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植业者预测今年棕油產量创新高

(15-6-2018)

种植业者预测,今年的棕油產量將攀上歷史新高,因为雨量將提振收成。它们预测,今年棕油產量將从去年的1990万公吨,增至2050万-2100万公吨;惟,產量增幅则將比去年的15%低。《彭博社》引述大马棕油协会(MPOA)首席执行员纳基华赫指出,棕油收成已从2015年至2016年期间的厄尔尼诺回归正常,因此今年不太可能出现「超高產量」的情况。

他说,「棕油產量大致上將从7月份开始提高,然后连续3个月会维持在高位,这將限制棕油期货价格的上涨空间。」大马棕油协会的成员,包括森那美种植(SIMEPLT,5285,种植股)、IOI集团(IOICORP,1961,主板种植股)以及吉隆甲洞(KLK,2445,主板种植股),这些公司占我国棕油种植地总面积580万公顷的40%。与此同时,隨著棕油產量扬升,大马棕油领域业者也开始衡量预期在8月份公佈的最低薪金制措施所带来的影响。森那美种植上个月曾警告,提高最低薪金制將使劳工成本占总生產成本的比重从26%,大幅提高至35%。

纳基华赫指出,棕油种植业者都认为,希盟政府应该检討棕油领域目前的税收结构,以帮助业者应对潜在的劳工成本上涨。他昨日在吉隆坡接受《彭博社》访问时说,「此时此刻,我们仍无法负担將僱员的薪资从1000令吉,提高至1500令吉。我们讚成员工应该赚取更高的收入,但我们认为那应该以生產力作为前提。」他也补充,若是循序渐进地提高员工的薪资,业內將更容易消化其中的衝击。他说,每公吨用于烹製巧克力和洗洁剂的棕油,耗资的成本约1500令吉至2000令吉,而僱员工资佔约25%。然而,除了僱员工资以外,业者还需支付21%的原棕油税和员工税。

「综上所述,我们希望政府重新检討棕油行业的税收制度,因为这將有助于业者支付更高的薪资予员工。另外,我们也认为,税收应该用来帮助行业发展。」他续说,1500令吉的最低薪金恐將会使种植业者的生產成本提高10%,即每年约18.5亿令吉。「全世界最大的棕油生產国–印尼,其棕油园的员工薪资比大马低30%。然而,当地员工每个月都会赚取2500令吉至3000令吉,因为他们获得政府的奖掖。」此外,纳基华赫也表示,棕油业者每个月对每名员工额外花费400令吉至700令吉,作为员工住宿及水电费补贴。

「我们並不能削减这些津贴和福利,因为我们非常缺乏员工。」他认为,我国政府应该减少聘用外劳,并为棕油行业提供更多自动化和机械化设备。目前,棕油行业极度依赖外劳,且非常缺乏人手。「如果政府能为我们提供本地劳工,我们无任欢迎。但目前我们没有选择,被迫僱用外劳。我们生存完全依靠于他们。」大马衍生產品交易所的原棕油期货价格连续8日下滑后终于止跌,今天上扬18令吉,至每公吨2336令吉。国库无钱推国产车,冠英称百日再揭前朝一丑闻 继阳光策略能源公司案(SSER),财政部长林冠英预告,将会揭露另一个前朝政府的舞弊案。

林冠英接受新加坡《亚洲新闻台》专访时披露,将在百日内公布攸关财政部的丑闻。“我们希望能够在百日内公开此事,过后我们就能接受现实。这是我们开始清理前朝烂摊子……我们一一盘点问题,打扫和消毒一切,大马就可以恢复正常。”无论如何,报道没有阐明,最新丑闻是否攸关一马公司案。林冠英也说,财政部陆续揭发各种前朝财务丑闻,而政府交由调查团队和法庭决定,前首相兼财长纳吉是否要负责任。惟他点出,纳吉当时出任财长,难以撇清关系。“我认为,他应全权负起责任,只有财长才能批准这项交易。”

“当然,这交由调查团队决定。如果他们决定要提控,交由法庭审判。”“尽管我认为,前财长要负起最终责任,我们交由调查团队,以完成法律程序。”林冠英强调,政府调查纳吉时,没挟怨报复,更指政府若怀恨在心,早就关押纳吉。他补充,纳吉倒台一个月后,还能在国内自由行动,即便政府可以动用数个法律羁押他调查丑闻。“我们要遵守法律途径和法治精神,若有任何证据浮现,纳吉就要被控上庭。”谈及首相马哈迪欲开创新国产车,林冠英认为,这项计划需要获得私人界支持,因为国库无钱。

“我告诉首相,我们没钱,他也知道……这并非由公帑资助,也不会像宝腾,不。”“如果有私人界要使用自己的钱在大马推动,我认为就值得我们探讨,但不是使用公帑。”他相信,私人界向马哈迪提出新国产车计划,但马哈迪迄今没有接获献议书。此前,马哈迪出访日本时表示,宝腾已把近半股权脱售给中资,因此有意开创另一家国产车公司。此番建议引起在野党批评,认为应该发展公共交通,也有评论人认为,希盟政府应当废除车税、入口准证(AP)等保护措施,以让人们享有低价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