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需摒弃独大作风 国阵需两届大选或10年复原

(14-6-2018)

第14届全国大选惨败、东马两州成员党出走、议员不断跳槽……接二连三的重挫,使得迄今只剩下4个成员党的昔日执政联盟国阵,伤得奄奄一息。政治分析员认为,国阵需要至少两届大选或10年时间才有望复原,不过先决条件是——巫统不能再独裁霸权!

国际伊斯兰大学政治科学系讲师端姑莫哈指出,国阵想要复原并重回政坛,其中一项改革,就必须包括阻止巫统,继续在联盟内坐大。 “如今是国阵反躬自省的时刻了。各成员党也开始涌现一些想法,认为需要阻止巫统再度主宰国阵。” “若国阵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允许成员党尽心汰新及改革。这包括改变联盟里原有的游戏规则,特别是领导层结构,以及决策方面。”他指出,国阵的前身“联盟”,就曾在体制内给予成员党更多发言的空间。成立于1973年的国阵,直至今年5月的全国大选前,

一直都处在强势的地位,在全马拥有多达14个成员党。但如今随着兵败如山倒引起的出走潮,目前只剩下巫统、马华、民政及国大党这4个元祖成员党。作为国阵最庞大成员党的巫统,一直以来都在联盟内呼风唤雨,肆无忌惮地发表敏感且争议的言论,如不断强调“马来主权至上”,一些领袖更直呼我国其他族群为“外来者”。嚣张的态度连盟党马华及国大党等,都始终敢怒不敢言。自2008年全国大选开始,已有迹象显示,各族人民开始摒弃国阵的种族主义思维。端姑莫哈说:“最重要的改革,

是国阵能在集体决策的过程中,展现平等的态度。尽管国阵长期以来,一直都任由巫统一党独大。”马来亚大学马来研究系讲师阿旺阿兹曼教授则认为,在经历本届大选惨败后,国阵是时候考虑是否要解散了。“国阵的招牌已经被砸坏了,是时候解散并以新形象重新包装。然而,若政治文化及领导层仍属于旧版,这样的重塑是不会有效的,新瓶装旧酒注定继续失败。” 尽管也有者建议,巫统不妨结合如今相对壮大的伊斯兰党,但端姑莫哈不相信能成事。“在一些角度上进行有限度的合作可行,

但若说到全面结盟,恐怕只会诞生一个极右翼的政治联盟。在多元民族色彩的大马,像伊党那样的右翼模式,始终无法独自胜出。”他补充,伊党向来主张的伊斯兰政治形象包装,只会将巫伊结盟推向更极端的位置。阿旺阿兹曼也认同这项说法,强调即使巫伊两党领袖近期频频碰面,也不代表两者就会结盟。“两者想结盟绝非易事,因为伊党及巫统基层都不认同对方政党的观点。任何强硬结盟的行为,只会导致两党的基层力量更分散。”两位分析员也不相信,巫统有转变为多元族群政党的必要,

并且提醒巫统,最大的问题不在于单元族群政治,而是贪污腐败。“巫统失去自家党员支持,就是因为抛弃廉洁这个原因。领导层贪腐,而且涉及‘一马发展公司’这样的弊案,加上征收消费税需索无度,才是巫统真正的问题。”随着沙巴与砂拉越8个成员党相继退出国阵,曾经掌权数十载的巨无霸政治联盟——国阵如今只残存5个成员党,国会议员数目锐减至57人。国阵的前身联盟在1957年成立时只有3个成员党,即巫统、马华公会与印度国大党。在1969年大选与513事件发生后,联盟扩大规模,

招纳民政党与人民进步党,乃至短暂加入的伊斯兰党,而联盟也改名为国阵。之后,国阵一直执政马来西亚联邦,期间成员党或增或减,但增减幅度不大,最高峰时期拥有14个成员党。数十年来,国阵未曾面对强大挑战,直到2008年大选开始,民联(08年大选后才正式组军)与希盟出现才动摇国阵政权。2008年大选后,沙巴进步党在同年9月退出国阵,成为近年来首个退出国阵的成员党。2013年大选,国阵惨胜保住政权,而其阵容也维持不变。5年后,国阵以13个成员党之姿,出战2018年大选。

