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是美国发展救星之父!!??(內附视频)

(29-9-2017)

纳吉是美国发展救星之父!!??(內附视频)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7年9月27日(星期三)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假如反贪会可以建议那些牵涉在一马公司丑闻——这宗丑闻在一夕间将马来西亚变成环球贼狼当道国家——里的国阵候选人不应该在下届大选上阵,那么我将会向民主行动党中委会建议将民主行动党在第十四届大选的候选人交给反贪会审查

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首席专员邀请政党呈上他们在来临的第十四届大选的潜在候选人名单供反贪会审查。

他表示尽管没有法律强制政党这样做,但审查可以确保候选人都是廉洁和不受贪污及滥权所玷污的。

根据祖基菲里,只有国阵将它们的领袖和潜在候选人的名单交给反贪会审查,而在野党不曾这样子做过。

祖基菲里应该不会如此天真,不知道在野党不曾把它们的潜在选举候选人的名单交给反贪会审查的真正原因吧。

事实上,假如针对反贪会是否是独立、公正和专业,并且不是当权者的工具,特别是首相本人的进行一次民调的话,我确信绝大多数或可能甚至超过90%受访的人都会认同反贪会并非独立、公正或专业的,它纯粹只是首相办公室的工具。

但我准备就这方面的观点接受纠正。

假如反贪会可以建议那些牵涉在一马公司丑闻——这宗丑闻在一夕间将马来西亚变成环球贼狼当道国家——里的国阵候选人不应该在下届大选上阵,那么我将会向民主行动党中委会建议将民主行动党在第十四届大选的候选人交给反贪会审查。

现在就视乎反贪会会怎么做。反贪会是否能符合我们的期望?
反贪会目前正在进行口号为“向贪污说不”的全国巡回宣传。

但反贪会却不敢将它的全国巡回宣传的口号“向贪污说不”,改为“向一马公司丑闻说不”,尽管我已经陈明五个应该改口号的理由:

第一,一马公司丑闻是国家史上最庞大的金融丑闻,事实上,它是美国司法部充公位于美国、英国和瑞士的17亿美元的和一马公司有关的资产的历来最庞大的贼狼当道诉讼的对象;

第二,在一夕间将马来西亚变成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正是国际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洗钱丑闻;

第三,“向一马公司丑闻说不”包含了“向贪污说不”;但“向贪污说不”却不包括“向一马公司丑闻说不”;

第四,再没有比向一马公司丑闻发动全面对抗可以更强有力地向马来西亚人民和世界发出讯息,反贪会在打击贪污上是认真的单一课题了;以及

第五,只要反贪会没有直接回应一马公司丑闻,它是绝对不会受到马来西亚人民和世界信任它终于达到成熟的地步,和成为一个真正专业的世界级的决心“无畏无惧”地打击当权者的贪污的反贪污机构。

一马公司丑闻将会成为反贪会和祖基菲里的严峻考验,以此考验他们是否在打击贪污上认真、独立、公正和专业、无畏无惧;还是他们纯粹只是当权者的工具,利用反贪污的语言来遮掩当权者的贪腐和贼狼当道统治。

今天的世界充斥着在那些最贪腐的国家里也有反贪污委员会的例子,正如那些最侵害它们公民人权的许多国家都有人权委员会那样。

有一本有关世界上的贪污和贼狼当道统治的新书详尽说明了,国家如何透过设立反贪污委员会来继续维持它们在口头上打击贪污的承诺。
这本Robert Rotberg所著的新书《贪污治愈》指出,反贪污委员会并非是终止贪污问题的灵丹妙药。事实上,在许多国家里,反贪污委员会的状况比没有效率还更差劣,因为它们一直都是“被当成武器来惩处贪污政权的反对者”。

反贪污是否已经被国阵政府当成武器来对抗马来西亚成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反对者呢?

为数不少的国会议员在8月3日从国会游行到国家银行,以施压国家银行重启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调查,就在美国司法部就它的充公位于美国、英国和瑞士的17亿美元的和一马公司有关的资产的贼狼当道诉讼呈上额外的诉状过后。

在野党领袖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在今早的记者会上披露,国家银行在回复国会议员呈上的备忘录中非常含糊地揭露,从2015年到2017年6月之间,因着抵触金融法律和条规而施加的罚款和惩处金额共计1亿1580万令吉。

媒体报导说大马银行因着抵触金融法律和条规而被国家银行罚款5370万令吉。这是否意味着一马公司已经因着抵触金融法律和条规而被罚了6310万令吉?

当国家银行不愿意回答这些问题,它一直所谈论的透明化和问责究竟是哪类的透明化和问责?

但对反贪会的威信更重要和适切的是,它是否愿意就贪污的方面来重启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调查,既然如此巨大规模的金融丑闻被牵涉在其中?

林吉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