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事之徒

巴音布鲁克乡停电,旅舍的服务员为我们准备了蜡烛,同时叫我们登记一下房客资料。在那拉提的时候,那里的旅舍老板曾经问我和剑强是否有夫妻结婚证书,我们的回答说没有。当时我们骗老板说我们来自福建,免得他以不接受外宾的理由而拒绝我们入住。到了这里,我么一早就交了房租,心想如实的登记应该比较好,免得公安来查房就麻烦了。登记完,老板也没看我们填写的资料就走了。我们到外头吃烤羊肉串,回到来已是深夜12点。由于停电,我们虽然不疲倦,但是还是躺在床上准备入睡。​一点多钟的时候,老板就过来敲我们的房门,站在门外告诉我们说外宾都得到公安局去报到。剑强说知道了,现在那么晚了,等明天再说吧。老板又说,待会公安来查的,

我说不所谓,我们只是旅客,没问题。老板走后不久,又有人敲门,这回真的是公安来了。我开了房门,公安很礼貌地要求看证件。我们交出了护照,他们用手电筒查看过后,告诉我们说巴音布鲁克不是旅游开放区,外宾必须申请通行证才能到此地。​“我们不知道有那么一回事,那怎办?”​“我们本来也下班了,听说来了两个外宾,才又赶过来看看。现在也那么晚了,我看等我们回去回报上级,你们明天才去公安局报到吧。”两个公安彬彬有礼,临走前还客气地说“打扰了”。正因这样我们想问题不大。​隔天一早,旅舍老板问公安是否有扣押我们的护照,当他知道没有之后,就说:“你们别管他,就走吧。”​我有多事,对剑强说:“反正第一回遇到这样的事,不如去报到一下,

看有什么遭遇也好,就当作一个旅游经验把。”剑强竟然没反对,过后遇到麻烦,他也没有怪罪我。​吃了早餐,我们“老实”地到公安局报到。我们被领到一间办公室去等候“发落”。办公室没有人,都去开会了。我四处张望,发现一个橱柜的门敞开了,瞧见了里头的文件夹。文件夹分类的摆在柜里,标签了不同的档案名,分别有房屋和屋主资料、暂住人记录、个条规注明公安要掌握的敌情,观察敌人的动静,随时向上级报道。​剑强看了说:“他们的用词还停留在抗战时期,把不遵守法律的人都当作敌人来诠释,还处于备战状态。​等了20分子,一个公安出现,他带领我们到另一间办公室去。那里有一个看起来职位很高的公安等着我们。高级公安很客气的招待我们坐下,

开口说:“我们这里不是旅游开放区,你们的到来属于非法旅游。”我们向他们解释我们不知道这个情况。​“一般外宾都是跟随旅行团来的,旅行社会帮他们安排一切。你们没有通行证,我们要适当的处理…… ”​“我们是各人旅游,不跟团…… ”我还没说完,公安插口道:“在中国宪法下你们时非法旅游,我们得适当处理。”​什么是适当处理呢?​公安怕我们不相信,翻开一本小册子给我们看,里面注明了新疆省内几个不开放的地区名称,其中包括我们之前去的那拉提和途经的新源。​“你们之前应该先聊借当地的律法。”公安客气却严肃地说。​剑强会回应说,我们不可能把所有律法都读熟了才去旅行。“况且中国加入世贸后应该有许多政策都有所调动。”他其实是乱说的,只想动摇公安的判断。​

“如果有更改,我们会得到通知。现在我们得适当的处理。”​又是适当的处理!那是怎样呢?​“就是说按最高500元的罚款来处理”​“不是吧!”我和剑强同时喊了出来。我们尝试向公安解释我们的旅游动机,接着又诉说我们旅行的艰辛,试图博取他的同情,但他依然淡淡地说:“我了解,我也只是依法办事。”​“那好,我们选择离开。”逃之夭夭是最好的方法。​“这不是你们选择的问题,你们到中国来,就得受中国律法管制。”​“我们一路走来,不可能一直赶车,难道路过都不行吗?”我开始有点语无伦次。但公安好像有软化的迹象。他叹口气,吩咐我们去吧护照复印给他存档,他大个电话向上头报告一下我们的情况在处理。我们踏着沉重的脚步道外面的大街取复印护照,

心里懊悔不听旅舍老板的建议。复印好护照回去公安局,刚才一直强调要适当处理的公安迎面走来,对我们说:“我向上头说了你们的情况,这回就给你们一个口头警告,下回不要再犯了。”​还有下回?撤下我们的罪行,我们又开始多事起来。“唉,那么远到来竟然没有到巴音布鲁克大草原去看看天鹅,真可惜啊!”剑强故意作出失望的语气。​公安瞄了我们一眼,徐徐吐出一句话:“要去也行,但要尽快离开这里。”​哈!没有罚款还可以观光?我们即刻向公安道谢,连忙道外头包了一脸吉普车往大草原奔去。观光完巴音布鲁克草原回来乡镇,我们在公安局门前晃来晃去直到深夜时分,因为带我们离开的班车迟迟不来,走不了。​我看见那个高级公安远远地眺望着我们的身影,然后摇摇头转身回办公室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