但在这次大选,国阵痛失联邦政权。随后,各个成员党陆续退出国阵。沙巴成员党率先开枪,4个成员党——沙巴团结党、沙巴自民党、沙巴人民团结党与沙民统在大选后宣布退出国阵。此外,沙巴巫统属下各州议员则加入沙巴团结党,包括目前潜逃的前首长慕沙阿曼。不过,沙巴巫统属下的7名国会议员并没退党,成为沙巴国阵仅存的人民代议士。而在今天,砂拉越4个成员党也跟随沙巴前盟党脚步,退出国阵。随着这项进展,国阵在东马势力已连根拔起。对比过去国阵领袖多次高喊东马为国阵定存州,

可谓讽刺之极。目前,国阵只残存5个成员党,即巫统、马华、国大党、民政党与人民进步党。不过,人民进步党是否还算国阵成员党,也是个问号。事缘在大选结束不到两周后,原任进步党主席卡维斯即宣称该党退出国阵,但该党却以卡维斯不再是党主席为由,拒绝承认这项宣布。人民进步党在第14届大选只攻打一个国席,但也饮恨败选。国阵在大选赢得79个国席。然而,随着8个成员党相继退出,目前国阵仅剩下57名国会议员,包括巫统54人、国大党2人与马华1人。第14届大选刚落幕,

回顾本届选举,各政党陷入史无前例的多角混战,正如之前所料,巫统成为了这些多角战选区的最大赢家。根据《当今大马》的分析,巫统赢得的54个国席中,仅有13国席获得过半票数;其余的41议席,若非对手票数分散至不同候选人,巫统就会败选。换言之,多角混战导致选票分散,让巫统渔翁得利,最终赢得这些选区。如果这些议席是以一对一决战的话,巫统恐怕无法脱颖而出。以槟州的打昔牛汝莪(Tasek Gelugor)国席为例,巫统的沙布丁(Shabudin Yahaya)在5万1904张选票中,仅以35.73%的选票蝉联该国席。

因此,打昔牛汝莪国席也是本届大选,以最低得票率胜出的国会选区。另外两名落马的候选人,槟城土著团结党主席玛祖基(Marzuki Yahya)和伊党的礼查哈菲兹(Rizal Hafiz Osman),则分别夺得35.58%和28.39%选票。在巫统41个票数不过半的国席中,一些席位的票数与对手非常接近。其中,最多的是伊党,有16席的票数十分接近胜选的巫统;团结党则占了11席,而诚信党和民兴党各占5席。各联盟在本届大选,都出现胜选议席票数不过半的现象,其中以国阵为最多数。

国阵有46国席的选票皆不超过50%,而希盟则占了33国席,伊党有9席。另外,独立候选人坦巴(Tambat @ Jugah Muyang)在砂州的鲁勃安都(Lubok Antu)国席,也以相同情况胜出。希盟共有33胜选国席的票数不过半,其中以公正党居多,占了16席。接着,是团结党和诚信党,分别占了8席和6席。而在这些边缘国席中,紧紧尾追希盟票数的对手,分别是巫统(18席)、伊党(6席)以及马华(4席)。另一方面,伊党最激烈的竞争对手非巫统莫属。在伊党以票数不过半胜选的9国席当中,巫统就占了整整8个,余下1个国席的对手则是诚信党。

按照马来西亚的简单多数票当选制(FPTP),凡是获得最多票数的候选人,即可成为赢家,得票率是否过半并不在考虑范围内。分析者批评,这种选举制度会诱发选民在选举混战中“策略性”地投票。例如,在一场三角战中,如果其中两名候选人的意识形态相近,选民会倾向把票投给赢面较大的候选人,尽管该候选人不是他的属意人选。这是因为,选民会担心赢面较小的候选人遭到第三位候选人扯后腿,而把他的选票浪费掉。不过,如果马来西亚改为采用其他投票制度,如澳洲的偏好投票制(preferential voting system)、印尼的两轮投票制(two-round system),或是德国的比例代表制(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PR),则有可能解决上述的问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