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展开第三波历史使命 吉兰丹、登嘉楼、彭亨和玻璃市成为新前线州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7月10日(星期二)下午1时在话望生与新的民主行动党党员开会时的演讲:吉兰丹、登嘉楼、彭亨以及玻璃市将会成为民主行动党新的和第三批的“前线州”,以为马来西亚带来团结、正义、自由和民主
当民主行动党宣布槟州成为在为马来西亚的团结、正义、自由和民主的斗争中的“前线州”时,我们共奋斗了20年才终于在2008年大选完成使命,民主行动党在那届大选后领导和组成槟州的希望联盟州政府。

巫统/国阵在过去十年内显露出最丑恶的一面,不断诉诸种族、宗教、恐惧、仇恨和谎言政治,尤其是捏造槟州所谓的“华人民主行动党”州政府正压迫槟州的巫裔和伊斯兰教的形象。巫统/国阵的谎言行动或许在槟州以外的马来西亚其他地方因着无知而产生一些效果,但槟州人民,尤其是巫裔却没有那么无知。

这就是为什么民政党和马华继续在2008年、2013年和2018年大选全军覆没,在槟州连一个州议席都赢不到。巫统在槟州的表现也没有好到那里。巫统从2008年大选的11个州议席,减至2013年大选的10席,然后在2018年大选进一步削减至两席。事实上,巫统在2018年大选在槟州无法获得巫裔的支持,并且还流失了10%的巫裔选票。

假如巫统展开的竞选活动是基于真相和事实且立意诚实和真诚的,而不是散布有关槟州的巫裔和伊斯兰教受到压迫的谎言,巫统在2018年大选的表现又怎么会如此之差劲,输掉10个州议席中的8席,甚至也失去10%的巫裔选票?民主行动党在2013年宣布柔佛成为民主行动党在为马来西亚的团结、正义、自由和民主的斗争中的新的“前线州”时,巫统/国阵领袖都对这项宣布嗤之以鼻,因为这看起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

这是因为柔佛一直以来都被视为巫统/国阵在马来西亚势力最强大的州属,几乎被认为是无敌的,巫统/国阵甚至把2008年大选的竞选宗旨设定为把柔佛变成零在野党的州属。然而,命运却倾向了民主行动党和希望联盟的这一边,不可能的任务终于在2018年大选完成了,希望联盟除了推翻巫统/国阵的联邦政权,也推翻了后者在柔佛的州政权。

如今我们要展开第三波的历史性使命:我们宣布吉兰丹、登嘉楼、彭亨和玻璃市成为民主行动党在为马来西亚全民——不分种族、宗教或区域——的团结、正义、自由和民主的斗争中的第三批和新的“前线州”。民主行动党在彭亨有州议员,但却在吉兰丹、登嘉楼和玻璃市没有州议员。民主行动党在吉兰丹、登嘉楼、彭亨和玻璃市的第三阶段的“前线州”运动,将会比前两个在槟州和柔佛的“前线州”运动来得更艰巨和可畏,但民主行动党是全国各地的马来西亚全民的政党,不看种族、宗教或区域。

我们将会和其他三个希望联盟政党合作,以确保我们除了可以成立一个希望联盟联邦政府,也可以在未来在吉兰丹、登嘉楼、彭亨和玻璃市成立希望联盟州政府。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在登嘉楼和吉兰丹访问,我对于人民给予我们在第十四届大选后在登嘉楼所成立的四个新的支部和在吉兰丹成立的17个新的区部的踊跃支持而感到雀跃,这些区部都开放给马来西亚所有的族群和宗教群体申请党籍,由此促成了新的政治景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