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责任如何实现:国阵后座议员的角色

两天一夜的净选盟集会4(Bersih 4)落幕后,人们心中自然如此疑问:几十万人上街,几千万人睡街过后,身陷贪污丑闻的纳吉会下台吗?我之前几场讲座上说过,纳吉应该下台。问题在于如何下台,几时下台。更关键的问题是:谁促成纳吉的下台?

促成纳吉下台:三种可能;首先,是那几本身促成自己下台。情况两种:如果尊重议会民主精神,那么国阵将从政党专制走向独裁专制。现代独裁者不只进行大逮捕,也会软硬兼施,四处筑起独裁共犯的铁丝网。马哈迪时代这样做。可以维持几届选举。那是石油贡献占联邦政府收入高收入40%的年代,掠夺型政权(predatory regime)正在形成,国家资源的掠夺成为马来西亚族的一道霸权景观。经济发展压倒一切,打压政敌和异议是必要之恶,社会普遍上选择成为霸权共犯。

纳吉时代若那么做,我大胆估计,大概只能撑到下一届选举。如今石油贡献占联邦政府收入已降至20%,网络和社交媒体让资讯快速流传,石油等天然资源价格下挫、马币贬值、股市和债市充满变数之际,掠夺型政权正濒临或面临资源有限但掠夺无限,这等辩论正式冲突、解体并重整的局面。民主政改和经济和经济发展的要求并不悖,社会普遍上拒绝赋予公权行使打压异议的正当性。

第二,政治集团促成纳吉下台。许多人在2015年7月28日纳吉重组内阁后。认为马哈迪集团后续乏力。我认为这点还有待观察。在当前政经局势之下,马哈迪攻势不会就此停顿。各方政治集团之间的合纵和连横,将成为政局带来诸多不确定性。在安华入狱、民联被埋葬后,朝野在战略与战术皆有异动。安华入狱,纳吉已成为过街老鼠,新希望运动(或日国家诚信党,Parti Amanah Negara)仍是纸老虎,马来领导真空未来变化如何,亟待观察。

第三,国会后座议员促成纳吉下台。马来西亚史上首次出现一位丑闻缠身的首相,重组内阁期间不但破环公权力机构有效运作,也破坏议会民主精神与制度的正常运作。纳吉政权的辩护士以集体负责为由,而做出捍卫首相重组内阁之举。这个理由只点出了集体负责三大内涵的其中一项。其余两项,不只避而不谈,并且当“一马弊案”、“海角七亿”丑闻传开后,在重组内阁过程中,蓄意破坏、颠倒议会民主常态,以保纳吉政权苟延残喘。

内阁集体负责:三大内涵;议会民主精神底下,集体负责俱备三大内涵。一是人民透过选举选出国会议员。掌握国会多数议席的政党或政党联盟组成执政党。推出首相人选,再由首相有权委任及重组内阁,阁员必须集体负责,执行政府决策。

马来西亚是内阁制,首相并非由人民直选,而是选后在国会产生。因此,首相与其内阁必须集体对国会负责。内阁集体象征行政权。相应的,所有在朝的后座议员,与所有在野国会议员和所谓的“独立议员”,集体象征立法权。这也是为何国阵后座议员理事会(BNBBC,BN Backbenchers Council )惯用的马来名称——Kelab Penyongkong Barisan National(国阵支持者俱乐部)是个失焦的词汇。身在内阁的国阵议员集体象征行政权,但内阁以外的国阵后座议员不该自我矮化为“国阵支持者俱乐部”,无视本身乃集体象征立法权的一部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