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挑战马华署理总会长到马华三春礼堂来一场君子之辩!

(13-3-2018)

最新消息: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挑战马华署理总会长到马华三春礼堂来一场君子之辩!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3月9日(星期五)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那些认同纳兹里的部长,并觉得在一马公司丑闻上为纳吉辩护是容易的,因为就所有针对他的指控来说,他都是无辜的,请举起手来!
旅游及文化部部长纳兹里只是首相纳吉的一马公司“宫廷小丑”的最新一员而已。
纳兹里在他和《当今大马》做的独家专访中做出了非凡的声明,他表明为他的“老板”辩护并不难,因为纳吉在所有与一马公司丑闻有关的针对他的指控上都是无辜的。

我一直都以为纳兹里是唯一一位会觉得在一马公司丑闻上为首相辩护是容易的部长,因为就所有针对纳吉的指控来说,他完全是无辜的。
我们也有一位部长,他曾经在2015年被指派为内阁的一马公司发言人,结果他因着在为一马公司丑闻辩护的过程中所经历的精神折腾,而病倒了。
淡文国会议员兼前第二财政部部长拿督斯里胡斯尼本人曾经表示,处理一马公司的议题让他病倒了,他在尝试解决争议的几个月来承受了莫大的压力,并患上高血压;而国家银行的一名高级官员的问题:“人人都知道你并没有牵涉在一马公司里。为何你还要为一马公司议题感到压力呢?”,最终促使他决定辞去内阁部长职位;他在辞职后,觉得舒了一口气,因为“一马公司不再搅扰着我的心灵”。

胡斯尼在2016年10月的2017年度预算案辩论的发言中,质疑政府设立一马公司的动机,他表示他看见了许多挪移公款的事件都没有被采取行动对付;还有为何要投资40亿美元在并不属于国际石油投资公司的阿尔巴投资PJS有限公司里;为何没有采取法律行动对付投资在错误的地方的一马公司管理层;退休基金会决议批给一马公司之前的子公司SRC国际公司一笔40亿令吉贷款的原因;以及政府在采购委员会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政府采购案颁授给特定一些的招标者的原因。

但就在胡斯尼于2016年10月发表他的国会演词过后,时任全国总警察长丹斯里卡立却宣布警方调查胡斯尼,因为他被指控企图煽动人民去相信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犯罪,即便针对一马公司的调查还没有完成。
那么警方针对胡斯尼的调查的结果究竟是什么?
胡斯尼察觉到离开内阁后,在外面走正道也是很大的考验,结果他在一年内就从纳吉在一马公司事上的批判者,转变成纳吉的阿谀之徒,在2017年11月的2018年度预算案辩论上发表了极为令人难忘的言论!
在内阁取代胡斯尼出任第二财政部部长的拿督斯里佐哈里也不能成为另一个纳兹里。

佐哈里在2016年7月被宣布为一马公司丑闻解决方案的“把关者”,他也是整个一马公司困局的主要人物;但他却在2017年4月的一马公司——国际石油投资公司的“仲裁和解”过程中被冷待。
佐哈里稍早时曾经表达对一马公司在仲裁案上的法律地位有信心,并会将一马公司丑闻的主谋绳之以法。
佐哈里在2016年8月1日的一次访谈中表示,他在查阅一马公司的文件后,对于该公司的法律地位有信心,并且相信仲裁案将会对一马公司有利。
佐哈里当时候是这么说的:“对我来说,我非常有信心我们会胜诉。我已经详细看过了一马公司所提供的所有文件。”
“这次的纠纷是他们(国际石油投资公司)并不承认阿尔巴英属维珍群岛公司是他们的公司。但我们的记录却显示它确实是属于他们的。”
“然后他们现在突然宣称它并不属于他们。那就让仲裁庭来查阅我们的文件。我们得确保我们打赢这起官司。”

但马来西亚政府过后却转变立场,在2017年4月同意所谓的“仲裁和解”,这项和解包括了(i)一马公司承认阿尔巴英属维珍群岛公司并不是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的子公司,还有一马公司和财政部机构会承担之前由IPIC所担保的35亿美元债券的所有债务;以及(ii)马来西亚纳税人得为用在救济一马公司上的35亿美元买两次单。
佐哈里正如他的前任者般都不像纳兹里那样,会觉得既然纳吉在所有和一马公司丑闻有关的指控上都是无辜的,所以为首相辩护是容易的。
试问还有哪位内阁部长,会像纳兹里那样,觉得既然纳吉在所有和一马公司丑闻有关的指控上都是无辜的,所以为首相辩护是容易的?
这个人不会是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拉曼达兰,他自愚蠢地公开承认“马来西亚一号官员”非首相纳吉莫属后,就不再谈这个课题了!

那么会不会是最近的“红人”呢,即通讯及多媒体部部长,他最近发表荒谬的言论,说没有证据显示被印尼当局在上周在巴厘岛充公的价值十亿美元的超级游艇平静号,是为刘特佐所拥有的?
那些认同纳兹里的部长,觉得在一马公司丑闻上为纳吉辩护是容易的,因为就所有针对他的指控来说,他都是无辜的,请举起手来!
全国总警察长丹斯里莫哈末弗兹有关“刘特佐和一马公司没有瓜葛”的荒谬言论,证明了纳吉的宫廷小丑团已经从行政单位扩展到立法单位到司法单位,破坏了三权分立,以及国家机关,无论是国会、警方、总检察署、司法、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还是多媒体及通讯委员会等的独立性、公正和专业操守。全国总警察长弗兹是否有向首相纳吉询问有关刘特佐和一马公司之间的关系,还是这是他不敢提出来的问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