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背信了倪可敏?

(3-7-2018)

行动党国会议员倪可敏是不是新执政团队不可多得的人才?内阁部长一职对倪可敏是否必要?到底林冠英大选前的承诺是竞选语言,还是「真」有意力挺倪可敏出任部长?当然委任部长是首相的「权力」,但这个权力是否可以无须顾及其他成员党的意志与意愿?甚至置成员党对选民的「承诺」于不顾?

当行动党准备在本届509大选采取「王对王」的竞选攻略以对抗国阵马华与民政党内阁部长的选区时,可能没有预料到今天的战果会是如此「辉煌」,「王对王」的战略原就是充满许多不确定性及变数。

但「王对王」的战略,给行动党创造竞选议题,主导了选情,这是行动党对抗国阵成员党布局「不成功,便成仁」的思维,结果是成功的。这些上阵「危险区」的行动党领袖,基本是有作为、有见地的「政治明星」,事实上他们过去的表现,对内对外均为行动党在本届大选的战绩立下了汗马功劳,当然他们接受「征召」,「知难而进」的作为,心理上是有准备付出可能失败的政治代价。

「部长对部长」之争

倪可敏离开太平国会选区,直捣民政党主席及前原产业部长马袖强的安顺国会选区,这个选区由于马袖强是内阁部长的关系,拥有一定的资源,行动党其他人出战该区当时评估可能「取胜无望」。

林冠英可能没有意料到改朝换代竟然会成为事实,因此在替倪可敏造势时,不忘提醒安顺的选民,不必看在马袖强是内阁部长的身份,因为一旦希望联盟执政中央,倪可敏同样是会受委为部长一职,因此这是「部长对部长」的对决,此举对拉高倪可敏的选情,带动当地支持者及选民的士气。

在柔佛州,当行动党原居銮国会选区的刘镇东请缨到亚依淡选区对垒马华原首相署部长及马华署理会长魏家祥时,应该早准备「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些行动党的「政治明星」敢于舍「安全区」走到「危险区」去挑战「不可能的任务」,显示行动党对他们的信任,也认可他们在选民中可能带动的大选连环效应,特别是他们的能力、承担、口才及理念。

内阁部长的职位如果是挂名的、虚名的、是无作为的,那现在的政府与前朝政府就没有太大区别。但当一个政党准备大刀阔斧进行彻底的体制改革时,阁员的物色必须确保人才得以委以重任,达到选贤与能。

当初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信誓旦旦的「夸下海口」,选民仍然印象深刻,如果倪没有被委为部长,当地选民心理的感受特别强烈,甚至认为被林冠英「欺骗」了。

物色人才入阁

当然,委任内阁成员是首相的权力是最好的「解释」,说得「动听」当然是「美言」首相一定会有其「周全的考虑」,但这是最不负责任的「结论」。当巫统在国阵内一党独大的时候,确实是国阵成员党没有太多的话语权,首相的绝对威严与威权,造就了今天巫统的下场与国阵的局面。

今天,希盟的执政,其成员党的意见与建议,是否最终还是不能逃脱这是首相权力的「魔咒」,成员党只有「听命」而没有「反对」的权利,如果是这样的局面,期待对首相权力的「平衡」力量就荡然无存了,这正是我们应该关注的。

林冠英的财政部长职,早前也是基于林冠英的低价购房问题所引起的官司仍然在法庭的审讯中而被建议应该等待官司结束后才能受委为内阁部长,但最终还是排除万难。林冠英最终顺利宣誓出任极为重要的财长一职。首相能够排除外界的观感,执意委任林冠英,展现的是其「意志力」,也或许是首相评估林的购房官司是含有前朝政府的「政治意图」。

但作为一个在大选中展现强烈企图心的行动党,进入了中央权力的核心,是要让外界看到行动党有作为领袖的抱负、魄力及执行力。这是行动党物色党内杰出人才进入内阁的关键成绩单。

涉及领袖信誉

倪可敏辩才无碍,在霹州从政期间的表现深得民心,政绩有目共睹,但对是否委任为内阁部长一职所展现的谦卑,令人尊敬。魏家祥早前酸苦其「没有部长当甚为可惜」,倪取巧的反应:「如果要当部长早就加入马华」,化解尴尬场面。当然不当内阁部长,倪可敏仍然可以继续为民服务,但人才不入阁,确实给人留下遗憾。

林冠英是「含泪」无法委任倪可敏也好,首相马哈迪对倪可敏「有意见」也罢,关键是林冠英对安顺选民的「背信」,涉及领袖的「承诺」,涉及选民心中对领袖信誉、道德与操守的观感,而动辄力陈委任内阁成员是「首相的权力」也暴露土团党外的成员党相对的弱势、退缩、无奈。

除非有足够的理由,否则倪可敏是否受委内阁部长一事势必冲击行动党的「诚信」。这是「诚信」与「权力」的博弈,权力的一方正是首相马哈迪。

安顺选民,甚至于全国华裔选民关心倪可敏当不成部长,但倪自己形容:当不当官富贵似浮云,并承诺一样会全力发展霹州。领袖做大事而不做大官,原是典范,但人才无法进入政府权力核心或将削弱体制改革的力度、深度与广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