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表最强!倪可敏最新的新山演讲全场2000人High翻天!

(31-3-2018)

昨晚马哈迪、林冠英等人在吉打州Guar Chempedak演讲,估计至少1万5000人出席。风雨无法阻挡出席者的热情。为什么在野党的大集会、演讲会有时成为评估支持程度的指标之一?因为在白色恐怖的氛围之下,还有人愿意站在雨中。

在黑夜中站立数小时,现场来的一个人,回去之后可能至少影响5个人。在所有媒体都被封禁的情况下,大场动员有指标意义。吉打的大风应该已经吹得很盛。在其他国阵比较强的州属,例如柔佛,现在去到马来选民为主的小乡镇、垦殖区的讲座,都有数百人出席,是一两年前难以想象的局面。不要忘记,国会至今还没解散,但反风已经来到看到端倪的情境。

民怨越积越深。华文报章、马华控制的英文《星报》现在几乎三天两头就要出点关于“没有马来海啸”的文章。还要一再访问国阵马来领袖,让他们来否认马来海啸已形成。作为第一个提出马来海啸观察的政治领袖,有时我很纳闷,他们怎么不问问我?哈哈。我于2015年提出马来海啸的观察。第一、纳吉丑闻缠身、哈迪倾向纳吉,加上安华坐牢。

马来政治出现领导真空,只是当时没想到填补真空的是马哈迪。第二,小市民经济辛苦,纳吉政府罔顾小市民的经济需要,尤其推行消费税,民怨越积越深。第三,只要15%在2013年投国阵的马来选民转投希望联盟,希望联盟维持相同水平的华裔和印裔选票,巫统和国阵成员党至少要在半岛西海岸折损40席国席。议席重划后,难度再高一点,需要多一点点的马来选民的转向,也需要更高的华裔投票率和支持率。

小园主反风强。政治的变化,有时是超乎想象的,连我这个在政治前线,也对马来政治有些研究的前学术人员,有时也对新的变化感到惊讶。我一般的假设是,大量在城市工作的马来选民返乡投票,就会促成像2013年华裔返乡投票在半城乡选区掀起的大浪。但昨天在内部研究的报告会当中,听到之前没有想过的变化。在居住在吉隆坡的柔佛城市游子。

半城乡地区的首投族和半城乡小园主三个群组当中,半城乡小园主竟然是研究报告中,反风最强烈的一组。原来半城乡棕油小园主面对棕油价不高,但农业成本(尤其肥料)因为马币贬值和消费税的关系而大幅上涨,而生活开支也普遍上涨,他们的经济状况,可能比城市马来工薪阶级更辛苦。而这个群组当中,大多数对马哈迪掌政时相对繁华的经济荣景有印象。

对未来有些期许和希望,“经济困顿+马哈迪因素”发酵成为一股可能后劲强大的动力。马来选票与华裔选票会像1999年大选那样,马来人刮反风,华裔却全力支持国阵吗?现在看来,不太可能。反而是马来反风越强,华裔反风也会更强,相辅相成形成全民海啸。本文取自刘镇东面子书。刘镇东是居銮国会议员,也是柔州行动党主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