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媒体双重标准 抹黑林冠英和槟州政府

(20-3-2018)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19日在槟城乔治市光大发表的文告:双重标准的经典案例 – 和国阵领袖拍照没问题,但和我拍照就有问题,奉劝国阵媒体, 要是你住在玻璃屋里头,请别朝玻璃屋丢石头。国阵透过其所控制的媒体及相关机构,采取恶毒的政治逼害行动,以破坏槟州政府的形像,并以不实的谎言,指63亿令吉的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工程存有舞弊成份,来抹黑槟州首长及州行政议员。

截至目前为止,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和反贪委员会都无法回答或证明以下这3个问题。这项透过公开招标发标的计划是要怎么贪污?即便该付多少费用予承包商也不是由州政府自行决定而是由同样透过公开招标委任的独立工程调查机构所决定。截至目前也不见独立工程调查机构被反贪会逮捕。我谨此挑战国阵,指名道姓到底是哪位槟州政府领袖在这项计划中贪污受贿了数百万令吉。

国阵没胆量指名道姓,完全与希盟各领袖在1MDB金融丑闻课题上勇于指名道姓到底是哪一位领袖牵涉在背后,是谁让大马遭冠上欺世盗国恶名的揭发方式截然不同。如果希盟政府敢于这么做,为何国阵或魏家祥会如此惧怕?证实这是国阵的谎言,国阵称有关得标的公司不符最低缴足资本3亿8100万令吉的要求。而以州秘书拿督斯里法力占为首的招标委员会,是透过公开招标发标该计划给Zenith,到底是如何不符最低缴足资本3亿8100万令吉呢?即便大马反贪委员会(MACC)在这项不存在的丑闻中如何不公平纠缠骚扰槟州政府,也不曾质疑过Zenith财团符合3亿8100万令吉缴足资本这项事实。

国阵媒体在无法回答上述3道问题后,就企图将我连接到被揭露缴付2千2百万令吉给据说是亲国阵的人士的事件上。 这真是廉洁的无辜者当灾(这里指的是槟州政府),当与国阵有关的罪魁祸首收取了2200万令吉,我们却成为了代罪羔羊。国阵媒体为了替国阵漂白,现在编故事影射说涉嫌收下1千900万令吉的印裔商人是我的好朋友。这是一个公然的谎言。国阵媒体单凭一张合照片就影射他是我的好友,并称他曾与我打过交道。

但这名印裔商人和其他国阵领袖合照却没有问题的。这根本是典型的双重标准– 跟国阵领袖合照没有问题,但是跟我合照就有问题。单凭一张照片而做出指控,这不只是荒谬的也是恶心的,甚至把一个亲国阵人士摇身变成了我的好友。我说过,我曾经与很多人合照过,甚至记不得多少次,或每一次的合照地点在哪里。我曾经在不同的情况下与他人合照, 包刮在车内。国阵媒体到底是从有关当局,或者是从涉嫌向Zenith Consortium收取1千9百万令吉的印裔商人处获取这些被泄露的照片?

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有超过2张我与这名印裔商人的合照,甚至可能还有更多我和他太太及家人所拍摄的照片。所以,对我来说再平常不过的事,都会引导国阵媒体接下去追问我为何会和他的太太及家人合照。与他合照、与他太太及家人合照,就能够证明我们关系密切吗? 如果与他的太太合照就会让我们成为密友,那请问国阵媒体们,你们会不会刊登(如附档中)这名印裔商人的太太与其他国阵领袖的合照?国阵媒体会否拿着这些合照,去向国阵部长们寻求解释?

看着他太太与众多国阵领袖的合照,这很清楚说明了他们是国阵的中坚支持者。难怪这名印裔商人能被委任成为一家主要上市公司的董事。因此,我谨此奉劝国阵媒体们,尚若你们是住在玻璃屋里头,就请记得别朝玻璃屋丢石头。再说,我也曾经与吴春来合照。吴春来是一个与“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关系密切的破产者。按照国阵莫名的逻辑,槟州首长岂不是吴春来的好朋友,而我,也是与一马机扯上关系了?

然而,我与吴春来的合照无阻他在2013年大选期间,利用一马机构的4000万令吉到处派钱,尝试在我的州选区亚依布爹击败我。到底吴春来的4000万令吉是从哪里来的?吴春来从来没有解释过,国阵的媒体也从来没有过问。若这名印裔商人及他太太在下届大选重复吴春来所对我做出的事,我绝对不会感到惊讶。我最后一个问题是,到底是谁把这些照片提供给国阵的媒体。这些照片只存在被反贪污委员会逮捕的印裔商人的手机里头。

即便是我,我也没有这些照片。国阵试图把他们的丑闻转变成希盟丑闻的企图是发挥不了作用的。人民看到国阵政府在统治一个全球性的盗贼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