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为何被要求购买州教育局的单线簿?(內附视频)

刘镇东:小学生补习班与书包过重课题

我想要在今天的特别议事厅演讲提出小学面临的课题,尤其是华小,面对着补习班时间过长,以及导致华小生书包越来越重的作业簿。这些都是我们必须应对的老问题。

我先谈一谈补习班。许多学校开办不同名目的补习班,造成学生、家长和老师的不便。不合理和时间过长的补习班,实际上对学生的学习没有任何帮助,反倒会让他们失去对学习的热忱和兴趣。当下生活开销越来越高,家长却被迫购买补习班的课本,尤其是有些补习班还是属于强制性。

所谓的补习班,包括了学生早上提前到校上的晨读班,以及下午放学后加时的家协补习班,这些都加长了学生在校学习的时间。学生睡眠不足,也直接影响了他们的学习成效。老师也被迫为工作范围以外的补习班教课,加倍了他们的工作负担。

更甚的是,有些学校还以协助学生预习新学年课程为由,开办年终假期补习班。

我谨此要求教育部表明立场,清楚说明这些补习班的实际成效和必要性。教育部是否允许校方开办上述各种名目的补习班?目前是否有任何关于补习班的教育部通令?校方开办补习班又必须遵守什么条件?

补习班并不是开得越多,就越帮到学生的学习,过长的学习时间反而给学生带来更多的压力。教育部和校方切勿本末倒置。

此外,校方要求学生购买越来越多的作业簿,也导致书包过重的问题。这是我希望教育部关注的第二件事。

我要感谢教育部,加强执行2000年教育通令的决定,作为减轻学生书包负担的方案之一。根据有关通令,小学一、二及三年级无需购买额外作业簿,而小学四、五及六年级的5个科目包括华文或淡米尔文、国文、英文、数学及科学只允许各买一本额外作业簿。虽然有关教育通令早就应该在17年前执行,但迟来总比什么都没做稍微好一点。

上个月开始,我便透过脸书收集各校2018年书单,希望把违反教育部通令的书单交给该部进行调查,并惩罚违规者。目前我已经收到了全国50所华小的书单。

当中,我发现一些学校把书单里的“作业簿”改称为“参考书”,以及把多本作业簿拼成一本“作业簿合订本”,试图规避教育通令的限制。究竟校方和书商有什么“特殊关系”,让校方坚持要帮书商卖书,甚至不惜违反教育通令?

我也想询问,学生为何被要求购买州教育局的单线簿?这与学校的单线簿又什么差别?

我希望教育部能解决这个困扰教育界多年的老问题,无论国小或华小几乎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而我也随时准备与教育部合作一起改善现状,许他们一个快乐的学习环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