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存州反扑终结国阵霸权 新政府须公平施政对待沙砂

文:冯晋哲 | 沙巴行动党宣传秘书暨路阳区州议员 大选前,希望联盟内部在制定战略时做出预估,若要实现改朝换代,西马半岛必须赢得100席,方能有机会完成历史上的首次政党轮替,这个任务说实在并不简单,尤其是在西马半岛的北部和东部,传统马来乡区都出现三角战的情况下,要获得100席实属不易。

然而,即便真的希望联盟能够在西马半岛获得100席,沙巴和砂拉越若没能出现变革,就像上次大选那样,东马仍然成为国阵的定存州,我们也依然可能无功而返功亏一篑。因此,东马希望联盟和反对党要获得至少12席才能勉强跨过国会简单多数的门槛,成立新政府。但是,如果回看十三届大选,东马的民联(现为希望联盟)仅仅获得9席,因此有了国阵定存州的称号。换言之,如果这届大选东马的希望联盟加沙巴本土新兴势力沙巴人民复兴党(民兴党)无法有所突破,即便西马半岛希望联盟如愿获得100席,改变也无法水到渠成。

俨然,要突破东马定存州的国阵堡垒,还真是很艰难的任务,尤其是在2016年希望联盟在砂拉越州选举中遭遇了挫败,行动党从原本的12个州议席锐减至7个州议席。大家都对希望联盟在这次大选在东马的表现感到担忧。在509开票那晚,很多人都感到相当意外,东马出现史无前例的大反扑,国阵多个强区和强人都纷纷落马,希望联盟频频在多个选区宣布告捷,多个原本是国阵强区的地方出现了激烈的拉锯战,选举结果重算再重算。虽然官方成绩迟迟没有出炉,但我们从内部管道得知,沙巴和砂拉越的成绩结果让大家出乎意料,这时我们才开始有了变天的预感。

国阵的成绩停留在79席,好几个小时都再也拉不上来,而希望联盟已经到了100席。时间接近凌晨三点,希望联盟的议席突破了112的简单多数门槛,确定赢得大选,最终议席来到122的数字。很多媒体都纷纷以惊叹的语气报导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大选,这堪称是改写历史的史诗般的选举,因为在这之前,没有人能够笃定反对党和希望联盟必定赢得选举,就连权威的默迪卡民调中心也不怎么看好希望联盟可以突破简单多数,很多民调和媒体甚至预估这会是悬峙议会的情况。之所以预估是悬峙议会不无道理,因为西马半岛在伊斯兰党成为第三势力的情况下,很多马来传统乡区议席其实不容乐观,即便希望联盟能够有所突破,若没有东马的加持,可能让拥有18席的伊斯兰党成为了造王者。

但是,这种结果并没有发生,东马出现了史无前例的反风,沙巴希望联盟和民兴党联手,在沙巴斩获14席,革新党1席,国阵仅获得10席;而砂拉越也没有上演2016年的悲剧,希望联盟一举拿下10席(独立人士2席)。东马的希望联盟加民兴党总共拿下了24席,成为了希望联盟入主布城的关键。西马半岛的希望联盟仅获得98席(包括1席独立人士宣布支持公正党)。这也意味着,西马半岛并没有如选前所预料,能突破100席。

列表:各政党在第十四届大选中在各州所获得的议席总数:

州属 公正党* 国阵 伊斯兰党 民主行动党 沙巴民兴党 独立人士 总数
玻璃士 1 2 0 0 0 0 3
吉打 10 2 3 0 0 0 15
吉兰丹 0 5 9 0 0 0 14
登嘉楼 0 2 6 0 0 0 8
槟城 11 2 0 0 0 0 13
霹雳 13 11 0 0 0 0 24
彭亨 5 9 0 0 0 0 14
雪兰莪 20 2 0 0 0 0 22
吉隆坡联邦直辖区 10 0 0 0 0 1 11
布城联邦直辖区 0 1 0 0 0 0 1
森美兰 5 3 0 0 0 0 8
马六甲 4 2 0 0 0 0 6
柔佛 18 8 0 0 0 0 26
纳闽联邦直辖区 0 1 0 0 0 0 1
沙巴 3 10 0 3 8 1(革新党) 25
砂拉越 4 19 0 6 0 2 31
总数 104 79 18 9 8 4 222

*希盟4党在西马统一使用公正党旗帜出战,东马继续使用火箭。

就如当年建立马来西亚那样,没有沙巴和砂拉越,就没有马来西亚联邦。这一次,没有沙巴和砂拉越的携手合作,就没有新的马来西亚。可想而知,沙巴和砂拉越之所以有沉默风暴,几乎没有人在选前能够预见这情况发生,是因为东马长期积累了不满的情绪,东马远比西马半岛落后,长期资源分配不公,体制上没有获得公平对待,加上国阵的贪腐和经济治理不力,让东马出现了迟来了政治海啸,才一举终结了国阵半世纪的一党专政。

事实上,希望联盟也理解和看见东马的需要,并在政纲《希望宣言》中用了很大的篇幅,来涵盖和纳入东马的需要,除了百日新政中提到要设立特别委员会来检讨和落实保障东马权益的《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在第四章第四十到四十八条承诺中,提到给予沙砂的具体方向、政策和改革,让沙砂能够获得更多的自主权,让沙砂能够获得更多的资源分配。多年下来,沙巴和砂拉越行动党都一直在争取实现联邦制度的改革,希望落实一套对两岸公平平等的联邦制度,让沙砂能够透过拥有更多的主权和资源分配权,让沙砂能够富裕起来。

既然选举结果也显示了没有沙巴和砂拉越的反风,希望联盟不可能上台执政,这也意味着我们要时刻保持警惕,如果希望联盟联邦政府无法实现公平对待沙砂,无法落实体制改革赋权沙砂,那么沙砂要么继续成为国阵定存州,要么将出现极右的民族主义浪潮,甚至出现分裂主义的情绪。以英国为例,多次政党轮替,英国工党执政甚至有过来自苏格兰的首相,但是苏格兰作为联合王国里平等伙伴的地位和主权不断遭到侵蚀,最后苏格兰爆发独立运动,差点就在2014年的公投中脱离了联合王国。希望联盟的历史使命,不仅仅是改革现有崩坏的体制,更是落实一套公平平等的联邦制度,让沙巴和砂拉越在新的马来西亚里获得公平对待和平等尊重,而不是继续奉行中央集权的制度,让体制继续边缘化和忽略沙砂的需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