2018)

儘管在野黨國會議員破天荒獲得政府撥款,但數額比起執政黨議員少。馬華署理總會長魏家祥旋即追問,難道在野黨選區的選民沒有繳稅,而不配獲得全額撥款?魏家祥也是亞依淡國會議員。他今日在面子書專頁貼文,首先肯定希盟政府給予在野黨選區撥款,比前朝政府來的好。

但他接著批評新政府,給予在野黨選區的撥款比執政黨選區少了許多。「前朝政府沒給予在野黨選區撥款,希盟政府給予在野黨選區撥款,這點值得肯定。」「但是,在野黨的選區撥款少了至少一半。」「用同樣的口吻,回問當初演講時承諾一視同仁對待朝野的希盟議員,尤其行動黨議員,亞依淡、金馬侖、哥打巴魯、豐盛港等選區的人民沒有繳稅嗎?還是只繳一半的稅?」金馬侖及豐盛港國席由國陣拿下,而哥打巴魯則由伊黨守住。在野黨只獲10萬元 首相馬哈迪今日宣布,執政黨國會議員將可每人獲得50萬令吉撥款,至於在野黨國會議員,只會獲得10萬令吉。

除此以外,馬哈迪也宣布,每名國會議員將獲得20萬令吉的服務中心津貼。根據《當今大馬》了解,只有執政黨國會議員可獲得每人20萬令吉的服務中心津貼。再加送「厚顏無恥」針對魏家祥的炮轟,行動黨社青團長黃家和(見圖)發文告表示,他必須「給魏家祥一個服字,再送4個字——厚顏無恥」。「我真的服了魏家祥。當他當部長時,國陣沒有給一分一毫在野黨議員,我們的所有活動、開銷,都是有賴於我們支持者的鼎力支持。」「不要說多,如果當時的國陣政府可以給予我們就那麼一點的撥款,我們可以做得更多和更好。」

「這個機制,是國陣留下來的。我們絕對不是要延續國陣不好的機制,而我們今天給予作為在野黨的國陣議員撥款,就是要改善整個機制的一個開端。」國陣未給在野黨撥款黃家和也是怡保東區國會議員。他表示,希盟剛剛跨出了第一步,魏家祥就要希盟跑到終點線,未免是雞蛋裡挑骨頭。他提醒魏家祥,國陣執政時期,從未給予在野黨議員撥款。他強調,在這以前,只有檳城和雪州希盟政府曾經給在野黨議員撥款。「也不要忘了,國陣、包括魏家祥在內的領袖,留下超過1兆國債給我們。我們要做的東西會很多,而我們也不能期待沒有做過在野黨的國陣議員,會和我們一起做。」

「魏家祥今天還有顏面說出這番話,我不得不給一個服字他。」「可能加送4個字——厚顏無恥。

魏家祥,彭亨国阵会给在野党议员选区拨款吗?

(7-6-2015)

魏家祥,彭亨国阵会给在野党议员选区拨款吗?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追问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彭亨州国阵州政府是否会效仿希望联盟中央政府,给予彭亨州17位在野党议员选区及服务中心拨款,让在野党提供更好更有素质的服务给人民。

首相敦马哈迪在主持第3次内阁会议后宣布,希盟国会议员将会在开斋节之前获得50万令吉的选区拨款和20万令吉的服务中心津贴,而反对党国会议员及其服务中心,分别则获20万及10万令吉。尽管在野党国会议员第一次获得联邦政府的拨款,但是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竟然在面子书抨击希盟政府,没有公平对待所有选区的人民。“魏家祥应该是从未见识过雪州希盟政府在过去10年是如何善待在野党选区和制度化提升在野党的议会地位,包括提升雪州在野党领袖的福利和委任在野党出任雪州公共帐目委员会主席一职。”

张玉刚指出,在雪兰莪州,执政党和在野党分别获得70万和20万的选区拨款,虽然在野党议员的拨款比较少,但是该选区的执政党协调员会获得50万的选区拨款。因此该选区的拨款总额,跟其他的选区相比是一样的,所有的选民都获得一视同仁的对待。“反观国阵执政61年,何曾给予在野党议员选区拨款?即便是由国阵执政的彭亨州政府,也未曾听说会提供在野党议员选区拨款,而且马华在彭亨州的地方领袖及市议员,更是处处阻扰在野党租借公共设施及村委会礼堂办活动。魏家祥有何颜面控诉受到不平等对待?”

张玉刚表示,希盟政府将会在接下来逐步落实《希望宣言》的承诺,提升在野党领袖在国会的议会地位。魏家祥是否有勇气敦促国阵在玻璃市、彭亨和砂拉越这三州,提升在野党领袖的议会地位和给予选区拨款?

嫌反对党拨款比执政党少 魏家祥惨遭网民狂轰

(7-6-2018)

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批评希盟政府发放国会议员拨款时,未对反对党议员一视同仁,结果引来网民炮轰。魏家祥今日在脸书,批评首相马哈迪宣布希盟和反对党国会议员拨款的不同待遇。“根据《星洲日报》,马哈迪宣布希盟国会议员将会获得50万令吉的拨款,其服务中心则另外获得20万令吉的拨款;

反对党国会议员则可获得20万令吉拨款,服务中心则获得10万令吉。上述拨款将会在开斋节前发放。”他说:“前朝政府没给予在野党选区拨款,希盟政府给予在野党选区拨款,这点值得肯定。但是,在野党的选区拨款少了至少一半。”魏家祥用同样的口吻,回问当初演讲时承诺一视同仁对待朝野的希盟议员,尤其行动党议员:“亚依淡,金马仑,哥打巴鲁,丰盛港…选区的人民没有缴税吗?还是只缴一半的税?”

魏家祥的这番言论随即引起网民的挞伐,他们认为国阵执政时期,希盟成员党议员没有得到拨款,所以魏家祥如今这样批评实在不该。网友Tolo Lee说:“以往国阵只拨款给国阵议员,如今才六月初,若国阵议员要全额拨款,是不是之前国阵于今年拨给国阵议员的半数以上的金额必须缴回国库,以示公平?”Andrew Cheong则留言:“难道以前希盟选区的人民没有缴税?你承认之前你们身为执政党的不公,而你们却只是选择静静的看着污桶独揽霸权,试问你们是代表华人的党吗?”

Olivia Oh说道:“魏先生,61年来我们也是有缴税,有得到平等对待吗?”有者则认为,曾经当内阁部长的魏家祥在朝时也没有为反对党议员争取拨款,因此如今不应该批评希盟政府不公坪。Armstrong Wei说:“你做部长时,有关心过反对党的选区沒拨款吗?当时这些反对党选区人民沒缴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