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溪甘迪斯补选的5个教训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8月5日(星期日)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 双溪甘迪斯补选带来至少5个教训。第一,它是令人失望的一场补选,投票率是历来最低的49.4%。不过,失望的原因不是像巫统领袖让自己飘飘然的说法。巫统兼国阵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声称这历来最低的投票率,是抗议希望联盟政府的迹象,因为它显示政府出了某些问题。如果莫哈末是对的,那么巫统候选人洛曼阿当应该从中得利,有大量巫统和伊斯兰党的选民出来支持他。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虽然得到伊斯兰党领袖的支持,洛曼昨天只能获得9,585票,而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巫统和伊斯兰党总共获得19,091票——换言之,是巫统和伊斯兰党在第14届全国大选得票的一半。这对领导巫统双溪甘迪斯竞选活动的拿督斯里纳吉,和对巫统与伊斯兰党在双溪甘迪斯补选的合作关系给予祝福的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来说,是打了他们两记耳光。第14届全国大选是选民付出最大的努力以推翻已经掌权超过60年的巫统与国阵政府的时刻。在一场补选中是无法复制这么高的投票率的,不过希望联盟必须尽力确保无拉港和斯里斯迪亚补选有高投票率。

在第14届全国大选,斯里斯迪亚的投票率是85%,而无拉港的投票率是87%。希望联盟必须确这两场保补选有至少70%的投票率,而不是像双溪甘迪斯补选那样低于50%。第二,巫统诉诸邪恶和恶毒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虽然它是打一场无望胜利的战争,不过还是足以对马来西亚社会的根本结构造成很大的破坏。就如默迪卡中心的总监伊布拉欣苏菲安指出的,巫统无法在双溪甘迪斯补选得到更多的支持,突显了该党无法适应一个改变中的政治现实——对邪恶和恶毒的族群政治缺乏兴趣。这和一个获得大部分马来人超过半个世纪稳固支持而得以持续掌权超过60年的政党相比,是大相径庭的。

第三,巫统无法救赎或得救,除非它终结它的否认、幻想和隐瞒状态——否认人民在第14届全国大选拒绝巫统的原因;幻想它能维持现状,就如第14届全国大选没发生过什么;隐瞒真相,继续蒙骗人民纳吉是马来西亚最伟大的首相,虽然他是最糟糕的首相,因为他那骇人听闻的一马公司腐败和洗钱丑闻把马来西亚变成一个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给国家带来骂名和污名。第四,纳吉和哈迪倡导的巫统和伊斯兰党合作伙伴关系是个邪恶的联盟,被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基层党员拒绝。

邪恶联盟的下一个挑战是斯里斯迪亚补选,巫统与国阵已经宣布它将让路予伊斯兰党,以回报伊斯兰党领袖在双溪甘迪斯补选中的支持。我把这形容为金杯毒酒,因为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国阵候选人赢得了9,878票,而伊斯兰党候选人获得了4,563票,对比获胜的公正党希望联盟候选人得到29,250票,多数票为19,372。伊斯兰党会喝下巫统递上的金杯毒酒吗?第五,双溪甘迪斯补选成绩是对希盟政府的一个期望和支持,因为与第14届全国大选相比,有较高百分比的选民,包括马来选民,在补选中投票支持希望联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