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旺配是国阵的致命克星。

(17-2-18)

马旺配是国阵的致命克星。

勇胜同志,

2018年1月7日,希望联盟作出了两项重大的宣布。在大会上,除了西马议席分配已敲定,希望联盟也宣布了第七任首相和副首相的人选,敦马哈迪医生和旺阿兹扎。这是马来西亚反对党史上第一次在大选前几个月就谈好议席分配及决定正副首相人选,可见希望联盟做出了充足准备以面对来届选举。

就如当初敦马加入反对党,开始认同反对党的改革主张和斗争那段时间一样,当敦马被推选为首相人选,撇开国阵成员的有心调侃,在众多支持声里确实穿插了一些质疑的声音。其中我本身观察到的质疑声音主要分为两种,即:

(1)土团党在西马竞选52席,是西马165议席中竞选最多席的成员党。如果改朝换代成功后,敦马会否仗着是最大的执政成员党,又是首相,而不履行希望联盟所做出的政纲承诺?

(2)希望联盟推选93岁的敦马和66岁的旺阿兹扎作正副首相人选,是否代表希望联盟不让年轻领袖拥有更大的平台发挥,而是把掌权机会都留给最年长或最资深的领袖?

无需担心马哈迪独大

针对(1),其实这些顾虑是不成立的。虽然说土团党在西马是竞选最多议席的政党,但是该党不会在东马竞选。以行动党来说,在西马所竞选的35席,加上尚未谈判完毕的东马议席,行动党预计也会竞选50席左右。

土团党竞选52席,并不代表52席都能赢下。由于该党是刚成立的党,历史上又被称为“巫统分裂出来的党”,在策略上,该党在西马预计主要会在巫统的席位上出战。巫统在西马现有的73席里,有很多议席属不公平选区划分或选民结构的偏袒国阵选区。若真要出现土团党像巫统在国阵里般一党独大之情况,前提就是要其他成员党都拿下极少的议席。但是想想,若其他成员党都拿下极少的议席,我们也无需谈当政府一事了。

马旺配意义重大

第(2)项反而是很多年轻人问的问题。其实希望联盟和国阵各成员党相比,对年轻人的影响力和吸引力,都处于上风,也不缺年轻领袖和人才。 就在宣布正副首相人选的希望联盟大会前一天,希望联盟的青年团也举办了大会,并宣布了十项青年宣言。要谈年轻领袖,如果走在街上一问,大家能道出的希望联盟年轻领袖,绝对更多于国阵。

敦马和旺阿兹扎被推选为正副首相,就如西马议席分配谈判,主要是从策略角度出发,敦马和旺阿兹扎的组合所带来的影响力和意义更为重大,因为这不仅象征了“烈火莫熄”的跨时代结合,更是为马来西亚的光明前途掀开了序幕。

希望联盟首要使命就是推翻国阵政府,为改变贪污腐败的机制,以带来贯彻性的惠民改革。以敦马和旺阿兹扎为正副首相人选,还有希望联盟四党的配合,看来改朝换代之日已不远矣。

郭子毅
林吉祥政治秘书

希盟应化包袱为抱负

子毅同志,

如你所言,希盟大会上的两项宣布,即正副首相人选与议席分配,确实是大马在野势力的重要宣布。此举不仅彰显希盟入主布城的决心与准备,也是大马民主化的新里程碑。

马哈迪与旺阿兹莎的配搭,以及安华成为希盟第8任首相人选的宣布,预示了希盟准备在安华出狱后,再次推出马哈迪与安华的组合。有趣的是,20年后的安华与马哈迪,都已经离开国阵及巫统,先后走向在野势力。

我同意,若希盟能充分发挥马哈迪、安华这两位魅力型领导在马来政治中的影响力,再加上行动党能够稳住传统的反对党支持者,以及诚信党极力争取的温和穆斯林,那么希盟绝对有机会在来届大选中打败国阵,完成政党轮替的历史性任务。

政治联盟之利弊

如上所述,与马哈迪结盟或会为希盟带来更多的支持。但这同时也意味着,自1998年起因安华受到政治迫害而开启的政治改革“烈火莫熄”的支持者,必须与马哈迪的支持者进行整合。历史的吊诡之处,莫过于此。

其实,早在宣布首相人选以前,希盟就已经在面对来自国阵、公民社会,甚至党内对于跟马哈迪结盟的反对。“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共同的利益”,这句话在民联瓦解后,再次成为国阵用以攻击在野党联盟的武器。

可是,难道在野党过去的结盟合作,真的如对手所说纯粹为利益结合,而没有任何共识吗?任何稍有政治常识的人都能告诉你,2008年308政治大海啸时由民意催生的政治联盟民联,推出过《人民宣言》的“橙皮书”作为整个联盟共同纲领。尽管民联最后瓦解,但若无当时的民联,自也没有今天的希盟。路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因此我们应吸取民联时期的教训,作为希盟的成功的基石。

策略性结盟的意义

应注意的是,在认同与马哈迪合作的支持者当中,也包括一些残缺的论述,导致最后不是避谈马哈迪过去的失误,就是过度为马哈迪“漂白”。我认为作为希盟与党的一份子,理应该尽可能的去解释联盟背后的策略性意义,但也必须确保这些解释恰如其分。因为一旦沦为罔顾事实的护航,将会对中间选民产生反效果。

指出这一点,并非质疑或否定跟马哈迪结盟的战略考量。相反的,既然希盟是基于战略考量与马哈迪的土团党合作,那么我们应当更进一步去理清希盟的共同利益。所谓的共同利益,亦是共同的目标,因此我们需要在政党轮替的基础上,进一步推动希盟的改革议程。唯有谨记我们改革国家体制的抱负,才能真正让国家由上至下的崩坏体制得以重整。

廖勇胜
火箭报专题编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